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2021中美殊途 人民幣持續升值正在醖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1年,中國和美國的貨幣政策正在開始走向不同的方向。人民幣持續升值正在醖釀。

2月23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簡稱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出席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聽證會,並發佈2021年半年度貨幣政策報吿。鮑威爾延續了2月17日美聯儲貨幣政策會議上的表態。美聯儲將繼續維持寬鬆貨幣政策,並且將支持更大的財政刺激計劃規模、維持較低利率水平,繼續購入債務,直至通脹上漲和就業上漲「雙重目標」的實現。

然而,在美國選擇繼續「放水」美元的同時,中國卻沒有繼續跟隨。人民銀行認為之前的中國經濟刺激已經基本到位,甚至出現了過熱情況。在2月18日,中國農曆新年的第一個工作日,中國央行淨回籠資金規模就高達2,600億元人民幣。中國貨幣政策試圖回歸正常狀態的決心已經彰顯。

可以說,在2021年,中美兩國的貨幣政策已經分別轉向了不同的方向。美元與人民幣之間的一鬆一緊,已經向市場傳遞出一個重要信號。2021年,中國的人民幣不會跟隨美元「放水」,採取擴張貨幣的經濟刺激政策。這意味着,人民幣對美元將不可避免地繼續維持大幅升值的情況。

隨着美聯儲繼續維持,甚至將加大貨幣刺激政策,美元指數再次進入下跌通道。人民幣兑美元的新一輪升值恐難避免。(新華社)

這與2019年和2020年的人民幣兑美元的升值不同。在2019年和2020年,美國為了刺激經濟採取了一系列量化寬鬆政策,用海量美元不斷推高美股走勢。一度引起了美元走勢的疲軟,致使人民幣兑美元出現的一定程度的上漲。但是,中國為了完成經濟轉型和中小企業的紓困,也同樣釋放了大量的貨幣。這使得整個人民幣兑美元的匯率上漲相對温和。

尤其是2020年,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中國政府向市場釋放的財政資金和市場信貸規模也高達近10萬億元人民幣。中國政府的刺激力度一點也不比美國遜色。儘管,中國在5月份率先走出疫情困擾,使得人民幣兑美元持續升值,但是對於整個2020年來講,人民幣兑美元匯率還是相對平穩。2019年人民幣兑美元的平均匯率是6.89。2020年人民幣兑美元的平均匯率大體依然維持在6.89的水平。

但是,進入2021年這種大體上的平衡無疑將被打破。中國A股的上證綜合指數在2021年短短1個多月的時間就從3473點躥升至2月10日農曆新年前的3655點,漲幅達到5.24%。茅台等股票更是1個多月上漲了近30%。經濟刺激帶來的後遺症已經開始顯現。經濟過熱、金融投機再起、深圳等地房價再次蠢蠢欲動等情況,中國經濟的穩定、產業的轉型,以及「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改革主張正在面臨逐步增長的風險和壓力。

中美利差的敞口短時間難以彌補,這為人民幣兑美元的長期升值趨勢提供了動力。(恒天研究)

因此,在「水已燒開」的情況下,中國政府選擇逐步減小火力按照人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表示,2021年貨幣政策工作,重點是要深入理解穩健貨幣政策要靈活精準、合理適度的取向。穩字當頭,靈活調整,操作精準,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利率在合適水平,保持宏觀槓桿率基本穩定,處理好恢復經濟和防範風險關係。

儘管中國政府並不希望人民幣過快升值的情況發生,這將嚴重打擊中國的出口,但是面對美元的放水和中國經濟轉型的需求,中國政府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2020年年底,人民幣兑美元匯率已達到6.5249,相比2020年平均值,漲幅已經接近5%。2021年全年平均匯率維持這個漲幅絕非難事。由於美元的貶值,人民幣兑美元的持續升值正在醖釀。

這意味着2021年,對於人民幣和人民幣資產的需求將迅速增長,人民幣債券、產業資產在國際市場上的估值將急劇抬升,中國對外投資將加快擴張。據2021年1月人行的統計數據顯示,僅1月份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就已達到6,021億元人民幣,已經較去年同期增長了33%。其中,以人民幣進行結算的跨境貨物貿易達4,499億元人民幣,按年增長35%;服務貿易及其他經常項目達1,522億元人民幣,按年增長27.5%;而對外直接投資和外商直接投資更是分別達到1,273億元人民幣和2,723億元人民幣,按年增長高達73.4%和71.9%。

2021年,在人民幣兑美元持續升值的背景下,中國企業和人民幣資產的加速向海外投資和擴張的趨勢將更加明顯。人民幣國際化正在快速推進,以中國需求為基礎的產業鏈保障將加速建立。中國建設以國內市場為主、國內國際「雙循環」的經濟架構正在形成。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人民幣快速升值給中國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也不可忽視。畢竟,這一輪人民幣兑美元的升值,主要是由於美元的無限量「放水」和美國經濟的潛在危機導致的。中國經濟的實際生產水平,並沒有跟上人民幣升值的速度,資本市場上人民幣資產的價值提升也並沒有跟上人民幣的升值速度。

隨着人民幣的升值,中國出口貿易、勞動密集型產業將面臨巨大的損失,海外熱錢帶來的衝擊也將更加劇烈。尤其是在國際資本依然處於美元統治體系的情況下,美元「放水」帶來的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和金融風險的增加,將對中國經濟結構的調整帶來巨大壓力。

中國必須要在防範好金融風險的同時,一方面加快中國的實際生產水平的提升和將人民幣升值和經濟跳躍性增長變為倒逼企業轉型、提升技術創新,優化產業結構的動力;另一方面,利用人民幣升值契機,加快人民幣資產價值的提升,拓寬人民幣國際貿易渠道、投資渠道,掌握關鍵產業的核心資源,擴大在資本市場上的話語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