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美匯指數轉升重上90水平 是見底回升或是技術調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半年跌跌不休的美元,跌至近三年的低位後,於本周開始跌勢喘定,美匯指數更重上90水平。今次市場認為美元上升的主要動力,是美國十年期債息連升六日,重上1.14水平,為2020年3月新冠疫情觸發美股逾千點急瀉以來的首次。投資者憧憬美國民主黨於本月初成功贏得喬治亞州參議員兩個議席,是時隔6年重奪參眾兩院的控制權,有助國會通過大規模的刺激經濟方案,加上商品價格的強勢,國際油價已經接近重回一年高位,令通脹重臨的機會增加。

投行料美國最快2月加碼紓困計劃

美國兩黨在國會席位分布終於塵埃落定,民主黨於本月初成功贏得喬治亞州參議員兩個議席,市場預期民主黨未來四年全面執政下,加上財長人選已經落實為財金經驗豐富的聯儲局前主席耶倫,未來美國將會在財政政策及貨幣政策兩大方向出手,挽救經濟。在美國民主黨全面接掌參眾兩院後,大摩預期最快本季可能出現多達1萬億美元的額外紓困計劃;至於高盛預期,最快2月中便會出台規模約7,500億美元的新刺激措施,當中最大份額(3,000億美元)將用作直接派錢。意味距離上次總值9,000億美元的紓困方案(於去年聖誕前通過)不足兩個月,市民又再有機會獲發應急援助。

拜登(Joe Biden)選擇美聯儲(Fed)前主席耶倫(Janet L. Yellen)擔任下一任財政部長,她將成為拜登經濟政策班底的

通脹預期 十年期債息連升六日

美國要大規模刺激經濟,不過面對去年疫情下已經令到美國的財赤問題進一步惡化,截至 9月底的財政年度預算赤字飆至逾3萬億美元,創下二戰後和平時期來的最高水平。投資者不禁要問政府「錢從何來」?雖然即將上台的總統拜登,曾經表示希望作出稅務改革,包括徵富豪稅及上調企業資本利得稅,不過市場分析認為,拜登上任頭一年就大幅加稅的可能性甚低,因為要避免在企業資金外流。所以比較權宜之計,仍然是依靠由財政部發債支撐的舊路。在此背景下,美元國債的供應料會大增。

一般來說美債上升的原因眾多,既可從經濟學中的債息及利率變動角度分析;亦可從債市供求關係解讀。如果是反映對經濟前景樂觀,資金從債市流向風險資產,利好股市;但如是因商品價格向上,引發通脹預期,令孳息上升,則不利股市。

美債息升基於國債供應增 而非經濟好轉

若從經濟學角度債息一般是反映利率去向,通常是經濟向好,利率趨升,從而拉高債息表現。不過觀察近來美國的經濟數據,乏善可陳,難言經濟向好,特別是上周公布了一向被認為是美國就業市場最重要的數據﹕非農新增職位數據,意外不升反跌,新增職位減少14萬人,創去年4月以來最弱表現,令市場大跌眼鏡。

因此相信今次美債息抽升,並不是代表市場認為美國經濟將見底回升,反而偏向是債市的供求問題為主。

從供求關係看,債息穩步向上主因是市場預期美國會大開水喉,在財政政策上推行萬億美元計的大規模刺激經濟措施;貨幣政策上亦會維持超低息環境及持續買債;雙管齊下的必然結果將是令財赤大幅增加,財政部每月要發債千億美元以填補赤字。當債券供應增加,自然令到債價受壓,債息走高。

(全球有18萬億美元的債券為負利率,即佔約近27%,創歷史新高。資料來源:彭博)

經濟學家憂美預算赤字拖低美元

耶魯大學資深經濟學家、前摩根士丹利亞洲區主席羅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和持續封鎖的影響下,美國經濟正在重新陷入低迷,估計美國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GDP)可能出現中單位數下滑。例如11月的消費者零售銷售意外地急劇下降,消費者信心疲軟,12月公布的失業數據亦顯著下降,經濟損失就在眼前發生。

羅奇警告政府的抗疫制激措施會有後果,目前處於創紀錄水平的預算赤字將會愈來愈大,將對國內儲蓄、經常帳戶以及美元造成進一步的下行壓力。由此可見,是次美元的上升,是基於債息回升,甚至是通脹有機會反彈,而不是經濟轉好的兆頭,因此預期美元能夠見底反彈的機會並不高,今次美元更似是累跌多時的技術調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