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在新加坡取得突破 中國化解被CPTPP排斥的局面

撰文:茅岳霖
出版:更新:

9月13日後,中國外長王毅抵達了他巡訪的第三站新加坡,開始與新加坡副總理王瑞傑、外長維文(Vivian Balakrishnan)等高官接洽。面對兩國高官漸欲迷人眼的外交辭令,以及中新兩國之間眼花繚亂的各種合作,一個字眼的突然出現讓外界眼前一亮。

也就在9月13日晚些時候,新加坡外交部稱,新方對中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表示興趣」。這一表態意味着自北京宣布加入CPTPP意向10個月後,新加坡方面已經在CPTPP簽約的11國中最先表示了對北京的接納。

加之從2021年2月到5月,包括澳洲、馬來西亞、新西蘭的CPTPP國家也先後和北京商議過相關方案,至此,CPTPP這個原計劃排斥中國的機制將在2021年面臨擴容時,轉而為接納中國而爭論。

從一開始,無論是由美國為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還是美國選擇退出的CPTPP,它們都有着排斥中國的內核。這種現象不僅與CPTPP主要國家,如日本、澳洲及加拿大促成的地緣政治障礙有關;中國的國企補貼、政府採購以及服務業准入水平與西方標準的差異,也成為TPP及CPTPP國家排斥中國的重要原因。

但隨着美國退出TPP,智利、秘魯等國從2016年11月開始關注RCEP,澳洲甚至在2017年希望「鼓勵中國加入」以「拯救TPP」。這使得CPTPP的現存主要國家對於接受中國加入都有一定思想基礎。

特朗普上台後便推翻了TPP。導致後者稱為了日本主導的CPTPP,但美國對該體系的影響仍隱約存在。(Getty)

就當前經濟角度來說,中國被邀請加入CPTPP對於其成員國也大都有明顯的幫助。在2021年,有經濟學家根據正常貿易年份數據展開分析,認為中國加入CPTPP後,其定成員國大多會受益。

首先,在進出口貿易影響上,文萊、馬來西亞、越南、墨西哥、秘魯等對外貿易依存度較高的國家獲益較為明顯,日本、澳洲、新西蘭、智利次之,加拿大、新加坡增幅較小。其次,在國民生產總值(GDP)上,除澳洲因進口增幅大於出口增幅外,各國會得到最大1%的增長。再次,就製造業而言,除文萊受挫外,其餘國家都將實現一定程度的正增長。這使得接納中國加入CPTPP逐漸具備了理論基礎。

到2021年2月後,中國與具體國家的接觸也讓個別國家發生思路的轉變。對於從2009年開始尋求建立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的新加坡來說,當前的局面已經有了促成該計劃形成的機會。隨着新加坡面對「區域整合的相互補充且增強的平行雙軌」,試圖就服貿、知識產權等貿易協定約束中國,將其設置於CPTPP體系就成為可行選項。

同理,在2021年1月升級了對華自貿協定的新西蘭也有類似想法。目前,新西蘭已經在部分領域給予中國CPTPP成員國待遇,其對華貿易額達近21.6億美元的木材和紙品亦將有99%的免關稅准入額度。考慮到中國加入CPTPP有望使之出現至少2%的出口增長,並至少拉動其0.2%的GDP,推動中國加入CPTPP也成為對新西蘭有利而無害的一件事。

在馬來西亞,該國與文萊等國至今雖尚未簽署CPTPP。但也有經濟學家認為,中國或有可能已對馬來西亞甚至文萊、智利、秘魯展開遊說,並把「中國加入CPTPP」與「簽署協議」形成捆綁。

2021年9月13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抵達新加坡,與新加坡外長維文(右)舉行會談。雙方在2021年度已經不止一次會面。此次對話也引出了CPTPP的新問題。(中國外交部網站)

於是,就當前局面來看,CPTPP未來的擴容計劃距離接納中國可能仍有時日。但此前在美國干預下對北京呈現總體排斥態度的CPTPP正在出現鬆動。隨着部分國家開始改變想法,中國也在化解被CPTPP排斥、被擠壓的的局面,進而加入CPTPP談判進程,融入新的亞太價值鏈,進而在繼續調動相關各國之後,使之面對實際情況,採取措施「修改條款或給予例外彈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