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苗戰爭|各國競相爭奪 究竟在搶些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俄羅斯衛星網》週三(26日)發佈消息稱,美國已宣佈對包括參與新冠肺炎疫苗研發的俄羅斯國防部科研所等5家俄羅斯研究機構進行制裁,理由是懷疑它們從事化學和生化武器研究。而就在此前,俄羅斯剛剛宣佈,首批俄羅斯的「衛星-V」新冠肺炎疫苗將在兩週內投入使用。俄羅斯衛生部也已批准將招募4萬名志願者,參加該型新冠疫苗的Ⅲ期臨床研究。

圍繞著新冠肺炎疫苗,一場世界性的「戰爭」正在愈演愈烈。美國正在通過制裁試圖延緩俄羅斯的新冠肺炎疫苗研製進程,而各種帶有冒險性質的疫苗試驗則正在展開。各國政府甚至不惜違背嚴謹的科學流程,在Ⅲ期臨床試驗尚未完成的情況下,紛紛給志願者搶先注射試驗性疫苗。除俄羅斯外,歐盟(EU)、美國也提前訂購了尚未得到驗證的新冠肺炎疫苗產品。中國也於7月22日正式啟動新冠肺炎疫苗的緊急使用。

為什麼會這樣急切?除了各國政府出於防控疫情的迫切需要之外,各大國之間究竟在「搶些什麼」?金錢、生命,還是另有隱情?

圍繞着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世界主要大國都在展開激烈的競爭。這是世界疫苗產業的一次洗牌,也是國際政治經濟格局的一次重組。(AP)

國家安全的「高邊疆」 疫苗背後的國家「割據」

疫苗是國家安全的「高邊疆」。由於疫苗是一種擁有高度生物活性或能夠直接涉及人類基因層面的生物製品,其背後的複雜性和潛在風險一般都難以為外人知曉。其中是否潛藏著不明的致病因素、是否潛藏著基因污染的風險,多長時間能夠顯現、爆發,對於不明就裏、盲目採購的國家來講,這無疑構成了對於國家安全,甚至種族安全的絕大風險。

同時,疫苗技術和產業背後涉及的生物、電子、環境等高技術領域及其產業鏈也是一個國家的核心競爭力所在。一旦遭遇外國斷供,就像美國斷供中國高端晶片那樣,其導致的將不僅是沒有高端手機可用,而是對整體國民生命健康的威脅。

就和世界各國的軍事裝備體系和軍火採購一樣,俄系裝備、美系裝備,法系裝備,抑或是中國標準,總之哪個國家採用了那套體系、標準,使用了誰產品,就基本可以認定這個國家,在世界政治經濟格局中屬於哪個大的國家集團。疫苗也是一樣。因此,目前世界疫苗產業一直屬於國際政治勢力割據的狀態。美國統領著絕大多數的國際市場,但是中國、俄羅斯則是另行一套標準和體系。中國的疫苗、俄羅斯的疫苗雖然已經經過試驗驗證,並在實踐中被廣泛證明安全有效,但是依然不被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認可,無法進入美國主導的國際市場。而美國的疫苗也休想輕鬆地進入中國和俄羅斯的市場。

疫苗乃為國之重器,民族生死之本。每個有能力的大國都在嚴格保護。儘管面對新冠肺炎疫情,5月18日在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上,各國領導人呼籲加強國際合作,強調疫苗與醫療方法應全球共享。但是,疫苗背後的國際政治經濟格局依然正在導致新冠肺炎疫苗的研發割據。(AFP)

這就出現了一種奇特的市場格局。儘管歐美的醫藥巨頭如葛蘭素史克(GSK)、賽諾菲(Sanofi)、默沙東(MSD)、輝瑞(Pfizer)等企業,佔據了全球市場的90%以上銷售額。但是,中國才是全世界最大的人用疫苗生產國。據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每年批簽發疫苗5億至10億枝,全球排名第一。而俄羅斯疫苗產業的科技實力也並不差,基本可以滿足自身和臨近國家需求。

其中,俄羅斯疫苗產業的弱點是,人口規模過小,市場發育不足。而中國疫苗產業則存在起步較晚和產業發展不夠集中、商業化發展不夠的瓶頸。再加之,中國對於產量最大、最為不可或缺的一類疫苗,例如百白破、乙肝、乙型腦炎等重大傳染病疫苗,採取的是國家強制免疫、計劃指導生產的方式,因此售價都十分低廉,也大多由國有企業生產。只有二類疫苗,例如流感疫苗、宮頸癌疫苗等,一些不太致命和流行不太廣泛的疾病的疫苗才允許商業經營。儘管這套機制最大限度地保障了中國絕大多數民眾的生命和健康,但是也限制了中國疫苗產業的商業化發展。相比於美歐的製藥巨頭,俄羅斯的疫苗企業和研究能力是強而不大,而中國則是多而不大,國家強企業弱的局面。

重新洗牌的機遇 國際加緊「站隊」

然而,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恰恰提供了一個世界疫苗市場重組的機會。正如前文所述,疫苗作為國家安全的「高邊疆」,一旦發生重組,也勢必將帶來國際政治經濟格局的重新劃分。一旦一個國家在疫苗及其相關技術標準、檢測、生產產業鏈上依賴於另一個國家,那麼,也就意味着這個國家的整個國家安全和經濟也將向另一個國家敞開。

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如此嚴重的情況下,很難想象一個民主國家的政府,當然美國的特朗普政府可能除外,會以國家安全或以產業利益為由,拒絕一款而且有可能還是世界上唯一一款新冠肺炎疫苗的引進和使用。

因此,無論是歐美國家還是中國、俄羅斯,甚至是印度、朝鮮都在急切地研發自己的新冠肺炎疫苗,不僅是為了金錢,其背後還有整個國家的安全和民眾期待。

為此,俄羅斯的加馬列亞研究所(Gamaleya research institute)與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RDIF),聯合迅速推出了「衛星V」新冠肺炎疫苗,並在尚未完成Ⅲ期臨床試驗的情況下,開始推廣注射。俄羅斯希望能「賭命一搏」也許就能在疫苗領域打個「翻身仗」。

而對於歐美企業則必須保住自身的市場地位和科技領先的形象。在歐美各研究所和醫藥巨頭紛紛提前公布研究成果、疫苗試驗進度的同時,歐盟和美國政府也紛紛在試驗尚未成功的情況下提前「下注」鉅額訂單。歐盟宣布將從美國強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英國阿斯利康製藥公司(Astra Zeneca)、法國賽諾菲集團、英國葛蘭素史克公司分別購進共約10億支疫苗。美國政府則表示將支付19.5億美元從德國生物技術公司(BioNTech)和輝瑞公司購進1億支疫苗。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表示,依照協議美國還可再購進5億支新冠肺炎疫苗。

可以說一場圍繞着新冠肺炎疫苗的國際「站隊」和產業重組已經開始。

而中國,在此次大國競爭中則是最穩的一個,在自身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得到全面控制的情況下,中國目前以「國家隊+民營企業」再加國際合作的方式,同時推出了三款不同技術路線的新冠肺炎疫苗產品,穩紮穩打地實現着技術和產業突破。

3月18日,中國企業康希諾生物公司與中國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合作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已經申請了相關疫苗專利,併成為全球進入了Ⅲ期臨床試驗的新冠肺炎疫苗產品之一。4月14日,中國企業康泰生物公司和艾棣維欣公司,以及美國Inovio公司三家合作的DNA疫苗項目,也已經獲得一二期合併的臨床試驗許可。幾乎同時,中國企業復星醫藥公司與德國生物技術公司合作的mRNA疫苗項目也已經啟動全球多中心臨床試驗。

目前,巴西、菲律賓等國紛紛宣布將購入中國的新冠肺炎疫苗。5月1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73屆世衛大會視頻會議開幕式上宣布,中國新冠肺炎疫苗研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為實現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擔負性作出貢獻。7月22日,中國新冠肺炎疫苗研製取得重大進展,正式啟動了新冠肺炎疫苗的緊急使用和注射。8月24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進一步宣布,中國新冠肺炎疫苗優先向湄公河國家提供。

可以說,中國憑藉着在疫苗方面較強的科研積累、龐大的產能,在此次「疫後」世界格局的變動中逐步擴大着自身的影響。儘管美國依然可能像對待中國的5G設備那樣,拒絕中國的疫苗,但是對於大多數國家可能就沒有那麼堅決,尤其是與中國共同合作研發新冠肺炎疫苗的國家和國際企業,將成為中國疫苗產業突破國際市場割據的契機。正所謂「但行好事,莫問前程」,這將是世界格局變動中爭取大多數「中間派」的過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