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世華荷:The Dandy Warhols專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多年前,我認識到The Dandy Warhols這隊來自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獨立搖滾樂隊,對於他們那個幽了已故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一默的樂隊名字,我發出了會心微笑。也許就是因為這個玩味的樂隊名字,抑或他們早年的唱片封面看來有點糟糕,當時總覺得The Dandy Warhols只會是那些在90年代曇花一現的樂隊來。

然而踏入千禧年之後,我們見證到The Dandy Warhols一曲〈Bohemian Like You〉因為被用作Vodafone的廣告歌而帶來商業上的突破,後來也看著他們脫離主流唱片公司Capitol而自設獨立廠牌Beat the World Records。重點是多年來The Dandy Warhols都能夠保持一定的產量。

去年The Dandy Warhols出版了全新專輯《Distortland》,想不到他們跟著會在今年首度登陸香港,為本屆《Clockenflap》音樂及藝術節演出。而我亦因而有機會跟樂隊的靈魂人物Courtney Taylor-Taylor進行專訪。

2016年的The Dandy Warhols:Brent DeBoer(鼓), Peter Holmström(結他/低音結他), Zia McCabe(鍵琴), Courtney Taylor-Taylor(主唱/結他)

年少輕狂歲月

在亞美利堅的獨立搖滾圈,總會不時冒起一些音樂風格「很英倫」的美國樂隊,想當年我初認識到The Dandy Warhols時,他們正予我這個印象,樂隊在訪問中會大談對Ride、Slowdive、Spiritualized、The Verve的喜好,甚至在其1995年面世的首張專輯《Dandys Rule OK》當中,更有一曲〈Ride〉是向Ride這隊英倫shoegaze名團作致敬。本來我打算跟Countney聊聊Ride在今年所發表睽違21年的回歸專輯《Weather Diaries》,然而他竟然告訴我:「我仍未聽過,我有點兒害怕。」還反問我覺得如何。

今年是The Dandy Warhols的第二張專輯《….The Dandy Warhols Come Down》面世20週年,這張1997年專輯對他們的重大意義,是這隊本屬波特蘭獨立廠牌Tim/Kerr旗下的樂隊,得以加盟主流大廠Capitol。就像那些年的獨立樂隊能夠跟主流唱片公司簽下一紙合約,當年躋身國際級The Dandy Warhols總有嚐過年少輕狂的滋味 (雖然那時Courtney已30歲了)。

「那時整段日子都充滿能量與有著不可思議的新體驗,不知從何說起。也許是在法國表演時在後台品嚐到棒極了的美食,在克雷費爾德的音樂會上一眾德國觀眾大聲叫嚷"Junky"直至我們玩了四次〈Not If You Were The Last Junkie on Earth〉,又或者是凌晨三點在馬德里街頭上與西班牙朋友們手挽手踢著一個兩公升的空樽、前前後後大講關於在酒店大堂看到大屁股女人的廢話。」

被用作Vodafone廣告歌的單曲〈Bohemian Like You〉。

The Dandy Warhols最為樂迷津津樂道的典故,是2000年專輯《Thirteen Tales from Urban Bohemia》出了一首單曲〈Bohemian Like You〉,當年此曲初發行時只見反應平平,然後被英國跨國電信公司Vodafone用作廣告歌而大受注目,並在2001年再版發行,成為了The Dandy Warhols最暢銷的大熱單曲。在樂隊的現場演出上,此曲一出也定必帶來高潮。那麼〈Bohemian Like You〉最棒的現場演出體驗是怎樣的呢?

「誰知道呢?早前我們在英國及葡萄牙的音樂節演出,對!〈Bohemian Like You〉又再次他媽的來得那麼棒,每次都會很奏效。我想是因為它來得夠簡單之故。」

為David Bowie巡演暖場

那些年The Dandy Warhols成為炙手可熱的名字,那有見於英國搖滾變色龍David Bowie不但找來他們參與由他作策展人的2002年《Meltdown》音樂節,繼而The Dandy Warhols更為Bowie在2003年的《A Reality Tour》擔任暖場樂隊。問到Courtney當年跟Bowie這位傳奇性人物有何難忘的美好回憶,想不到他竟告訴我一件「𤓓事」。

「我最喜愛的是這一幕:到了巡演尾聲,在維也納抑或蕯爾茨堡,我們邀請Bowie及其樂隊去食晚飯,但結帳時才發覺我們的信用咭都已過期——我的是已過期,而Peter的則完全超額,噢,那實在令人尷尬死。最後,我想Brent不得不動用他的學生貸款。」

《Welcome to the Monkey House》的「拉鍊香蕉」唱片封面設計是向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及The Rolling Stones的《Sticky Fingers》取材。

也是2003年的事,當年樂隊出版了第四張專輯《Welcome to the Monkey House》,而唱片的亮點是大部分曲目乃交由英倫新浪漫名團Duran Duran鍵琴手Nick Rhodes監製(所以呈現著synth-pop的薰陶),又有傳奇性的Tony Visconti參與製作,還有紐約市disco-funk傳奇Chic的Nile Rodgers彈結他、跟The Lemonheads的Evan Dando合寫歌曲,是The Dandy Warhols歷來最星光熠熠的唱片。

「我想我們是有幾分跟他們老混在一起。我們在紐約市及倫敦灌錄了幾張唱片,而因為我們在《Thirteen Tales from Urban Bohemia》後成為很了不起的名字,從而結識了一眾很酷的朋友。」

爭取獨立

十年前,The Dandy Warhols跟Capitol的賓主關係已到達尾聲。然後,樂隊就在2008年成立了自家獨立廠牌Beat the World Records。

「對於可以脫離主流公司我們都為之非常之興奮,但是同時我們又…..喲,很害怕。我們是okay可以做到的,但要學習跟迷幻的藝術氣樂手與不受控制的巡演經理人共事作企業規則是很困難的。我們仍在衡量當中,但我感覺到一切已愈來愈好。」

The Dandy Warhols的近作是去年出版的《Distortland》專輯。

The Dandy Warhols之前的三張專輯,都是Beat the World Records的自家出品。但到了去年發表四年來的新專輯《Distortland》,卻交由Dine Alone Records廠牌出版。

「我想他們是唯一對我們有興趣的公司。營運一所唱片廠牌並不是我們的專長,現在靠賣音樂已很難賺錢。當有一所像Dine Alone Records般有實力的廠牌想與你合作,我想你也會願意。」

在《Distortland》的宣傳巡演後,The Dandy Warhols已重返錄音室創作了一批新歌。到了在《Clockenflap》演出時,他們會為香港樂迷帶來新鮮滾熱辣出爐的新作嗎?

「我們可以玩〈Thick Girls Knock Me Out (Richard Starkey)〉,但我們下張專輯的其他作品仍是超級保密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