胡春華取代劉鶴? 中美可能在醖釀新對話機制

撰文:紀瀾
出版:更新: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5月12日在國會參議院財政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説,如果北京不能或是不願遵從國際規則和規範,華盛頓必須採取步驟去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此前(5月5日),戴琪就貿易問題稱,她預計將在「近期」會見中國官員,討論和評估特朗普(Donald Trump)時期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就在戴琪接連做出表態之際,《華爾街日報》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中國政府正考慮是否更換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 ,拜登(Joe Biden)政府官員稱相關決定將表明中國對經濟合作有多大的興趣。在這種形勢下,知情官員稱,劉鶴將會由另外一位副總理胡春華接替。

胡春華現在在副總理中排名第三。圖為2018年3月20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中外記者並答記者問,李克強、韓正、孫春蘭、胡春華、劉鶴(分別從左至由)出席記者會。(Reuters)

對於《華爾街日報》的消息,中國商務部5月13日回應稱「不屬實」。至於中美就經貿問題會談一事,中國商務部稱「如有進一步情況,會及時發布」。

在中美貿易談判階段,劉鶴是中方貿易談判的代表,點擊大圖瀏覽:

+6

聯繫這些新聞,可以推斷,中美就貿易問題的高層會談已經提上日程。畢竟按照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的內容,美國貿易代表與中國副總理每6個月要進行一次貿易框架小組會議。最近一次美國貿易代表與中國副總理的會談是在2020年8月。經過美國換屆後,新政府的人事任命基本完成,拜登政府上台後保留了特朗普時期的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戴琪與中國對接只是時間的問題。

北京否認劉鶴被胡春華替換一事,這是不是意味着拜登接過特朗普時期的中美對話機制?北京否認的是劉鶴被胡春華替換一事還是説替換劉鶴的不是胡春華而是另有其人?

以往奧巴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政府時期的中美對話,中方的代表都是副總理級別,比如現在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都曾以副總理身份擔任過中方代表,到了特朗普時期,中方由副總理劉鶴擔任代表。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王岐山當時擔任中國代表時在副總理中排名第四,接過王岐山代表身份的汪洋在當時副總理中排名第三。劉鶴如今也是在副總理中排名第四,如果拜登重啓奧巴馬時期的做法,中方由現在排名第三的胡春華接替,似乎也符合王岐山和汪洋交替的做法。

具體如何,現在都還不得而知。但這至少説明,中美正在探討拜登政府時期有關對話機制的問題。

在奧巴馬政府時期,中美有戰略與經濟對話,中方由中國副總理和中國國務委員(外交系統)擔任。

中美自奧巴馬時期開始便建立對話機制,點擊大圖瀏覽:

特朗普政府上台後全面推翻了奧巴馬時期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與中國設立了四個高級別對話機制(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涉及經濟的一個機制便是中美全面經濟對話。後因貿易戰問題,中美各個對話機制停擺,但參與與美國談判的劉鶴仍被冠以「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身份。

拜登上台後在處理中美關係時繼承了特朗普的一些做法。現實是,中美關係的複雜性已經不僅僅是經濟的問題,更是戰略、全局性的問題。拜登是否要重啓奧巴馬時期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美3月在阿拉斯加的那次「2+2」會晤(雙方都派出了外交層面的高官),中方稱之為「高級戰略對話」,結果遭到美國的否認。

中美之間的對話機制該採取何種形式?重回奧巴馬時代顯然不太現實,拜登否認中美「高級戰略對話」已是説明,而照搬特朗普的政策也沒有體現出拜登政府的新意。那拜登是將奧巴馬和特朗普的政策各有取捨?上台百日後的拜登想必已經有了一些清晰的想法或者計劃。拜登的政策調整也會讓中國有所行動,雙方很可能已經開始了一定的準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