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聲橫流: Sonic Boom 超過三十年再以個人名義發表回歸專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傳奇性的 Spacemen 3 尚未拆夥時, Sonic Boom 已率先在1989年站出來出版首張個人專輯《 Spectrum 》。相隔31年後,曾組成過 Spectrum 和 Experimental Audio Research ( E.A.R. )的他才再用 Sonic Boom 之個人名義帶來回歸專輯《 All Things Being Equal 》,祭出全然以 vintage synth 作主導、電聲橫流、重投 song-based 路線的迷幻/夢幻/電幻歌曲。

說到英國傳奇性 neo-psychedelic-garage-space-rock 樂團 Spacemen 3,都知道他們的「一門兩傑」典故—— Jason Pierce (又名 J. Spaceman )領軍的天團 Spiritualized 固然是大家所熟悉不已,而另一主將 Peter Kember 化身的 Sonic Boom ,對比之下他在多年來的個人發展卻是處於較 cult 的位置。

Peter Kember 化身的 Sonic Boom ( Spacemen 3 / Spectrum / Experimental Audio Research ),在今年以個人名義回歸樂壇。 (互聯網圖片)

當 Spacemen 3 尚未解散的時候,Sonic Boom 已在1989年率先出版他的首張個人專輯《 Spectrum 》(跟 Spacemen 3 的經典專輯《 Playing with Fire 》同年面世),唱片裡不但有 Jason Pierce 為他伴奏,陣中低音結他手 Will Carruthers 和結他手 Mark Refoy 後來皆成為了第一代 Spiritualized 成員;此專輯標題 Spectrum ,在日後便成為了 Sonic Boom 的個人樂團名字。

而下次 Peter Kember 再以 Sonic Boom 之個人名義發行專輯,已是足足31年後的事,帶來是他睽違多時的回歸專輯《 All Things Being Equal 》。

走出 Spacemen 3 之後, Sonic Boom 主要有兩個個人音樂project: Spectrum 和Experimental Audio Research ( E.A.R. ) 。前者是他以歌曲主導的 psychedelic rock / space rock / electro 樂團,雖然到後來 Spectrum 已變成了他的一人樂隊:而後者是他大玩 vintage analogue synthesizer 的實驗/即興/ ambient / drone 迷魂電音單位, E.A.R. 本是共同體形式的音樂計劃,但其後也等同於 Sonic Boom 的個人代號。

在上世紀90年代, Spectrum 和 E.A.R. 都是處於甚多產的狀態。然而進入2000年代之後, Sonic Boom 的音樂產量也日漸大減,近十多年間出版過的唱片乃寥寥可數。同時,我們卻又喜見 Sonic Boom 退居幕後擔綱唱片製作人,他操刀製作的專輯如美國紐約市布魯克林二人樂團 MGMT 的《 Congratulations 》(2010年) 、美國馬利蘭州巴爾的摩實驗流行樂隊 Animal Collective 成員 Panda Bear 的《 Panda Bear Meets the Grim Reaper 》(2015年),皆是樂迷所津津樂道之作。

所以,《 All Things Being Equal 》的重點不獨是 Peter Kember 再次以 Sonic Boom 之名義發表,也是現居葡萄牙住宅郊區辛特拉( Sintra )的 Sonic Boom 之久休復出灌錄回歸專輯,畢竟他已有十多年沒有出版過官方專輯。

現在他不是 Spectrum 、也不是 Experimental Audio Research ,因為他已模糊了兩者間的界線,那就是 Sonic Boom 的音樂——在《 All Things Being Equal 》裡,正彰顯出他全然以 vintage synth 作主導、電聲橫流而重投 song-based 路線的電幻歌曲。

Sonic Boom 相隔31年後再次以個人名義發表全新專輯《 All Things Being Equal 》

先行單曲《 Just Imagine 》已是 Sonic Boom 叫人眼前一亮的回歸之作。這首美好的電幻流行曲,是迷幻的 electro-pop ?還以 synth 主導的 dream-pop 呢? Sonic Boom 有份參與製作的mv,在復古的電腦圖像間(令人想起電腦屏幕的 after dark )他又以真人現身,那更有回歸的象徵。

《 The Way That You Live 》有著美好溫暖的迷幻流行曲曲子,配以是 synth-pop 的曲式組態。

而《 Things Like This (A Little Bit Deeper) 》的電風琴伴奏、有如 gospel 般的主唱旋律,那簡直有如回到 Spacemen 3 時代。

《 Tawkin Tekno 》不僅是 Sonic Boom 的迷魂 electro techno 曲目(用上了 vocoder ),也聽得到師承美國紐約市二人樂隊 Suicide 的 electro-garage-punk 曲風。事實上,當年 Sonic Boom 在首張個人專輯《 Spectrum 》裡,也改編過 Suicide 的《 Rock 'N' Roll Is Killing My Life 》。

再要美好的歌曲,《 Just A Little Piece Of Me 》宛如早年 Brian Eno 的 art pop ballad 曲目但來得更「電」,《 On a Summer's Day 》就是有著真摯如民謠調子的 synth-ballad 。另一方面,以獨白演繹出的《 Spinning Coins and Wishing on Clovers 》,帶來闇黑扭曲人聲的《 My Echo, My Shadow and Me 》,都是 Sonic Boom 較 deep 的電幻聲音。八分鐘的完場曲《I Feel a Change Coming On》更是把迷幻/夢幻/電幻集於一身的 epic 之作。

【汽車音樂】The 1975 創造出他們的音樂大熔爐專輯

解構 Florian Schneider 在 Kraftwerk 裡的一代電音宗師神秘角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