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age Fanclub 專訪:踢你入少年粉絲俱樂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蘇格蘭格拉斯哥獨立搖滾樂團 Teenage Fanclub 來港演出前夕跟他們做了一個專訪,主將 Norman Blake 很用心的給我回答,談過樂隊的 Creation 廠牌年代、格拉斯哥當地音樂圈,但就是避談關於 Gerard Love 的離隊。

身處香港這塊彈丸之地,我們要到近五年間才看到 Slowdive 、 Ride 、 Spiritualized 等在90年代初葉炙手可熱的英倫獨立名團首次登陸香港演出,那只好認命吧。況且「遲來總好過無到」,所以蘇格蘭格拉斯哥獨立搖滾樂團 Teenage Fanclub 要在2019年才來到香港舉行音樂會,也好乎合市情。

當去年8月公佈 Teenage Fanclub 會在2019年2月1日訪港帶來專場演出時,那毋庸置疑是個令人興奮莫名的消息。然而與此同時,又得悉低音結他手兼主唱之一 Gerard Love 在去年11月完成了這輪巡演後,便會退出 Teenage Fanclub 、不會參與2019年的演出,理由是對未來巡演的計劃出現分岐。Norman Blake 、 Raymond McGinley 和 Gerard Love 都是樂隊的三位核心成員,然而我們將會在香港看到的 Teenage Fanclub 卻已沒有了後者,那難免會有若有所失的感覺。

早前主辦單位替我安排了跟 Teenage Fanclub 的電郵訪問,被訪的是 Norman Blake 。基本上他是很用心的給我回答,然而就是跳過了有關創團成員兼作曲人之的一 Gerard Love 離隊的問題。

Teenage Fanclub 的最新五人陣容:Euro Childs 、Norman Blake 、 Raymond McGinley 、 Francis MacDonald 和 Dave McGowan (圖片提供: Your Mum )

就在我這篇訪問動工之前,Teenage Fanclub 也剛發佈了樂隊的最新五人陣容:除了Norman Blake 、 Raymond McGinley 、第三代鼓手 Francis MacDonald 以及由結他兼鍵琴手而轉為彈低音結他的 Dave McGowan 之外,想不到他們還找來前威爾斯迷幻民謠/流行樂隊 Gorky's Zygotic Mynci 的主將 Euro Childs 加入擔任鍵琴手,這又算是一個驚喜吧。( 補充:Norman Blake 與 Euro Childs 曾組成一隊名爲 Jonny 的樂隊,而低音結他手是 Dave McGowan。)

少年粉絲俱樂部的 Creation 時代

Teenage Fanclub 在英國獨立名廠 Creation Records 時期的五張專輯《 Bandwagonesque 》(1991)、《 Thirteen 》(1993)、《Grand Prix 》(1995)、《Songs from Northern Britain 》(1997)、《Howdy! 》(2000)在去年夏天以 remastered 形式再版發行。這些專輯的黑膠唱片不但絕版多時,甚至有些在當年的黑膠發行量也甚罕,如今以黑膠唱片再版(每張另附 bonus 7” 細碟),樂迷也為趨之若鶩。

Teenage Fanclub 的1991年專輯《 Bandwagonesque 》,是當年所不可或缺的重要專輯。

「回想起來,我對這些專輯都感到非常滿意,它們皆各有不同、有著自己的特質——它們的聲音、它們的感覺,甚至其唱片封面。我們總是試圖做我們當時覺得想做的事情,而又不是過於自我意識或關乎甚麼概念。就重要性而言,我們很難去談論關於自己的作品,但《 Bandwagonesque 》可能是得以把我們介紹給許多人認識的一張專輯。」

《 Bandwagonesque 》是1991年度其中一張經典專輯,讓 Teenage Fanclub 樹立出那種既有著美好長青曲子的 classic rock 根源,亦有 noise rock 獨立音樂態度的風格,甚至更被美國音樂月刊《 Spin 》選為年度最佳專輯第一位。1991年就是一個重要的音樂年份,問到 Norman 在91年喜歡甚麼專輯,當然他也不會給我 Nirvana 的《 Nevermind 》、 Primal Scream 的《 Screamadelica 》、 My Bloody Valentine 的《 Loveless 》等「大路」答案。

「我肯定那年我有幾張專輯是我好喜歡的,但此刻我想起是 Bevis Frond 的《 New River Head 》和 Julian Cope 的《 Peggy Suicide 》。」看到他的答覆,也令我隨後翻出後者來重溫,原來我已幾乎遺忘了 Julian Cope 這位利物浦音樂傳奇有此1991年專輯。

Creation Records 標誌著英國獨立音樂的一個黃金年代,那些年 Teenage Fanclub 在 Creation 旗下又有甚麼有趣的故事分享呢?

「Creation廠牌最好的地方,就是他們只讓我們做想我們做的事情,而又會為任何事情埋單,並沒有試圖說服我們去事與願違;當然,這同樣適用於他們如何與其他樂隊合作,例如 My Bloody Valentine 。而 Alan McGee 和 Dick Green 似乎總是樂於打賭樂手的想像力,好讓他們做出想做的東西,並且為他們沉重的錄音室費用找數,這是非常罕見的廠牌。我們現在於自家廠牌 PeMa 也有做同樣的事情,但唯一不同的是我們要自己埋單,而我們對現狀乃感到非常滿意。在 Creation 時代的故事? 我想那有很多呢,但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正確地告訴大家,而且,其中更有些可能羞於啟齒......」

Teenage Fanclub 主音 Norman Blake

去年他們的巡演以《 Songs from Teenage Fanclub: The Creation Years 》為主題,有些 Creation 時代的歌曲相隔了多年後再度重玩,都仍會有興奮雀躍之感。

「我認為令我們玩得最興奮的歌曲,就是我們錄製它們以來那幾乎沒有表演過的作品。就個人而言,我一直很喜歡玩〈 Norman 3 〉、〈 Accidental Life 〉、 〈 I Don’t Care 〉,而〈 Tears are Cool 〉此曲我們以前更從未公演過。當然,我們多年來一直有玩的,大抵是〈 The Concept 〉和〈 Alcoholiday 〉吧。」

格拉斯哥能讓組樂隊的人感到舒服

從樂迷的角度而言,總覺得 Teenage Fanclub 跟 The Pastels 、 BMX Bandits 、The Vaselines 、 Eugenius 、 Superstar 等格拉斯哥獨立流行/獨立搖滾樂隊是來自同一圈子而關係密切,所以也想找 Norman 確實一下。

「我們認識了這班人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而在那群樂隊當中, The Pastels 更在其他人出現之前就已經存在了。我們偶爾會遇到這群樂手,但我們卻很少會一起出來玩呢。」

1991年的長髮 Teenage Fanclub 。(互聯網圖片)

格拉斯哥這座美麗的蘇格蘭城市彷彿是個地靈人傑的地方,從 Teenage Fanclub 到 Belle & Sebastian ,這裡都盛產美妙動聽的 indie-pop / indie rock 音樂。

「身為來自格拉斯哥的人,我想這個城市的確已出產過很多很棒的音樂。我認為格拉斯哥這個城市有一些東西,是能夠讓人們在組樂隊的時候感到舒舒服服,也許至少對我來說是看到是這樣。格拉斯哥已經成為想玩樂隊的人前來的地方。」 Belle and Sebastian 靈魂人物 Stuart Murdoch 自編自導的音樂電影《 God Help The Girl 戀戀小情歌》就正是描寫出這樣的環境吧。

說到當今格拉斯哥的音樂圈,在 Norman 眼中已沒有甚麼獨立音樂的區別。

「這裡現在仍有很多事情正在發生,其中大部分我都並不熟悉,從音樂方面看起來應該是很健康的。但至於『獨立音樂』,我不知道格拉斯哥的人是否真的去思考這個用語。對我們來說,就只是人們在製造音樂而已。」

Big Star (互聯網圖片)

需要一些壓力來完成歌曲創作

回想當年我在90年代初遇上 Teenage Fanclub 的其中一個得著,是他們介紹我認識到70年代美國孟菲斯市搖滾樂隊 Big Star ——當年媒體常提及他們的一大音樂影響。

「 Big Star 是一隊所有唱片都叫我們非常喜愛的樂隊,現在我們仍是,但我不會說他們是或者曾是我們的最大影響。我們一直很喜歡很多不同類型的東西,從 Big Star 到 Sonic Youth到 The Beatles 到 Miles Davis 再到 Scott Walker 以及其他一百萬種其他東西。在樂隊裡,我們每個人都喜歡不同的東西,對音樂有不同的看法,而這些差異正促成我們的樂隊是怎樣。」

Teenage Fanclub 的近作專輯《 Here 》是一張歌曲美不勝收的唱片。

Teenage Fanclub 的近作專輯,是2016年的回歸作《 Here 》,一張美不勝收的專輯,滿是縈繞心頭的幽美歌曲。

「謝謝你這麼說。我們只是坐下來寫出一些歌曲,而試著把注意力集中在我們當時的感受與我們的生活所在。除了努力做到最好、寫出不錯的歌曲,我們沒有任何特殊的過程。除了因為我們想要完成新專輯而設定死線日期之外——我們一直在製造新作的構思,但是我們需要一些壓力才能真正完成歌曲創作過程。」

已開始為 Teenage Fanclub 的下張專輯寫歌嗎?

「是的,我們已經在創作新歌了,我們希望在2019年的演出中嘗試玩一些新作。」但我相信不會那麼快在即將舉行香港場的演出上聽到樂隊的新作吧。

YourMum呈獻: 蘇格蘭獨立搖滾傳奇 Teenage Fanclub

2019 年 2 月 1 日

The Vine (灣仔巴路士街29號)

 

今個一月仲有乜 show ?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