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Phum Viphurit 之前,世界都在聽怎樣的泰國音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 Thai Funk 」一詞頻繁出現於各大音樂媒體網站,原因並不關乎大家熟知的 Phum Viphurit 和 Yellow Fang 等洋化的泰國年輕流行音樂單位,而是由於美國德州樂隊 Khruangbin 去年初發表了他們的第二張專輯《 Con Todo El Mundo 》,溫暖又帶點東方美的音樂風格教人聽得身心舒暢,順利入選多家媒體的年度專輯榜,而最教人意外的是他們自稱最大的靈感來源是泰國的「 Thai Funk 」。

不過,「 Thai Funk 」指的其實並不真的是泰國的 funk 音樂,而是一種當地人叫「 Molam 」的音樂類型,源自東北依善( Isan )地區,原居民大都來自邊境相接的鄰國老撾,歷史上一直被視為泰國的貧民窟。據傳若在電影中出現角色說依善話(可以理解為鄉土口音較重的泰文),也會被打上泰文字幕處理 — 可見依善文化時至今日依然並未被廣泛接納。同理,Molam 也從來不是泰國的主流音樂,而是被普遍地定性為一種低下階層人民的廉價娛樂,只有性工作者、勞動人口和計程車司機才喜歡。這種帶有嚴重階級觀念的待遇,其實與早期爵士樂被定義為於妓寨演奏的靡靡之音有點相像。

傳統的 Molam 起源於17世紀,基本上是由歌手和一名 khaen 樂手構成,kahen —— 一種形似中國古代竽和笙的樂器,被設計成發出低頻的音階,作人聲伴唱;後來 phin 這種集合結他和手鼓的彈奏樂器也逐漸被納入 Molam 編制當中,並在曼谷等中央地區變成另稱「 Luk thung 」的分支流派,曾作為當年政府的政治宣傳工具,在60年代達到黃金期。

直至20世紀的70年代,由於美國在二戰後的伊善駐軍以對抗鄰近地區的共產勢力,過程中便把西方迷幻搖滾、騷靈樂、funk等音樂養分透過 Black Sabbath 、 Funkadelic 和 Rolling Stone 這些樂隊的唱片和無線電台傳播給當地人民,甚至讓他們接觸到電結他等現代搖滾樂器,泰國的 Molam 也因此全面革新。類似的情況亦曾發生於柬埔寨,歷史的推進最終催生了像 The Cambodian Space Project 這樣連 Nick Cave 也讚不絕口的樂隊,若說美國當年沒有將自由和民主帶給當地居民的話,那起碼他們留下了音樂。

惟是如此,Molam 因其地理因素而始終帶有貶義。那這種被當地人嫌棄的音樂形式又是如何被遠在美國德州侯斯頓的 Khruangbin 發現並發揚光大呢?靠的自然是美國人發明的互聯網,在一篇 Reddit 的帖文中,曾有 Khruangbin 的樂迷發問收集更多的 Thai Funk 樂隊,沒想到樂隊結他手本尊 Mark 竟然現身回答,除了提到 The Impossibles 、 Dao Bandon 、 Chatri Sichon 和 Man City Lion 等樂隊,也推介了作為他們樂隊起點的網誌 monrakplengthai.blogspot ,然後分享了一個以曼谷為總部的音樂廠牌 Zudrangma Records ,沿此名字追查,我們便可知道「 Thai Funk 」這名字和風潮的源頭人物: DJ Maft Sai 。

+3
+2

原名 Nattapon Siangsukon , Maft Sai 於 2005 年左右在曼谷市開設了 ZudRangMa Reocrds 這家以 Molam 音樂為主菜的獨立唱片行,旁邊又另設以 Molam 樂隊為主打的現場演出重要音樂場所「 Studio Lam 」,兩家小小的店面現在已經成為世界各地樂迷到泰國必去的隱藏旅遊熱點。不過,ZudRangMa Reocrds 其實也曾經歷一整年只能賣出七張唱片的窘境,原因如前所述,因為 Molam 根本是曼谷人看不起的音樂,甚至連漂泊於當地的依善人也引以為恥,Maft Sai 深明長此下去繼續經營 ZudRangMa Reocrds 根本沒有意義,於是想到了一個方法:外銷。

本身就有 DJ 志趣的他在 2007 年發表了《 The Sound of Siam: Leftfield Luk Thung, Jazz and Molam from Thailand 1964-1975 》這張合輯,收錄了該年份期間的另類泰國本地音樂,充滿異國迷幻風情的音樂開始受到其他國家注目,同系列的後續作更獲得 The Quentius 和 The Line of Best Fit 等英國音樂媒體報導及高分評價。

搭好了與世界的橋樑,為方便推廣 Maft Sai 開始把各種發源自泰國東北地區的音樂以一個名詞包裝起來 : Thai Funk 。大概因為現代化的 Molam 和 Luk thung 通常都會配上節奏感極強的 bassline 的關係吧?這份努力和熱心最終在 2009 年取得迴響,當時發行的《Thai Funk ZudRangMa Vol.1 》大獲成功,除了在倫敦的 Rough Trade East 熱賣,也經由一向別具慧眼的北美廠牌 Light In The Attic 作發行

+3
+2

Maft Sai 曾在訪中提到:「在曼谷,Molam 一直不是受歡迎的音樂,從前當我在 Studio Lam 放這種類型歌曲的話,本地人們都會吆喝說這是的士司機才聽的音樂,我們不要這種垃圾!但我們還是堅持在派對中播自己心愛的 Molam ,好些年過去了,現在這些人都成為回頭客,每次來都會跟著 DJ 的歌單一起唱。」

情況就似在 Daft Pink 把八十年代廣東歌以時髦手法重新演繹前,聽徐小鳳和林子祥會被香港年輕人認為老土一樣。

除了唱片發行,Maft Sai 出口的產品還包括泰國本地的 Molam 樂隊,當中在國際知名度最高的相信就是 The Paradise Bangkok Molam International Band。其實香港的樂迷早已有機會觀看他們的演出,曾於 2014 年獲邀參演過香港的 Clockenflap 音樂節,在 YourMum 舞台上演出;同年他們也曾在柏林為 Damon Albarn 擔任暖場嘉賓,又與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同場共演。

Khun Narin Electric Phin Band 也是另一個值得好此道者留意的名字,原本只是鄉間的業餘婚禮伴奏樂隊,由於某次現場即興演出被拍下並上載到 YouTube 而爆紅,底下留言全部都為他們獨特的迷幻音色著迷。目前他們已經是當地的人氣樂隊,除了出現於泰國著名的 Wonderfruit 音樂節,也曾於 2016 年遠赴丹麥,登上全歐洲最大型音樂節 Roskilde Festival 的舞台,去年八月亦受邀到日本的山口縣演出

這些展示出東方迷幻搖滾可能性的唱片和樂隊除了在歐美獨立音樂圈子引起哄動以外,也漸漸引起出國旅遊的泰國富裕人家注意,在外地的唱片行重新發現「 Thai Funk 」的美好,又或者是在國際的大型音樂節看見外國人對著自己家鄉的音樂手舞足蹈。雖然這些案例只佔泰國大眾的小部分,但確是一步一步脫離過往歷史強加於 Molam 的偏見和枷鎖。這不禁讓人感嘆亞洲國家長久積累的一種崇洋心態:為何傳統文化要等到在國外獲得正面評價後,才值得被出產地本身的大眾接納認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