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另類植入式廣告 藝術家對影視媒介的反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視,又名「公仔箱」。電視的出現,可謂徹底改變了資訊傳播的方式,除了成為每家每戶的日常娛樂外,亦成為廣告商宣傳的一大平台。在網絡時代,電視也許漸被淘汰,但在90年代,它的地位無可取代。當時電視電影開始普及化,節目製作種類繁多,迎來了影視業的黃金時期,經典電視劇《The Simpson》、《Friends》,甚至電影《Pulp Fiction》皆是90年代的產物,不少人都是「電視汁撈飯」地長大。另一方面,他們對新科技的好奇開始褪卻,開始解讀以至反思影視媒介對自身生活理解的影響,這「公仔箱」到底是生活的反映,還是塑造生活的主體?如果影視是把雙面刃,我們又能/該如何利用它達到更好的生活?

劇中角色Alison懷孕時在家中一幕,她蓋的被單上面有著當時仍未合法的墮胎藥RU486的化學結構圖案。(Dezeen)

GALA和劇集編導合作,使物件能和劇本內容保持連繫(甚至有時會提示劇情走向),但觀眾仍蒙在鼓裡。如劇中角色Alison懷孕時在家中一幕,她蓋的被單上面有著當時仍未合法的墮胎藥RU486的化學結構圖案。公寓的酒吧”Shooters”,背景中的75個酒瓶招紙全部重新設計,隱喻各種由酗酒引起的健康及社會問題。劇中角色打桌球一幕,仔細一看,中間黑色桌球的的數字外圍的白色圓形變成了非洲的板塊形狀,暗示種族歧視的普遍性。

(圖片來源:Dezeen)

1995至1997年間,美國播映了一齣名為《Melrose Place》的肥皂劇,講述一群年輕人於公寓中的青春生活,結果劇集不獲好評,收視強差人意,劇中道具卻紅起來,不但在洛杉磯當代藝術美術館展出,其後更在蘇富比拍賣。這故事應由美國藝術家Mel Chin說起,生於藝術文化百花齊放的90年代美國,他的作品深受社會及政治議題影響,認為藝術作為媒介應能拆解及建構現代生活的意義。他曾解釋:「 製造物件及符號和創造可能性息息相關—這亦是我們擁有的最後自由。藝術的其中一項功能就是提供這種可能性。」他實踐藝術空間的創作,作品放在美術館以外,在公園、郊野亦見其蹤。及後他發現一個被所有實體空間都要有力的展覽場地— 電視。1995年,他找來一群藝術家及大學生組成GALA(GA指喬治亞州,LA指洛杉磯),和《Melrose Place》的製作人合作,進行道具創作,每件道具都是一個批判時代的符號。

黑色桌球的的數字外圍的白色圓形換成了非洲的板塊形狀。(Dezeen)

劇集結束後,所有由GALA創作的道具於洛杉磯當代藝術美術館(MOCA)展出,及後在蘇富比進行慈善拍賣。收益全數捐給兩間為18-49歲女性(劇集的目標觀眾)提供教育的慈善團體。60年代學者Gerbner提出著名傳播理論—涵化理論(Cultivation Theory),指出電視會影響觀眾對現實的認知,看電視的時間越長,受眾對現實的感知便會越接近電視的內容。GALA和Melrose Place的實驗精神或許在於如何奪回訊息傳播的控制權,所謂的「植入式廣告」除了商業和資本主義以外還有什麼選擇。現時展品重新在紐約的Red Bull Studio展出,讓人一睹這90年代藝術家對影視媒體的反撲和實驗精神。

被單上印著安全套的圖案,該圖案當時被禁止公共放映,但此被單卻成功瞞天過海。(Dezeen)

《TOTAL PROOF: The GALA Committee 1995-1997》

日期:即日日至11月27日

地點:紐約Red Bull Studio(220 W 18th St, New York, NY 10011)

網站:www.redbullstudios.com/newyork

 

(資料來源:Dezeen,Red Bull Studi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