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邦子 - 大阪豬:人豬身份的一體兩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是話梅鹿低音結他手的千邦,離開樂隊後加入本地 trap 、 hip hop 的結集社群「精神少年中心$TC」,以「千邦子」名義全新出發,既製作自己的beat,亦有個人的說唱作品。新曲〈大阪豬〉以本土政治社會氣候入題,從港人身份上的消極情緒,唱到社會上的自私風氣。

由東洋氛圍入手,多少令人聯想起 Keith Ape 、 KOHH 等元祖 cloud rap 。不過在詭魅的 trap 節奏中,千邦子還加入一些比較個人的選材。譬如話,貼合主題的豬叫聲、無意義卻顯出「藥味」和虛無感的咳嗽聲、不停出現的「被屠宰」慘叫聲,這些都是相對有 metal 愛好者、前樂隊成員底蘊的千邦子所特有。

因為〈大阪豬〉從影像上、音樂上,都帶着鮮明而有質素的trap線條,而內容上卻一反trap風格的無邏輯,反之是意圖明顯的文字去嘲諷當前的社會局面。為理解這種新鮮活力,找來千邦子作一個對談。

能先自我介紹一下自己嗎?

我是千邦,目前以「千邦子」名義在「精神少年中心$TC」一邊創作一邊探索自己,請多多指教。

千邦的舊照(圖片來源:Vic Shing)

多多指教。就我所知,你過去曾是數搖樂隊話梅鹿成員,亦曾表示自己是 depressive black metal 音樂愛好者。從樂隊音樂轉型到 hip hop、trap 的製作,有甚麽不同的看法嗎?

我覺得很不一樣的是,以前在樂團編制中主要是處理bass跟其他樂器的比例,比如說某段怎麼跟結他和鼓配合,然後互相磋商,比較像是一個樂手。以Producer的身份創作,感覺上創作的範圍變得更廣了,不論是樂風、編曲作曲、要表達的想法和探索的方向,都變成一個人全盤包辦,音樂可以做得更彈性和自由。節奏的創作也比以往更加 hardcore ,我很喜歡這個方向。

新歌〈大阪豬〉也比一般trap音樂的有更強的低音位。是一些過去樂手風格的習慣繼承嗎?又,大阪豬寫於甚麽時候?

〈大阪豬〉主要的構成部份來自網上的免費beat,但的確沒錯,我創作的時候非常喜歡強調低音,一來我喜歡聽 metal ,二來我會愛上 trap 就是因為滿滿的低音,三來我本身是一個低音結他手。不過目前我的作品都正在屯積中,大概要等MV製作完成後才會釋其他的beat。〈大阪豬〉是在我去日本大阪旅行之前寫好的,大概在本年七月初的時候。

beat的話,你傾向重頭製作嗎?抑或是sampling多?

兩種都會,應該說兩者混合,但一開始的時候會比較多sampling。因為創作的形式跟以前比較不一樣,充滿新鮮感,譬如將samples切成屬於自己的melody,又可以把它扭曲成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來滿足需要,當中不斷嘗試的過程讓我覺得非常好玩。

我有見你早前的一首〈Your Reality〉的remix,取樣了《Doki Doki Literature Club》,在原來的acoustic洋溢美好感覺的音樂加上眾多chiptune的奇怪音效,這種remix的方向會是你的創作指標嗎?抑或你傾向不計較型式、曲風地推出作品?

哈哈,〈 Your reality 〉較像是對ACG的愛,所以比較隨心,沒有想太多就利用手上有的聲音和腦海中油然而生的flow就作處理了。不過創作指標也是有的,像是肥厚的bass幾乎都會放,不管那首歌本身的旋律/氣氛是輕鬆還是緊張。

但也有朋友說過我的demo曲風很廣,所以我猜自己其實是不太計較曲風的人吧。平時創作也會覺得「這種的也該一嘗發展看看。」畢竟個人創作的其中一個方向就是探索、發掘自己嘛。

不過,會一直嘗試做的,就是將構成自己/自己喜歡的東西放到flow裡面去,像是〈大阪豬〉我就把一些慘叫放了進去。

對,那個慘叫也非常的搶。令我一再思考這是否該歸類emo rap。但歌詞的內容,感覺上更像metal式的血肉感,像你唱「開工要切隻乳豬 /血管切雨流如注/我既血 決定要離開肉鑄」,都似是Thrash Metal人會寫的東西,也少了emo rap的結他sample。你自己對於那下慘叫聲是用以表達甚麽?

我也不太知道該怎麼歸類自己的作品。不過像是開工切乳豬、血管切雨流如注其實不算是意象,更像是對過去和現今的描述,也或許是我眼內的現實都太過血腥殘暴吧。那些慘叫都是港豬被屠宰的聲音,但聽眾要自由解釋我的歌,一向歡迎。

(所以是墮落的題材?)

你指墮落的過程嗎?我覺得要覺醒的話,首先要承認自己是豬,不然就只是掩飾吧。但這也不僅僅是覺醒的過程,「豬和人兩個身份不斷交替/呼籲大家一起承認自己是豬」這兩個含義比較多,當然,前者比較隱晦。

致幻的畫面似乎暗示在人豬之間的墮落。(受訪者提供相片)

所以豬是指港豬嗎?如果是指港豬的話,這個豬字又如何與大阪扯上關係?

對,是港豬。不過跟平常的觀點有點不一樣,我們提到港豬的時候大多都會帶些鄙視的高度,但是我覺得大家的日常,其實都是從港豬和覺醒的人這兩個身份不斷互換,其實都頗mind fuck,所以才想唱出這種矛盾。

因為很多人去日本旅行逃避現實嘛。常聽見朋友分享,去完日本都好似「充電」一樣,在旅遊期間對2018年應有的文化水準和城市面貌產生憧憬之後,回到香港就像將這個地方醜陋的問題都視而不見。〈大阪豬〉其實就是「豬牽到大阪還是豬」的概念。

你又有唱「所有野都用機率搏/好似仲係返緊學 返緊唯物中國」,這句話是政治社會現況的揶揄嗎?

對,香港人太過機會主義了,好像什麼都自利掛帥。「所有野都用機率搏」就是在偷轟那些掛名理性主義但僅僅是自私的人。至於「好似仲係返緊學 返緊唯物中國」,則是描述有些人像「正在寫通識科以高官角度處理社會議題之申論題的學生」一樣,以為一切都可以用算式、數據、百搭Point解決,似十足中國目前厚黑學味濃的治國方法。或者當中也隱隱包含了自己對大數據時代的不安或厭惡吧。

開頭和結尾的日文rap呢?我用翻譯器把句子解過來,大意是在大阪通天閣的人邊散步邊發覺世界的冷漠。這段日文你是自己寫嗎?為何要用另一種語言加插?

這段日文詩是我請一位日文很厲害的朋友為我寫的,我再作一些意思上的修正。內容大概是說身在大阪看見很多風景,最後回眸西邊的香港卻覺得冷漠。用日文是因為上面所提到的,有港人去日本是為了撫平身為港豬的痛苦,這個時候就該用日文講話了。但其實這個心態也是明知香港不濟、覺得政事麻煩才有,所以說,港豬和覺醒其實是一體兩面。

談點別的吧,你現在的作品都歸在精神少年中心的旗下,能分享一下這個集體的運作嗎?

精神少年中心是個Record、也是Crew,平常大家都各自做歌、又會互相featuring,然後把這裡當作是一個可以發表音樂的途徑、亦是聚集一起度過日常的大家庭。

 

精神少年中心的其他成員:

精神少年中心呈獻:精神試藥 Therapy#1
日期:2018年8月18日
時間:晚上6時半
地點:TTN_

【八月有乜show】
爆咁多場:Bob Dylan 同米奇老味外, 仲睇咩好?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