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與我】情侶失聯置狗屍不顧 善終老闆斥:最起碼對狗有交代

撰文:何穎琪
出版:更新:

「我同女主人分咗手,狗狗嘅嘢我唔會再負責。」這句說話刺痛了Dicky的心。
年僅三十多歲的Dicky從事寵物善終8年多,見盡無數生離死別。他說能為寵物最後一程做一點事,滿足感不言而喻,但也遇過不快事情令他多年來未能釋懷。事源他遇過一對不負責任的情侶客人:「接咗狗狗遺體之後,三個月都聯絡唔到佢哋。」後來他得知,二人分手後與狗狗旋即撇清關係,就連狗屍也不願處理,Dicky最終義務為狗狗火化。讓他耿耿於懷的,並非那筆無法討回的善終費用,而是狗狗生命無被尊重:「(主人)應該起碼有個交代,無論係對我哋定係狗狗。」

從小喜愛動物Dicky現養有30多隻寵物。(吳嘉俊攝)

從小喜愛動物的Dicky現養有30多隻寵物,他半年多前決定與人合夥,成立寵物善終公司,全心投入這行業。早在8年前他入行之時,寵物善終還只是個無人問津的冷門行業。他笑言:「寵物善終絕對唔係賺大錢嘅生意,但做呢份工會好有成功感,同埋我覺得真係幫到啲動物。」

+1

對於「寵物善終」這四字,他有自己的一套詮釋。他緩緩道出:「我覺得寵物善終嘅對象雖然驟眼睇係寵物,但其實應該係寵物主人。」他表示,其宗旨是希望寵主在過程中不留任何遺憾,感到無悔。

寵物善終嘅對象雖然驟眼睇係寵物,但其實應該係寵物主人。
Dicky
一對情侶分手後不願再負責離世狗狗的後事,令Dicky氣憤不已。(吳嘉俊攝)

情侶互相推卸亡犬後事

多年來,令他堅持下去的除了熱誠,還是熱誠。正是這份熱枕,令他對自己的顧客格外「上心」,心情難免隨之波動。他憶述其中一次令他動怒的經歷,提及一隻慘遭擱置冷藏櫃三個月的西摩犬。他指這隻西摩犬由一對情侶所養,他接走狗狗遺體後便致電男寵主,相約何時進行火化。但對不斷以工作繁忙為由推搪。

他花了兩個多月時間,用盡一切方法聯絡二人,但只換來男寵主一句無情的回覆:「我同女主人分咗手,狗狗嘅嘢我唔會再負責」,撇清與狗狗的關係。

Dicky明言其宗旨為希望客人不留下任何遺憾:「如果我們撳咗個火化掣,之後一切都無法彌補,個遺憾就一世。」(吳嘉俊攝)

按圖了解更多什麼是寵物善終

+8

即使見慣生離死別的Dicky亦不禁動怒,重提這宗往事,他嘆道:「令我最嬲嘅係佢不停推搪,可能你唔想畀錢,都唔想負責任;但我認為應該起碼有個交代,無論係對我哋定係狗狗。」在這三個月期間,Dicky堅持用盡方法聯絡二人,只因一個堅持,「最主要係唔想客人有遺憾,如果我們撳咗個火化掣,之後一切都無法彌補,個遺憾就一世。」

善終不止處理遺體 寵主才是真正對象

對他而言,寵物善終絕非處理遺體這麼簡單,更重要的是該如何令寵主無憾地接受愛寵的離去。他曾看過寵主痛失愛寵後短暫失憶,選擇遺忘與摯愛別離的痛苦;亦有見過寵主喪寵後不敢再養動物,幾年來一直無法走出陰霾。他會定期關心客人情緒,有時一宗個案可花長達兩、三年時間跟進。

Dicky坦言:「好多人覺得寵物善終係一件好簡單嘅事。的確,要處理一具寵物遺體可以好簡單。但到底點樣喺過程中令客人覺得安心,而且完全唔後悔,咁先係最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