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裁空姐當陪月 勝在識睇眉頭眼額 創辦人︰身兼母職「無得頂」

撰文:許世豪
出版:更新:

空姐與陪月之間,看似「大纜都扯唔埋」,不過卻有人睇中空中服務員懂英文、長期於高壓下工作的經驗,吸納不少身兼空姐與媽媽角色的女強人,加入成為產後私人助理﹙陪月﹚。

TeamStork送子鳥其中一位創辦人Elaine亦是空姐出身,她認為陪月服務有提升的空間,因此自組「陪月救兵」,為新手媽媽提供個人化服務,笑言身為「空姐+媽媽」的人,當陪月員的話是「無得頂」,皆因要應付BB、媽媽需要的同時,更有可能要協助客人應對家中的「四大長佬」!

「當年我仲做緊空姐,空姐退休年齡是45歲,同事傾計問退休之後做咩好,仲好精壯喎,講笑咁講話不如做陪月。」TeamStork送子鳥創辦人之一徐旭玲(Elaine)接受《​香港01》訪問時笑言,當年與幾個姐妹的戲言,成為今天創業的契機。

Elaine大學畢業後,曾於國泰(0293)任職空中服務員兩年,之後轉行做市場推廣等工作,一做就近廿年。去年疫情爆發,身邊認識多年的空姐朋友無工開,自己工作亦做得不太開心,因此與另一位創辦人陳慧怡(Laurie)毅然創業,決定將當年「戲言」實現,開設「產後私人助理」(陪月)服務。

TeamStork送子鳥創辦人徐旭玲(左)表示,疫情爆發後,決定與另一創辦人陳慧怡(右)創業,推出「產後私人助理」。(許世豪攝)

據業內人士透露,以8小時工作為例,陪月一般由月薪1.8萬元起,24小時陪月收費由每月4萬至8萬元不等。由於門檻低,只需修畢逾150小時的課程,合格後就可成為陪月員,因此吸引不少女士入行,「一個培訓班有廿幾人,好多班都爆,同一時間有廿幾班,咁就有幾百人有資格做陪月。」

組「陪月兵團」 全方位搶攻

入行門檻低,造成行業良莠不齊。坊間不時聽聞黑心陪月,如工作散漫、「打斧頭」等,更多的是有陪月員欠缺同理心;同時,許多亦是個體戶。有見及此,Elaine與Laurie決定以一條龍、大包圍策略,作突圍的「武器」。

團隊提供「一條龍」服務,Elaine建議待胎兒穩定,及解決會否因應家庭多了一個新成員,而需要搬家等問題後,就可開始找陪月。當準媽媽找她們時,Laurie會先了解她的需要,再通過面對面方式,配對合適的陪月員;產前就會與營養師及中醫見面,度身設計餐單。

另外,經嬰兒睡眠顧問訓練的陪月員,與媽媽一起幫助BB建立良好睡眠環境及習慣;體適能教練就會於坐月期間,度身訂造運動建議,逐步加入輕量運動,幫助修身及強化肌肉等。

Elaine表示,營養師及中醫會為媽媽度身設計的餐單。(受訪者提供)

踢走「權威式」陪月  講求「軟實力」

除專業人士意見外,Elaine更希望陪月服務可配合媽媽意願、喜好及要求,以提供貼身服務,「我哋訪問咗50個媽媽,有七成人覺得陪月性格難夾、有時會諸事八卦。」更令媽媽難受的是,有陪月員要媽媽「絕對服從」,「有啲好權威,話濕熱就濕熱,又話一定唔可以洗頭,一定要飲湯食湯渣等,好堅持己見,一定要媽媽跟足。」

她又笑言,部分媽媽本身亦要應付家中「四大長老」,若果陪月員事事以「絕對服從」的方式相處,只會令媽媽有更大壓力。Elaine於TeamStork中,主要負責人事招聘,總結以上意見,對她而言陪月經驗非最重要,反而更看重三大「軟實力」——懂得溝通、看人「眉頭眼額」、是香港人及懂以英文溝通。

靠「insider」幫手請人

惟既要有照顧嬰兒經驗、又要有「軟實力」,市場似乎很難找到這樣「多功能」陪月員。去年十月國泰航空宣布裁減8,500人,旗下港龍航空結業,成新冠疫情下的犧牲品,曾任空姐的Elaine表示,身邊空姐朋友因疫情失去工作,反成她招手的「理想對像」。目前公司有逾二十位陪月員,當中逾四成曾任空中服務員,其他亦是旅遊、零售業相關人士,「希望今年搵多十幾個,組成一支30幾人的團隊。」

但如何確保空姐質素?她笑稱,空中服務員每班機均與不同的同事上班,她們之間好容易就了解到各人工作能力及態度,她就可以通過身邊的「insider」(知情人),去為有意轉行的空姐進行初步「評估」。

▼2020年10月21日國泰大裁員▼

+5

空姐背景 客人較「安心」

Elaine亦表示,受過空姐訓練、同時亦是媽媽的話,可說是「無得頂」,「空姐長期都非常大壓力,體能要夠好,同一時間處理好多問題,EQ要高,要注重客人情緒同需要,有啲仲係飛住做媽媽,上飛機時要泵奶,兼顧嘅東西更加多。」

飛機上與乘客「困獸鬥」,的確與陪月員的工作環境差不多--既要照顧嬰兒及媽媽的起居飲食、照顧理解媽媽產後的心理狀態的同時,又要應付「突發」情況,「屋企四大長老又會唔會係度?會唔會需要一啲特別識得同老人家溝通嘅陪月員?要識得處理顧客嘅問題......香港產假得前四後六,好快要準備返工,有時產後媽媽會發脾氣、唔開心、心情唔靚,其實唔係針對人,只係(心理上)處於一個好特別的位置,所以有同理心、識得了解對方需要係好重要。」

再者,空姐的背景亦令客戶「安心」,Laurie說,「客人都會問助理係咩背景,爸爸多數聽到(空姐)後叮一聲先,佢哋覺得呢個行業好叻,識解決問題,又好注重衛生,加埋少少幻想......唔係話只係空姐先做到,但要有呢類特質。」

(資料圖片)

陪月識英文好重要

至於是香港人及懂得英文的要求,看似與陪月服務無關,但Elaine認為非常重要,「我哋成日都講笑,香港嘅媽咪知道自己有咗後,開心3秒,3秒後就開始憂愁,愁咩呢?間屋得三百呎使唔使搬?使唔使請工人?去公立定私家醫院?要煩嘅嘢係香港人先明,(陪月)會經歷晒所有嘢,比較好溝通,及有同理心。」

另外,懂英文則可與家中的外藉佣工溝通,避免媽媽要夾在中間翻譯之外,外藉佣工更容易理解陪月服務過後,有什麼東西要繼續注意,「學唔到七、八成,都有四、五成。」

在出生率下跌的情況下,TeamStork亦希望拓展產前產後服務。﹙資料圖片﹚

出生率下跌 冀拓展產前產後服務

本港每年約有4萬多至5萬名新生嬰兒,出生率下降是不爭的事實,但陪月員人數「節節上升」,為何覺得這個行業「有得做」?Elaine指,TeamStork目標是中、高端客戶,收費約3.2萬元,「有媽媽寧願去公立醫院生BB,慳返啲請多一個月陪月,等自己舒服啲。」

雖然前景不俗,但Elaine笑言,這個行業只可靠「口碑」及媽媽之間轉介去拓展客源,她與Laurie即使在市場推擴工作多年,有豐富經營,但亦沒辦法靠賣廣告力谷服務,「我哋兩個做市場推擴咁多年,最後揀咗行冇得推廣嘅行業嚟創業,無用武之地,唔會有人睇咗廣告後無啦啦搵陪月。」

另一方面,她認為TeamStork有加價的空間,亦考慮逐步增加更多服務,以延長服務「壽命」,「生B之前的九個月,好多服務可以幫到你,希望成為媽媽嘅夥伴,好針對咁提供服務,如產前產前後的中醫及營養師服務等。」但今年內暫時只會做好陪月這一項,「做好口碑先,再發展其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