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人民幣匯率收復7算關 折射出美元弱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民幣近期處於強勢,昨日在岸及離岸價均曾升破7水平。今日早段,人民幣維持了前一個交易日的強勢表現。離岸、在岸人民幣均曾升穿6.99,隨後在6.99至7關口間波動。

2019年8月5日早盤,人民幣突然大幅貶值,自2015年「811匯改」以來首次破「7」。隨後的兩個月中,人民幣兑美元匯率最低下探至7.19附近。進入10月,人民幣逐漸升值,一個月升值幅度已近2%。分析認為,人民幣兑美元走勢受到中美兩國經濟運行情況,和貿易摩擦談判進展影響,未來匯率也仍將圍繞這幾大因素,而不論人民幣進一步升值或貶值,雙向波動加大,市場預期更加成熟,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中國民生證券研究院宏觀研究員毛健認為,人民幣匯率問題是中美貿易談判的一個重要議題,能直接對匯率走向產生影響。上輪人民幣破「7」,正是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税。

在特朗普的支持下,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而近期中美貿易談判進展順利,第一階段協議有望達成,人民幣也隨之回到「6」時代。

外圍貨幣寬鬆的環境讓中國央行獲得了更大的貨幣政策空間。(視覺中國)

對美國經濟衰退憂慮未消散

從美國自身情況看,儘管各項經濟指標表現強勁,但市場上對於美國經濟走向衰退的擔憂一直存在。官方數據顯示,10月美國非農就業崗位增加12.8萬個,增長放緩的速度好於市場預期,但其中製造業崗位減少了3.6萬個。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11月初公布的調查結果顯示,10月製造業活動仍深陷衰退泥潭。經濟增長靠非製造業支撐,10月美國ISM非製造業指數54.7,好於預期的53.5,但前值52.6曾創下2016年8月以來新低。

面臨經濟增長和推高通脹的雙重壓力,美國聯儲局(Fed)貨幣政策也開始變得投鼠忌器。在完成年內第三次減息後,美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最近一次講話沒有承諾進一步減息。他認為,經濟增長前景依然「有利」。但也重申隨着全球風險演變,美儲局將酌情采取行動。

人民幣回復強勢,兌美元收復7水平。(視覺中國)

聯儲局三度減息 致美匯指數偏軟

聯儲局連續三次減息和未來貨幣政策的不確定性也導致美匯指數疲軟。進入10月,美元指數從高點下挫幅度達到2%,幾乎等同於人民幣的升值幅度。這顯示美匯指數從利率差異中獲得的支持已經被大大削弱。

另一方面,英國很可能在2020年初完成脱歐,而美元指數中英鎊佔比達11.9%,英國脱歐後,英鎊對美元的影響將從「推升」轉為「下拉」。這些因素都將導致美元指數上行動力不足。

隨着全球央行減息,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不斷增強,這將對人民幣匯率構成支撐。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截至三季度末,外資持有中國股票、債券規模分別達1.8萬億元(人民幣‧下同)、2.2萬億元,雙雙創有記錄以來新高,較2018年底持倉增幅分別達53.56%、27.60%,合計持倉規模近4萬億元,較去年底增幅達38.04%。

外部貨幣寬鬆的環境也為人行贏得了更大的貨幣政策空間,就在人民幣升值重回「6」當天,人行宣布開展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4,000億元,中標利率較前一次公開市場造作下降5個點子。這被市場解讀為一次小規模「減息」。

毛健認為,人民幣貶值與減息之間存在一定的替代效應。本次MLF操作應該會在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應用中落實,市場化利率的降低有助於提高投資效率。

從中國自身情況來看,在房地產融資收緊的背景下,中國房地產銷售和土地購置並未惡化、房地產投資仍保持理想,去房地產化必然導致中國經濟嚴重失速的觀點漸被證偽或緩解。2019年下半年以來,製造業開始出現企穩迹象,對中國經濟的悲觀預期減弱。

市場分析認為,此前人民幣破「7」後,海外資金不再對人民幣固守匯率紅線抱有顧慮。隨着全球央行減息潮,人民幣資產的收益率開始在全球凸顯。畢竟海外負利率資產規模迅速擴大,峰值一度達到17萬億美元,佔比達到30%。而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已經達到153個點子。長期來看,中美競爭可能走向持久戰和消耗戰,人民幣資產更容易受到全球投資機構的青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