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Alvvays 出處女專輯時你做緊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4 年 7 月,加拿大樂隊 Alvvays 推出了首張同名專輯,即時在 indie pop 界聲名大噪,期後也總會在各大小音樂節的 lineup 中見到 Alvvays 的名字。5 年過去,樂隊第二張專輯也推出了,他們也繼去年的 Clockenflap 演出後回歸香港作專場和樂迷見面;香港人經歷 5 年後有著不少的改變,那 Alvvays 又有沒有甚麼地方「 進化 」呢?大家除了去看他們香港演出尋找答案外,扭耳仔也和大家重溫下他們《 Alvvays 》這一張專輯。

Clockenflap 2018 時的 Alvvays 演出,大家仍記憶猶新嗎?

Alvvays 由 Molly Rankin(女主音/結他)、Kerri MacLellan(鍵琴)、Alec O'Hanley(結他)、Brian Murphy(低音結他)Phil MacIsaac(鼓)於 2011 年組成。Molly 自少就是音樂世家成長了,她是加拿大著名 Celtic Folk Music 家族 The Rankin Family 成員 John Morris Rankin 的女兒;和 Kerri 小時候就是鄰居了,會一起彈樂器;Molly 後來在音樂會中認識了 Alec,他們幾位成員其實都是居住在相隔不遠的地區,一起玩音樂的機會也不會少。在 2010 年 Alec 為 Molly 製作了 EP《 She 》,之後 Alvvays 就正式成立了。

2014 年的首張同名專輯發布,當時被《 Rolling Stone 》樂評讚為「 indie-pop wonder 」,Alvvays 的歌很活潑很率性,節奏輕快之餘,歌詞也很直率,最令人注目的歌曲當然是〈 Archie Marry Me 〉了,開頭一句「 You've expressed explicitly your contempt for matrimony」說出了男孩謝婚姻的鄙視,接著一句「 You've student loans to pay and will not risk the alimony( 贍養費 )」幽默之餘也透出點點現實的殘酷。但女生的回應卻是我這類 Hopelessly Romantic 毒男最聽得感動的,除了「 Marry Me Archie 」,再安撫了男生「 I won't set my sights on other seas, there is no need to panic」她心裡不會有別人;「So honey take me by the hand and we can sign some papers 」需牽著手去簽一些( 結婚 )文件;「 Forget the invitations, floral arrangements and bread makers 」不用再理會請帖、花、結婚蛋糕等等,老實說,是多麼的理想主義啊!「 They're talking about us living in sin 」也不介意,試問現在有多少女生/家人是不著重儀式的呢?感情/愛情才是兩人之間最重要的事呢?

聽完整張專輯後,會發現 9 首歌訴說了一段感情關係的變化,由開始到結束,開始的兩三首歌〈 Adult Diversion 〉、〈 Archie, Marry Me 〉和〈 Ones Who Love You 〉都是在訴說著由開始去認識對象、為對方做任何事,找真正愛自己的人去愛,表達自己真性情等等,但及後歌詞起了變化,如〈 Next of Kin 〉,「 If I had known you couldn't swim we would never have gone in 」,的能到這是一個比喻,是一段關係雙方開始有不確定性存在了,也開始發現其中一方跟不上另一方的節奏,「 I left my love in the river...I lost his hand in the current… 」最後更任由愛人在河裡死去,「 It was the life I wanted and I hoped for 」這代表了有一方暗地想要脫離這關係;「 And now I'm left sifting through the trees」,是代表了她/他想 move on 去找其他更適合的人?當然每人對詞有不同的解讀,你也可以說成是一段感情走下坡的開始。

專輯後段的〈 The Agency Group 〉、〈 Dives 〉、〈 Atop A Cake 〉都是繼續訴說男女雙方的關係不斷破裂,更多的不理解,「 You know that it won't take much longer now that I'll be gone. It's gone, the sun is gone 」。到最後一首〈 Red Planet 〉可以說是最概念性、有著科幻感的情傷歌,在〈 Ones Who Love You 〉女生就要「 成為太空人 」於〈 Red Planet 〉一開首就是「 It’s been almost twenty years on the Red Planet . A place where there are no tears, it is just water floating. No, they're not quite emoting 」用去了火星有水作比喻,形容自己對這份感情「已哭不出淚水」了,「 I dream of the other days, of the times I held you 」很明顯表達了男女兩人已不再是情侶,但仍在記掛對方...

Alvvays 的歌風有著 80 年代的 jangle pop 之感,節奏輕快心但每每都在歌詞中說著而聽著 Molly Rankin 有一點 detach( 抽離 )的聲線和看著歌詞,會聯想起另一隊樂隊 - 蘇格蘭的 Camera Obscura,而的確 Molly 也曾說過她喜歡 CO 女主音 Tracyanne Campbell 「 悲情的眼界 」( fondness for the pathetic perspective )的感覺。

《 Alvvays 》是樂隊平地一聲雷的作品,而當然,2017 年的第二張專輯《 Antisocialites 》也是一個昇華,也讓大家在更多不同音樂節演出中見到樂隊的身影。雖然 Phil MacIsaac 在 2016 年離隊發展 graphic design 的事業,Alvvays 也有一段時間是四人組,女鼓手 Sheridan Riley 由作為 live 樂手不久後正式加入,5 人樂隊的 lineup 回歸。現在大家除了香港、日本、澳洲等地看到他們,也在一直希望他們「 Alvvays 會有新作品新專輯 」啦!

Clockenflap Presents:  Alvvays

日期:  2019 年 7 月 24 日

場地:  TTN

票價:  港幣 470 元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