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id House 歌單】:電音舞曲的「朋克運動」革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30年前,我們見證了 acid house 這門新音樂流派全面爆發。從美國芝加哥的地下跳舞音樂圈入侵英國,從 rave scene 到攻陷主流樂壇,遍地開花,並在英倫觸發 Second Summer of Love 現象,以「哈哈笑」 smiley face 符號為標記; acid house 所牽起的革命,在當年亦被拿來跟 punk movement 作相提並論。沒有30年前的 acid house,也不會有當代的 EDM。

撰文:袁智聰

1988年,Acid house 這個從 house music 引伸出來的 subgenre 得以全面爆發——源自美國芝加哥的 underground dance scene 的 acid house 流傳到英國之後促使 British house 運動衍生,在當年不但入侵英倫的 club scene 與派對,而一眾英倫本地的 acid house 單位亦得以攻陷主流樂壇,多首作品在英國排行榜上取得優秀佳績,甚至登上冠軍位置,好讓 acid house 成為席捲全球的新音樂流派。

Acid house 在1988年間所觸發的年青文化現象,被喚作 Second Summer of Love (回應1967年間在美國三藩市出現的「嬉皮士革命」 Summer of Love ),橫跨1988、89年兩個年頭,以「哈哈笑」 smiley face 符號為標記。口耳相傳的非法派對( warehouse party )、藥物 Ecstasy ( MDMA )的盛行、 rave scene 的形成,acid house就是電音跳舞音樂紀元的一門迷幻音樂。

今年是 Acid house / Second Summer of Love 的30週年,我亦選輯這個《Second Summer of Love | Best of Acid House》歌單作為紀念,紀錄那幾年間的作品。

Acid house 在音樂上的標記,是利用 Roland TB-303 這台 bassline sequencer 所祭出迷魂電聲肌理,甚至綻放出輾轉反側、嘎嘎吱吱作響的”acidic” 迷幻電聲。 Chicago house 組合 Phuture 在1987年發表的首張單曲〈 Acid Tracks 〉正是 acid house 的鼻祖級指標作品。

當年, acid house 亦有被視為一場「電子音樂界的 punk movement 」。 Punk movement的出現,是一眾年輕punk rock樂隊粉碎搖滾樂的建制,跟搖滾大團抑或70年代的象牙塔式 progressive rock 及技術派搖滾背道而馳,從而提倡獨立自主的 Do it yourself (DIY) 精神,讓搖滾樂回到零年。同樣地,在80年代電子音樂革命進入了 digital / MIDI 紀元,叫電音樂手趨之若鶩是 Fairlight CMI 及 Synclavier 這些售價昂貴的 digital電子合成器/sampler/music workstation,以製作較精密而複雜的電音作品,而 acid house 則還原基本步,採用 analogue 的 Roland TB-303 / Roland TR-808 及 MIDI 的 Roland TR-909 等「過氣」電子合成器來製作音樂,將電音舞曲重投原始、簡約的聲音。

1987年8月,由英國獨立廠牌 4AD 旗下兩支樂隊 Colourbox 及 A.R. Kane 所合拼而成(再加上 Chris "C.J." Mackintosh 和 Dave Dorrel l這兩位的DJ)的 M|A|R|R|S 發表唯一單曲〈 Pump Up the Volume 〉,這首 sample-based 的怪咖式 hip house 舞曲在六星期後得以令人嘖嘖稱奇地歷史性登上英國排行榜冠軍,是 British house 運動的第一波,開啓了一度重要的門戶。

踏入1988年, Tim Simenon化身的 Bomb The Bass 的處男單曲〈 Beat Dis 〉在2月間攀上英國排行榜第二位(唱片封面中心正是個被畫花了一隻眼睛的「哈哈笑」),breakbeat 二人組 Coldcut 在同月發表走向 house 路線的〈 Doctorin' the House 〉(featuring Yazz & The Plastic Population)登上英國榜第六位,DJ兼製作人 Mark Moore 領軍組合 S'Express 平地一聲雷而來的首張單曲〈 Theme from S-Express 〉成為英國排行榜冠軍第一首 acid house 冠軍歌(兩週), Yazz & The Plastic Population 把  Otis Clay 的northern soul歌曲〈 The Only Way Is Up 〉( Coldcut 監製)改編成 acid house 流行曲更在當年整個8月至9月初佔據英國榜冠軍達五個星期,蘇格蘭製作人 Brian Dougans (後來組成 The Future Sound of London) 化身 Humanoid 的 acid techno 單曲〈 Stakker Humanoid 〉亦曾上過十七位,還有曼徹斯特製作人 A Guy Called Gerald 被喻為第一首英國製造 acid house 曲目〈 Voodoo Ray 〉也在面世的一年後於1989年終告攀上英國榜第十二位。當年只要有留意英國排行榜,便不難接觸到 acid house 這門千奇百趣的嶄新音樂。

與此同時,Danny Rampling 的 Shoom、 Paul Oakenfold 的Future 、Nicky Holloway 的 Trip 等倫敦的clubnight, Mike Pickering 和 Graeme Park 為曼徹斯特傳奇性場地 The Haçienda 主理的派對,都是英國孕育 acid house 與 Second Summer of Love 文化的溫床。

有趣是當時 acid house 運動也可以跟獨立音樂體系聯繫上。英國其中一個 acid house 先鋒,是 industrial 教祖 Throbbing Gristle 成員 Genesis P-Orridge 的分支樂團 Psychic TV ,當年所帶來的一系列「假合輯」《 Jack the Tab 》、《 Tekno Acid Beat 》都示範出他們的 acid house 取向;曼徹斯特獨立名團 New Order 在1988年11月出版的單曲〈 Fine Time 〉吸納著Ibiza的 Balearic house 影響下同時也是他們對 acid house 運動的回應;曼城 acid house先鋒之一 808 State 也是來自當地的獨立音樂圈子;跟 New Order 同屬 Factory 廠牌旗下的 Happy Mondays ,來自 1988年專輯《 Bummed 》的單曲〈 Wrote for Luck 〉交由電音樂團 Erasure 成員 Vince Clarke 來remake成〈 W.F.L. 〉,也反映來自 acid house 的薰陶。而後三者也曼城跨越獨立搖滾與跳舞音樂的 Madchester scene 之中流砥柱名字。

【八月有乜show】

爆咁多場:Bob Dylan 同米奇老味外, 仲睇咩好?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