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 post punk 襲港 對談 Protomartyr 主音 Joe Casey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即將來港與 David Boring 共同演出的 Protomartyr ,土生土長的美國樂隊,但卻帶一股異樣,又獨樹一幟的品味。2008年組成,主音 Joe Casey 當時是一間棟篤笑俱樂部的門衛。結他手 Greg Ahee 和 鼓手 Alex Leonard 邀請加入,至此穩定地演出以及加入創作。年紀大一截的 Joe Casey 雖常被笑說是「叔叔和姪子」組團,但毫無疑問,他那見解獨到、充滿黑色幽默的歌詞,的確令到 Protomartyr 原本狠辣、準確,而又多變的音樂,再添上一層光彩。

談到美國的龐克音樂和場景,第一時間會自行聯想到80、90年代活躍於華盛頓特區、以 Fugazi 為首的 Dischord 廠牌及其衍生的場景,大部份都偏向硬蕊(hardcore)的陽剛氣息。氣質較陰柔、黑暗的 post-punk 樂隊不是沒有,但大紅大紫也沒有幾隊,亦遠遠不及英國的蓬勃。但,也許是相同理由,在美國土地孕育出的 post-punk 樂團卻有着獨特的韻味。

像即將來港與 David Boring 共同演出的 Protomartyr ,土生土長的美國樂隊,但卻帶一股異樣,又獨樹一幟的品味。2008年組成,主音 Joe Casey 當時是一間棟篤笑俱樂部的門衛。結他手 Greg Ahee 和 鼓手 Alex Leonard 邀請加入,自此穩定地演出以及加入創作。年紀大一截的 Joe Casey 雖常被笑說是「叔叔和姪子」組團,但毫無疑問,他那見解獨到、充滿黑色幽默的歌詞,的確令到 Protomartyr 原本狠辣、準確,而又多變的音樂,再添上一層色彩。

今次我們有幸經 David Boring 的聯繫,跟 Joe Casey 作遠程交流。

(右至左)Protomartyr 主音 Joe Casey、低音結他手Scott Davidson、結他手 Greg Ahee、鼓手 Alex Leonard。

從最簡單的問題開始,Protomartyr這個名字是怎來的?

Joe:不過是當時能想到最好的名字。每次被問到樂隊名字,回答時還是會覺得怪怪的。

你們的美術設計風格很獨特,背後有甚麼意思?例如那個修女的形象。

(圖片來源:Protomartyr Bandcamp)

Joe:每張唱片的美術設計都是我做的,但我從來不會安插太多意義進去。通常腦中有個影像,就找些類近的東西。當時想到一個黑白的女人圖象,她不受時間影響,看起來很神秘,然後在默片中找到 Maude Fealy 的舊照,看來對極了。

Protomartyr 雖被列為 post-punk 樂隊,但聽來卻與我普遍理解的 post-punk 音樂大相徑庭,尤其是上張專輯《Relatives In Descent》,不太令人聯想英式 post-punk 的復古質感,反而是將這個樂種延展到一個新的水平。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促使你們這樣創作的是甚麼?

Joe:我們是百分百的 post-punk 擁躉沒錯,但從來不會預設「要聽起來像某種音色」,聽來不差就可以了。說到底,不過是用你所有的斤兩,盡所能幹一場實驗。有些樂隊會受前人影響,將聽過的轉成某個預設音效,或用某種復古音色,以圖掩蓋樂隊或歌手的弱點。我們盡可能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我們都知道主唱 Joe Casey 比其他團員要年長一點,大家覺得這個組合怎麼樣?有沒有令創意加碼?

Joe:我想這帶來的是大家稍微不一樣的觀點。如果其他團員是看四十多歲的我玩團,那三十多歲的他們也絕對能做到我能做的事情。他們間中會和我討論新技術,諸如此類。但大多數時間他們也很敬老,哈哈。

●  全碟試聽 Protomartyr 的《 Relatives In Descent 》

甚麽促使到 Protomartyr 的音樂如此紮實?

Joe:Greg 是隊中名副其實的「音樂指導」,但我作為主唱時,我多數會就着 Alex 的鼓聲、節奏,來思考唱的部份要如何處理。每個成員都有受不同的音樂影響,我想。我自己最近常聽 50 年代的「前」搖滾樂,但我完全不知道會怎樣影響到將來的創作。

許多訪問都提過,主音Joe的歌詞是即興、隨意的靈感,有時甚至是「自動書寫」(潛意識創作的一種),所以Joe是就這樣坐着,然後唱出所有歌詞嗎?

Joe:不,我花好多時間去寫歌詞。通常先想到是歌詞的旋律或一種聲響。我會在練習或者 demo 中即興填詞,之後在重聽的過程中,疏理自己的含糊話語有甚麼意思,然後獲得更多靈感。

有些歌詞很具政治意味,像會提到密西根州弗林特市的食水問題( Flint water crisis ),樂隊如何看待這個Trump當道的年代?

Joe:我看待這些事情的方法是:從我底特津那雜亂無比的家中,向窗外望一望。我嘗試不受這些接踵而來的壞新聞影響我心情。但我通常都失敗。  

新單曲〈 Wheel Of Fortune 〉找來 Kelley Deal 客串女聲,甚麽促使成這件事?將來會有更多合作的機會嗎?

Joe:我們和 Kelley 其實是多年的好友。我們喜歡跟她的樂隊R. Ring 一起玩、一起演出,而且,認識到Kelley 絕對是參與這樂隊中經歷過最美妙的事。只要她說好,我們絕對樂意繼續這些合作企劃。

於記者我而言,底特津的龐克音樂並非那麽聞名於世,想知道那邊的場景是怎樣?

Joe:其實,底特津就是各種原型龐克( proto-punk )傳奇樂隊像The MC5 和 The Stooges 的發源地。另外,我們在80年代有過強勢、蓬勃的硬蕊龐克( hardcore punk )場景; techno 也是在底特津誕生,且於我而言,也是非常龐克的。現在則是各種折衷主義當道。要總結的話,是我們都喜歡在底特津的時光。

快問快答:Talking Head 抑或 Wire?

Joe:這題容易。Wire,毫無疑問。

多年來樂隊都是在歐美巡演,這次即將造訪中國和香港,感受如何?

Joe:我不知道要期待甚麼呢。我本人是緊張大師,但巡演起上來卻有股疾風般的勢頭。而且,地球另一端有人對我們的表演感興趣這回事,仍然會令我驚訝,這種欣喜已壓過我的焦慮了。

另外,你們對這次亞洲巡演有甚麽期許?

Joe:我們一些友團,像 Metz 和 Eagulls ,也在亞洲巡演當中,他們都有着很美好的經歷。如果我能避免到各種的尷尬,希望也能得到同樣的美好經驗。


有關Protomartyr,點按圖片了解更多:

+5
+4
+3

最後問題,巡演後會有新專輯吧?

Joe:這已經在計劃之內了!我準備就緒可以開始寫新歌了,腦袋已經高速運轉著,思考各種創作可能性啊。如果一切能在秋天開始,所有事情都會相當到位。

整個六月都會在亞洲巡演,Protomartyr 的首站便是後現代、後崩氣息濃厚的香港。屆時香港站會聯同本地 post-punk/no wave 樂隊 David Boring一同演出。演出詳情按此

六月睇咩show好?本月演出精選一覽:
消暑勝地!眾多冷氣開放的精彩音樂演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