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職13年被裁 國泰空姐「落地」做陪月 照顧BB「成功感大好多」

撰文:許世豪
出版:更新:

新冠疫情下旅遊業近乎停擺,空中服務員這份看似自由自在、人人嚮往的工作,一夜之間需求大減,大批服務員於過去大半年被迫減薪、放無薪假,甚至被裁走。

「80後」的TeamStork「產後私人助理」韋宛廷於國泰任職13年,去年十月被裁走,失業後未有灰心,更積極進修,轉行當陪月員。空姐「落地」,她坦言已經接受,更明言沒打算吃「回頭草」,全因新的工作給予更大的滿足感。

空中服務員,即大家口中的「空姐」、「空少」,她們為機上旅客提供服務,曾是不少人嚮往的職業。惟疫情下旅遊業停擺,航空公司陷入「冰河時期」,各國未能通關,難以開源下只好節流。去年十月國泰(0293)就宣布全球削減8,500個就業職位,當中5,300名為香港員工;同時旗下有35年歷史的國泰港龍航空亦要結業。

韋宛廷(Isabel)是當時被裁的員工之一,她在公司任職13年,離開前是艙務長,當空姐能夠周遊列國,她笑言自己性格好動,公司給了不少機會接觸更多東西,包括駕車、滑雪、跳傘及潛水等,「我自己好鍾意去玩,可以用公司機票、又或者工餘時間四圍玩。」

「空姐呢行做唔到耐」

可惜這份自由自在的工作,卻因一場世紀疫症而失去。她稱,隨住年齡的增加,身體將難以適應時差、不同的氣候,荷爾蒙、身體會越來越多問題,「其實空姐呢行做唔到耐」,因此早在疫情前,已經想過有天要轉行,「做空中服務員,十個有八個冇耐就話呢份工唔可以做長久,要諗點樣轉行,其實好多人都有轉行呢個諗法,但搵唔到其他工先繼續留喺度。」

Isabel婚後誕下兩個兒子,分別是一歲及兩歲,一度認為空姐會是終身職業,但陀緊孻仔時,她已經「落地」,早已慢慢習慣在「地上」生活,即使有天公司再聘請她回去工作,亦未必考慮,「(航運業)復甦就算返去做(空姐),都唔做得幾多年,都冇乜意思啦,(身體)承受唔到。停咗之後人生軌道完全唔同咗,因為適應咗第二樣嘢。」

裁員反成轉行「推動力」

天意弄人,若果沒有疫情,或許今年她仍是一名空姐,從前「轉行」想法或不了了之。但去年底被裁後,反成Isabel轉行「推動力」,「最初收到(解僱)電郵是都有啲忐忑,始終要轉工作,轉去一個未知嘅道路上。」由於她早就覺得被公司裁走是「遲早嘅事」,所以去年中開始報讀產前產後護理文憑、紮肚、催乳等證書,冀兼顧照顧小朋友的同時建立事業,「自己有小朋友,唔希望做全職,如果唔係好難陪佢哋。」

但轉行道路非一帆風順,她透露,在課堂上老師讚她做得好,亦不時找她為學員示範,最後卻似乎因為「年輕」,考試不合格,「考試有三科,餵奶掃風、洗面換片同BB沖涼,我肥(不合格)其中一科,但導師睇完,覺得好似評分準則唔同咗,可能覺得我後生,要俾啲阻滯我。」最終要補考才過關。

「媽媽Group」留言 惟反應一般

過去Isabel在飛機上的收入較穩定,連同津貼可達3、4萬元,就算之後「落地」調到辦公室,亦有約兩萬多元收入,但陪月工作講求經驗,一個年輕媽媽初入行,的確較難令人信服,尋找客源成為「轉行」困難的因素,沒有人聘請的話,收入會變得不穩。「(曾經)好徬徨,做唔做呢行好,都諗過放棄,唔要工人,自己照顧番啲小朋友。」

她透露,曾在不同的「媽媽Group」留言,詳細講解服務細節,希望對方了解自己的專業,但效果卻不太理想,「你有兩個小朋友,唔代表你識得照顧小朋友,好似請工人一樣,你曾經生咗三個小朋友,但唔代表你識得照顧我嗰個。」最後獲陪月公司「TeamStork」接洽,對方希望邀請有服務行業經驗,同時又是媽媽的女性加盟,她見大家理念、方向相近,最終決定加入。

陪月非「一本通書睇到老」

曾任空姐,又是否真的可說服客人,自己有足夠的能力當陪月,照顧媽媽與BB的起居生活?她認為工作經歷令自己更慬得了解對方感受,「每一個小朋友都係有新挑戰,最緊要就係點樣去了解一個BB,呢份工作就係不斷去了解初生BB,點配合佢,令佢適應!」

Isabel指出,有部份陪月前輩,或有一套屬於自己的照顧方式,「有啲前輩係定時餵奶,但依家好多時都係有需要先餵奶,好唔同」但每個媽媽、BB都是獨立個體,有自己習慣及感覺,不能「一本通書睇到老」,「曾經有個客做紮肚,當時陪月已經離開,但BB仍然唔願食嘢,我睇完之後,終於知道問題係邊,BB厭奶,但媽媽以為只係扭計,扭一陣、撳實佢就會飲奶...我哋工作係希望係同父母、BB一齊建立關係,等父母學識點照顧,唔係交畀陪月就算。」

享受陪月工作帶來的滿足感

疫情終有完結的一天,雖已沒打算重投航空業,但有時仍會想起這份給予她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工作,「有啲舊同事好怨恨、有啲好徬徨,但見到疫情咁樣,裁員已經有心理準備。」

由被解僱至今,生活上有大轉變,往好處看,Isabel「落地」後雖然放假的日子比過去少了,但多了時間照顧小朋友,「以前飛嘅時候,有幾日會唔喺屋企,但依家我可能一早起身,點都有啲時間照顧到小朋友。」

朋友覺得她的新工作較以前辛苦,工作性質差好遠,她亦不否認,坦言過去在辦公室工作,月入與現時相約,但陪月一星期工作六天,八個鐘的工時內,基本上做到無停手,「屋企又有兩個要照顧,有時唞啖氣都未有。」

但照顧一個BB,比起過去照顧乘客所得到的滿足感更大,「最近有個外國媽媽想餵人奶,第一胎餵唔到,依家呢胎想餵,之前同佢見面時,佢講到想喊,因為佢身邊其他媽媽好易就餵到,我想幫佢,自己住屯門,佢住淺水灣,最後都接咗嚟做,呢一行成功感大好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