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由戀上男下屬開始 女戰神米歇爾如何改寫「第一夫人」定義

撰文:吳慕兒
出版:更新:

美國第一夫人向來是高貴、端莊、優雅的代名詞,是全球最高權力話事人背後的女人與賢內助。每逢重大場合或宴會,都會默默陪在總統身邊以示支持,而她們身上的晚禮服總會成為全世界談論話題。這個角色象徵意義大於一切,白宮內設有第一夫人辦公室,從當中成員組合──第一夫人幕僚長、白宮社交秘書、新聞秘書、白宮首席花藝設計師和白宮行政總廚來看,很難跳出「花瓶」以外的想像。
受200多年傳統制約以及國民期望,歷來首位黑人第一夫人米歇爾(Michelle Obama)完全做到她的「分內事」之餘,還有餘力推行多個改善國民健康、女性權利和退伍軍人的新計劃。與絕大多數總統夫人不同,她強悍、敢言,演說精彩程度,毫不較能言擅道的丈夫奧巴馬遜色,甚至更勝一籌,完全改寫「第一夫人」的定義。

美國首位黑人第一夫人米歇爾,巧妙地為這個傳統「花瓶」角色寫下新定義。(Getty Images)

Michelle Obama 2020?

特朗普勝選後,美國有不少人希望米歇爾在2020年參選,還在Facebook開設「Michelle Obama 2020」專頁,獲逾40萬人讚好和追蹤,可見她備受愛戴程度。

(Michelle Obama for 2020 Facebook專頁)

「憤怒的黑人女人」

回想9年前,奧巴馬展開總統競選工程,曾公開表示不贊成丈夫參選的米歇爾,被指笑容不足、經常黑面,又因失言被指摘不愛國,遭形容作「憤怒的黑人女人」,外界一致認為她是奧巴馬政治前途負累。不過一生擅打「逆境戰」的米歇爾,終憑努力和魅力,漸漸贏得美國人尊敬。

首位黑人總統成長路 多元背景令他力求圓融 下重要決定卻易動搖

米歇爾一度被認為是奧巴馬參政包袱。(Getty Images)

生於芝加哥南部貧窮家庭,父親是濾水廠工人,母親是家庭主婦,一家四口住在一房單位,米歇爾與哥哥一起做「廳長」,兩兄妹的「房間」僅以一塊布隔開留點私隱。

米歇爾與父母及哥哥合照。(網上圖片)
米歇爾與哥哥克雷格相差21個月,常被誤認為是孿生兄妹。(網上圖片)
細個一起做「廳長」,米歇爾與哥哥克雷格長大後仍感情要好。(網上圖片)

兩兄妹聰明好學,米歇爾在六年級開始讀天才班,然後在城內首家專供天才兒童就讀的高中學習,並以全級第二名佳績畢業,之後隨大學籃球明星哥哥入讀普林斯頓,在那裏見盡各種歧視目光:她室友的母親知道米歇爾是黑人後,要求女兒換房;一名大學教授看完她的功課後告訴她:「你不是我見過最索(hottest)的學生」,她的回應是:「我決定用盡一切力量,令那個男人為自己的說話感到後悔」。

米歇爾成為該名教授的研究助理,全力做好工作,她的努力贏得教授認同,主動提出為她報讀法律學院額外多寫一封推薦信,這件事讓她發現,「我不止向我的教授,還向我自己證明了個人能力。」

【國際影像】成功男人背後的男人 奧巴馬與拜登 甘苦與共8年情

米歇爾哥哥克雷格是籃球健將,獲普林斯頓取錄,米歇爾隨大哥入讀該校。(Craig Robinson Twitter)
學生年代,一副模特兒身材的米歇爾,原來曾經行Catwalk!不過只是為埃塞俄比亞饑民籌款,客串表演。(網上圖片)

黑奴後裔 勤奮獨立
然而她在普林斯頓始終格格不入,「那裏是長春籐大學中,在種族方面最保守的」,部分白人學生鮮有接觸黑人的機會,會要求觸摸她的頭髮,她的畢業論文正是探討大學內外黑人身分問題"Princeton-Educated Blacks and the Black Community",她在引言中寫道:「在普林斯頓的經歷,讓我較以往更意識到我的『黑人』身分。在這裏,無論部分白人教授和同學在我面前有多自由開明,間中身在校園的我還是感到自己像是過客,不屬於這裏。無論我與白人之間有什麼互動,很多時對他們來說,我首先都是一個黑人,然後才是一個學生。」

米歇爾在普林斯頓的畢業論文,探討黑人身分問題。(網上圖片)
在保守的普林斯頓受盡各種歧視,令米歇爾反思種族問題。(網上圖片)

辦公室邂逅他‧‧‧‧‧‧

自高中開始,她已習慣清晨起床溫習,先後在普林斯頓和哈佛法學院以優秀成績畢業,順利進入芝加哥頂尖律師行Sidney & Austin工作,並在那裏邂逅奧巴馬。

1989年夏天,25歲的米歇爾在Sidney & Austin剛工作滿1年,告訴母親她要專心工作,不想拍拖。怎料上司給她一個新任務:成為一位名字叫奧巴馬的哈佛1年級暑期實習生指導員。米歇爾非但沒有被奧巴馬的英俊的外表或聰明、才華、魅力所迷倒,甚至還帶點不以為然。她當時已跟無數位人人口中讚好,能言擅道的「別人的兄弟」約會過,但總在兩三次飯局後沒有下文,哥哥克雷格笑稱,米歇爾對男友的要求非常之高,懷疑這世上能否有任何男孩符合「皇帝妹」的心意。

於是乎,米歇爾無可無不可地答允跟奧巴馬午餐約會,然後:「他身上的核突運動風褸,口中刁着香煙,我心諗:『看看看,又是一位長得好看的油腔滑調男,我之前已經在這種人手上栽倒過。』」更令她猶豫的,是公司內有過千人,卻只有數名黑人律師,她對一名黑人順理成章與另一名黑人配對,相當抗拒。

米歇爾對奧巴馬愛理不理,奧巴馬卻對優雅大方的她一見傾心,乘近水樓台優勢頑強地進攻,米歇爾的上司到她房間找她的時候,不時發現奧巴馬坐在她辦公桌一角,與椅子上的她 喁喁細語,看到這一幕,上司唯有靜靜地離開,「無我嘅事,我都係出返去做嘢先~」

問心果句,米歇爾也覺得這個男生聰明、幽默,在知道他有一位白人媽媽,肯雅爸爸,種種離奇身世和遭遇之後,對他漸感好奇。她對他的追求一路不為所動,直到有一次,他帶她到芝加哥一家教會,跟他之前當社區幹事時認識的當地居民聚會,「那天他站起來,說了讓我緊記至今的一席話。他講述現在的世界是怎樣,而未來應該是怎樣,問題是我們總是接受和妥協兩者的巨大差異,儘管那跟我們的價格觀有所違背。他口才出色,內容極具說服力,自那次之後我愛上了他。」最搞笑的是,他們第一次約會,去戲院看名導演Spike Lee的《不作虧心事》(Do the Right Thing),在賣爆谷的小食亭撞到大老細Newton Minow與太太,「令他們有點尷尬」。幸好奧巴馬也曉得追女仔要「膽大心細面皮厚」的要訣,多年後奧巴馬向Spike Lee道謝,「我在看你的戲的時候,米歇爾讓我觸摸她的膝蓋呢!」

之後米歇爾帶奧巴馬回家見家長,包括哥哥克雷格在內,米歇爾所有家人戥奧巴馬慘,因為預計他很快便會被米歇爾三振出局,克雷格當時在想:「好男仔,可惜不會維持到多久。」父親曾對米歇爾說過「球品好即係人品好」,見家長後不久,她便叫已為大學籃球明星的克雷格向他「考牌」。結果一試合格,克雷格對他高度讚賞:「他面對我的時候充滿自信,而且應該傳球的時候便傳球,顯示他不是個自私的人。」

「考牌」成功後,二人正式交往,在奧巴馬回到哈佛繼續學業後,展開異地戀。米歇爾認真起來後,開始考慮婚姻問題,逐漸向男友施壓,尚未畢業的奧巴馬以典型男生回應:「一紙婚書根本不代表什麼,我們跟對方的感覺才最重要」,下刪3,000字。他們常常為結婚一事嘈交,兩年後,在1991年某天晚上,奧巴馬帶她在芝加哥一家高級餐廳吃飯,米歇爾再次向男方逼婚,奧巴馬如常愛理不理,他們一直吵至甜品上場,甜品碟上除甜品外,多了一個盒,裡面裝着事先預備好的定婚戒指。

「這會令你閉嘴吧!」米歇爾記得他當時跟她這樣說,「我很震驚,而且還有點尷尬,因為他真的讓我閉嘴了。」就這樣,二人共諧連理,組織小家庭。

米歇爾與奧巴馬在工作的律師行邂逅,她是他的指導員兼上司。(網上圖片)

他們是夫妻,是戀人,同時也是最要好的朋友,倆口子最常談論的話題是如何為社會帶來最有效改變:「我們都希望較大規模地影響社區,而不是靠單打獨鬥」。米歇爾知道丈夫有意從政,並循此途帶動改變,她明白他的想法,個人卻對政治相當有保留,認為那個世界「一團糟」。當奧巴馬2004年參選國會參議員,她沒有辭去工作,只會間中抽空為丈夫助選。至2008參選總統,米歇爾跟奧巴馬競選經理所講第一件事,便是:「先旨聲明,我每個星期只會抽2至3日出來助選」,令對方打個突。然而作為獨立自主的職場女強人,而且人工一直較丈夫高一大截,忽然要米歇爾這樣一個習慣在職場衝鋒陷陣的大將軍從大前線退居幕後當「花瓶」,做一個徒有虛名將所有時間花在盛妝打扮賞花玩狗等丈夫回家吃晚飯的第一夫人,還真要經歷一番思想掙扎。

一路走來,她的道路較黑白人混血、來自中產家庭的丈夫,更像典型美國黑人。因此她在丈夫任內,在第一夫人辦公室置力推動公平學習機會,大膽提醒國民種族歧視確實存在,去年她兩度在演說中提及:「每天早上我在這間由黑奴建成的大宅中醒過來,看着我的女兒──兩名漂亮、聰敏的年輕黑人女性,在白宮草地與她們的狗狗玩樂。」她的高外祖父和高祖父均為黑奴,這番話從她口中說出來,格外鏗鏘有力。

身為黑奴後裔,米歇爾對住在由黑奴興建的白宮大宅內,感觸良多。(Getty Images)
米歇爾兩度提及:「每天早上我在這間由黑奴建成的大宅中醒過來,看着我的女兒──兩名漂亮、聰敏的年輕黑人女性,在白宮草地與她們的狗狗玩樂。」提醒國民種族歧視確實存在。(Getty Images)

媽媽總司令

奧巴馬當選總統後,米歇爾放下25萬美元年薪的醫院高層厚職,擔起第一夫人職責。這位獨立堅強的女強人,與第一夫人職稱充滿違和感,當時傳媒相當好奇她如何「打好這份工」之餘,能夠保留自我。

由成為歷來首位黑人第一夫人那刻開始,米歇爾注定要走上不一樣的道路。身高5呎11吋,與伊莉娜羅斯福(Eleanor Roosevelt)並列最高第一夫人;哈佛法律博士(Juris Doctor)學位,則使她擠身勞拉布殊和希拉里之列,成為其中一位最高學歷第一夫人。

米歇爾放下女強人身段,做好第一夫人職責。(Getty Images)
身高5呎11吋的米歇爾,與伊莉娜羅斯福並列歷來最高第一夫人。(美聯社)

身高、學歷並未對她的工作構成障礙,米歇爾沒有像希拉里一樣,直接、間接參與政治決策,惹來干政爭議,也沒有像大多數第一夫人般,採取溫婉高雅路線,往往只當活動「吉祥物」或「佈景板」。她自稱「媽媽總司令」(mom-in-chief),既親切又具威嚴,然後在辦公室設立工作小組,開展一連串令兒童更健康的活動,包括令社會關注兒童癡肥問題的Let’s Move!計劃,連結公、私營機構、學界和醫藥界,合力構思和落實解決方案。例如與美國網球協會合作,協會在美國興建和翻新1萬個青少年尺碼的網球場,舉辦活動鼓勵孩子打網球和做運動。

米歇爾常常落力為推動兒童做運動、改善癡肥問題的Let's Move!計劃宣傳。(美聯社)

她又推動健康食品計劃,與商業機構如連鎖超市Walmart合作,減低生果和蔬菜等健康食品零售價格,及改善食物營養成份,包括令16家最大食品製造商在2015年達到為產品減低1.5萬億卡路里的目標。米歇爾同時推動法案重新設計學童在校進食的午餐,讓小朋友不再天天在學校以汽水薯條當一餐,幫助低收入家庭兒童以較廉宜價格,得到健康食物。

不一樣的公關高手

米歇爾不會輕易接受傳媒訪問,但為宣傳她推動的計劃,經常不惜在電視節目中「瞓身」演出,最經典一幕是她在笑匠艾倫狄格勒斯(Ellen DeGeneres)的清談節目中,與艾倫鬥做掌上壓,結果輕鬆勝出,之後她再上艾倫節目鬥跳舞,為的正是宣傳她主導的Let’s Move!計劃。她亦在另一笑匠Jimmy Fallon的節目中跳舞,並曾在政治處境喜劇《Parks and Recreation》大結局和音樂電視劇《Nashville》中客串演出。

米歇爾上笑匠艾倫狄格勒斯節目,跟對方鬥做掌上壓,非常搞笑。(網上截圖)
之後她再上艾倫節目,兩人大鬥舞技。(網上圖片)

她曾多次在長壽兒童節目《芝麻街》中客串,教授兒童健康飲食和做運動的重要性,當中以2014年與布公仔Grover宣傳吃健康早餐的片段最受歡迎,之後又拍片,教《芝麻街》老友記Elmo和Rosita在白宮後花園種植蔬果,推廣健康食品,並在招待外賓的白宮宴會中,採用自家種植食品。

米歇爾與芝麻街老友記Elmo和Rosita合力宣傳健康飲食。(Getty Images)
米歇爾教小朋友和芝麻街老友記在白宮後花園種蔬果,並一起享用自家種植健康食物。(Getty Images)

米歇爾在登場節目中,盡顯親切幽默一面,受歡迎程度與日俱增,最新佳作是去年7月在英國名嘴James Corden節目中的《Carpool Karaoke》環節,在車廂中與Corden高唱黑人歌手Stevie Wonder和Beyonce名曲,順道為她推動全球女童學習的Let Girls Learn計劃宣傳,點擊率逾5000萬人次。她擅用個人知名度推動公益事務,將計劃效果發揮至極致。

近代最佳第一夫人

正如奧巴馬在告別演說中提及米歇爾所言,「你擔起了一個不是你想要的職責,以優雅、勇氣、風格和幽默感,演活這角色,留下個人足印,並使白宮開放成為屬於每一個人的地方。有你成為榜樣,讓新一代為自己設定的目標定得更高,你讓我感到自豪,也教這個國家感到自豪。」

告別演說提到米歇爾時,奧巴馬忍不住流下男兒淚,之後兩人深情擁抱。(美聯社)

她恰如其分演好第一夫人角色,在家中照顧兩名女兒和一對愛犬,接待外賓時長袖善舞,她的衣著品味為人津津樂道。第一夫人的衣著往往是女士們流行指標,米歇爾最厲害的地方,不單是擁有挑選漂亮設計師晚裝的眼光,而是她往往在重要場合中,穿上來自黑人或少數族裔設計師的作品,例如華裔設計師吳季剛(Jason Wu)、黑人設計師Tracy Reese和Kai Milla、印度裔設計師Naeem Khan等,不着痕跡地幫助他們一把。

米歇爾在奧巴馬首任總統就職典型上所穿的漂亮白色禮服,正是華裔設計師吳季剛的作品。(美聯社)
米歇爾的衣著品味備受讚賞,經常成為女性及潮流雜誌封面人物。(原圖:網上截圖)
今年一月奧巴馬頒布任內最後一份國情諮文,米歇爾身上的金黃色連身裙在奧巴馬演說完結前已在網店售罄。(Getty Images)

去年奧巴馬發表任內最後一份國情諮文,米歇爾穿上一條金黃色連身裙,奧巴馬的演說尚未完結,這條裙子已在網上售罄。在一般場合,她不時穿上H&M、Gap、Target等大眾化品牌,用行動證明不做時裝奴隸。她有型又友善,積極推動兒童健康、女孩教育和支援退伍軍人等公益計劃,加上對所有人總不吝嗇地給予她著名的「米歇爾式擁抱」,將愛心和正能量散播,以一種跟丈夫稍有不同的方式,帶動社會改變,以上種種都使米歇爾民望高企,有望成為繼伊莉娜羅斯福後的最佳第一夫人。

最後,特別重溫一下米歇爾沒有提及特朗普名字,但一字一句都在摧毀這位新任美國總統的精彩演說。未來4年,網民可能要將那動人時光,不斷常回帶重看,因為米歇爾的演說實在太精彩,精彩得新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婭都要搬字過紙照抄。

米歇爾可能是史上最有型第一夫人。(Getty Images)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