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記住十一月五日!在音樂被禁的世界,打開《V煞》的點唱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V煞》描述一個極權、宵禁、文化控制、充滿秘密警察的未來英國。11月5日是自稱音樂人的主角V煞,一個重大的日子,一場城市演奏會開始的日子。

戲中選用了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這首歌演奏時更會動用真實的大炮作為樂器,炮火聲加上古典樂,成就V煞發動大爆炸的最佳配樂。

11月5日,V煞在公眾喇叭播起柴可夫斯基的《1812 Overture》為這場城市的演奏會,拉起了序幕:

由《The Matrix》導演兄弟檔 The Wachowskis (現雙雙變性成為姐妹) 執導的《V for Vendetta》(港譯:V煞),講述一個面具客向極權英國反抗的故事,這個文化及言論自己被禁的世界,音樂愛好者只能在家中的密室收聽及保存唱片,一被發現就會被充公,擁有者亦會被判監。女主角由 Natalie Portman 飾演的 Evey 被面具客,帶入一場革命之中,同時進入「他」珍藏的音樂世界之內,這872首被禁的曲目,存入在面具客的點唱機之中。

點唱機播放的50年代jazz及流行天后 Julie London

Evey 在V面具客的地庫醒來,聽到的第一首歌就是《Cry me a river》。(圖片來源:《V煞》電影截圖)

最近提起50年代美國女伶Julie London 的名字,是來自劇集《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選用了她的名作〈 The End of the World 〉作為結尾曲,扭耳仔亦有為此寫了一個專題介紹。

而在這次電影《V剎》當中,Julie London 的另一首名作《 Cry me a river 》則是在戲中第一首被引用的流行曲。女主角 Evey 醒來,望著一部陌生的點唱機,因為文化被控制及封閉,令她對眼前種種的文化產物及藝術品產生好奇。《  Cry me a river 》在1955年發行,由 Julie London 的中學同學 Arthur Hamilton 作曲,本來作品是給爵士第一夫人「Ella Fitzgerald」演唱,意外地落在 Julie London 手上,亦成為她最知名的歌曲。

此曲亦被英國廣播公司 BBC 用作宣傳2010年冬季奧運的宣傳曲,亦有被 Jude Law 主演的動作電影《 Repo Men 》選用。

《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播到末日的一首歌

Now you say you're lonely You cry the whole night through Well you can cry me a river
JULIE LONDON - CRY ME A RIVER

燒傷的雙手伴隨bossa nova節奏煮早餐

V煞播著 bossa nova 煮法式西多士。(圖片來源:電影《V煞》影片截圖)

V煞 對於 jazz 看來有特別的偏好,在他煮早餐給Evey期間,播放著 Antonio Carlos Jobim 經典bossa nova歌曲《 The Girl From Ipanema 》及《 Quiet Nights of Quiet Stars 》中的段落 ,而Eve到朋友Gordon Deitrich逃難時,他煮早餐給她時,同樣播放了Antonio Carlos Jobim 的作品。

藏著愛的玫瑰回憶 Cat Power 翻唱 The Velvet Underground

《V煞》當中一段最感人的愛情故事,這種愛與玫瑰在這個世界亦被禁。(圖片來源:電影《V煞》截圖)

為免過份的劇透,這段戲中的愛情故事,不作解說。在Evey知道這個故事後,V面具客在他的點唱機前,說這個機藏有872首禁歌,但他從沒有機會播著這些歌曲跳舞,他希望Evey與他共舞。

令V想跳舞的音樂正是由 Cat Power 翻唱樂隊 The Velvet Underground 的《 I Found a Reason 》。The Velvet Underground 最為人熟悉,應該是當時知名藝術家 Andy Warhol 為他們處女大碟《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繪製的黃黑香蕉以及他們主音結他手 Lou Reed。這隊紐約市傳奇性搖滾樂隊,對搖滾美學有著離經叛道的顛覆性意義,作品創作內容更涉及毒品、暴力與易服癖,不難想像在極權世界,他們的歌會被禁。

這個由Cat Power的翻唱版本,收錄於她在2000年的翻唱專輯《The Covers Record》。身為創作歌手的她,同時在每張專輯都有翻唱作品,這張《The Covers Record》專輯首次帶領她走進 Billboard 前列位置,穿透力強而直通心靈的聲線,令人非常觸動。

There is 872 songs in here. I've listen to them all , but I've never danced to any of them.
V

貝多芬及柴可夫斯基的古典音樂應用

在V的復仇行動中,他闖進了為政府做盡壞事的科學家的花園中,V避免秘密警察監聽,播放了貝多芬的《 Symphony No. 5 》,第5號交響曲亦被稱為《命運的交響曲》,V在劇中多次強調沒有東西是巧合的,每人的相遇是因果「everything is connected」,被命運帶動的人民,誰都不可擋。

上文提過,V煞於公眾廣播系統播放了俄國音樂大師 柴科夫斯基 的《1812序曲》,這首歌為了紀念1812年庫圖佐夫帶領俄國人民,擊退拿破崙大軍的入侵,贏得俄法戰爭的勝利。

歌曲更破格加入真實的炮火聲,在一些戶外的演出更會用到大炮,作為其中一種樂器。

戲中V煞在電影開段和結尾,炸掉兩座政府權力像徵的建築物,為這首《1812序曲》添上色彩!

革命沒有跳舞就不值得革命

革命的前夕,V跟Evey終於可以共舞。(圖片來源:電影《V煞》影片截圖)

在革命前夕,Eve重回V的地庫,在點唱機前播著她最初聽見的《Cry Me a River》,V再次請求Evey與他共舞,他們這生最美好的共眾時光,完結於Antony and the Johnsons 的《Bird Gerhl》。

He was Edmond Dantes. And he was my father, and my mother, my brother, my friend. He was you and me. He was all of us.
Evey

在片尾播放工作人員名單時,選用了Rolling Stones的《Street Fighting Man》、 Ethan Stoller《BKAB》以及Spiritualized《Out of Sight》。

當中Ethan Stoller《BKAB》是以黑人民權領袖 Malcolm X 及女權作家 Gloria Steinem 的演說,加上音樂remix而成的作品。當中演說對於種族、性別、階級不平等的抗爭,貫徹了電影《V煞》帶出的革命議題。

由奧斯卡得主 Dario Marianelli 主理的電影配樂

2005年《 V for Vendetta 》並沒有為配樂家 Dario Marianelli 帶來任何提名和獎項,到2007年的《 Atonement 》才令他首次得到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獎的殊榮。《 V煞 》雖然未必是他最好的作品,但一定是被翻看(聽)次數最多的,由交響樂帶動中革命情操,甚至在柴可夫斯基作品中取樣,說明革命從來不是魯莽而低俗行為,從文化的基礎上,我們可以找到憤怒的原因,思想越廣闊,越令權威的統治者生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