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廢棄電影院改造的錄音室 椅子樂團:可直接去彈 analog 的東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的玉成戲院錄音室是一間由廢棄電影院改造的錄音室,保留了舊戲院獨特的空間與音場特色。【 CINEMA SESSIONS 】企劃以同步錄音的形式,留下來自台灣最真實且美好的原創音樂。台灣樂評人王信權走訪於每個樂團的 live session,為他們作了側記。首先推出的是這隊充滿浪漫復古味又帶點搞怪、迷幻的民謠組合 —— 椅子樂團( The Chairs )。

「100 好?還是 98 好?」

周日午後,玉成錄音室的控制室,椅子樂團( The Chairs )的成員詠靖(主唱兼結他)、仲穎(主唱兼結他)及班森(低音結他),他們跟新生代製作人黃榮毅、錄混音師 Andy Baker 及樂手們,討論著歌曲進行的速度( bpm ),兩個數字乍看差不了多少,卻影響著音樂的表情變化。

Andy Baker 還拿出他收藏的 1970 年代生產的經典合成器 Roland SH-2000 ——可以在 Blondie 、 Human League 及 Fatboy Slim 的歌曲裡面,聽見那迷人的音色——大夥在它前面變身成大男孩,把玩得不亦樂乎,幾乎忘記等下還要錄製現場。

去年,椅子樂團發行第二張專輯《樂芙莉聖代》( Lovely Sunday ),同樣出現許多經典樂團的影子,國、台、英、日語混雜,輕快愉悅的復古潮味,令人想起台灣獨立音樂這波——「新浪漫風潮」,例如像是落日飛車( Sunset Rollercoaster )、 Angel Baby 、 Deca Joins 及 The Fur. ,律動多一些,厭世少一點。雖然,新作聽來讓人有幸福感,但是在錄製之前,椅子樂團曾瀕臨解散危機。

相關文章: 2018 年最值得聽的十張台灣獨立音樂專輯:聽見另一種新鮮的聲音

三人從台中一中的結他社認識,大學參加了一些創作比賽。因此首張專輯《 Cheers!Land 》的木結他味道濃厚,但在 2016 年入圍了金音創作獎的「最佳新人(團)獎」、「最佳民謠專輯獎」及「最佳民謠單曲獎」之後。團員離開大學,詠靖跑去當兵、仲穎開始工作、班森得趕論文,大家對音樂沒有共識,不安氣氛瀰漫在彼此之間。

所幸,製作人黃榮毅適時加入,樂團找到新的分工模式,回到創作音樂的狀態,完成了單曲〈建議是看開點〉。《樂芙莉聖代》是雙方合作成果的發表,一年多的努力,新的想法加入,聲音變精緻豐富,脫離了草根氣息,旋律更好記上口,收錄的〈若今夜我失眠〉再度入圍金音獎「最佳民謠單曲獎」。

「我們放了一些老歌的元素進來,影響這張專輯的藝人蠻多的,主要是 60、70 年代,像我個人很喜歡 The Beatles,那陣子也聽了 Lou Reed ,還有 David Bowie ,以及一些 indie pop 的歌曲,這些元素都有融入在我們的專輯裡面,」剛退伍的詠靖說。「我們在做這張專輯的時候,比之前任何時候都更放鬆,也更加按部就班。」

+6
+5
+4

詠靖與仲穎就像早期的 John Lennon 與 Paul McCartney ,兩人完成了專輯大部分的詞曲並輪流擔綱主唱。班森則喜歡日本動漫文化,〈日常的鏡頭〉的日文歌詞出自他手筆,還會趁錄音空檔拿平板電腦打手遊,他開玩笑說:「其實我手都沒有在低音結他上,都是假的。」

此次 Cinema Sessions ,椅子樂團帶來最滿意的兩首新歌:首先是仲穎的台語創作〈手捧一杯酒〉,那陣子團員都愛上了 city pop ,所以編曲加入了一點日式元素,出現了銷魂的薩克斯風( saxophone ),大概是近期台灣獨立音樂裡最 chill 的台語歌;另一首〈 Rollin’ On 〉是詠靖的傑作,十分具有嬉皮味道,副歌還刻意使用了梵文,風格很像是 John Lennon 在單飛之後,所唱的「勸世歌曲」。

「我覺得錄成現場絕對很有趣,」詠靖說,這次的現場加入了黃榮毅、鼓手潘維及薩克斯風手莊廷。「專輯裡面的鋼琴是用軟體做的聲音,我們在這邊鋼琴會錄真的。然後,合成器的話,現在有辦法完全真的就是 analog 的東西,我們直接去彈它。」

在一桌咖啡前,大家定調了歌曲的速度,在錄音間一同工作到晚上結束這個「 Lovely Sunday 」。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