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盤問泛民手法今昔不同 蔡耀昌親述廣州經歷:今日更野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眾志昨開記者會指2名組織成員分別於今年3月及8月往內地期間,遭俗稱「國安」的國家安全部人員扣查盤問,引起社會關注。回顧過去,泛民人士回到內地常常成為「強力部門」的監視及問話對象,不同的是,隨着回歸時間愈長,以及政治形勢變幻,盤問的手法與內容亦經歷變化。

曾於1993年陪同八九學運領袖之一韓東方返回內地時,被國安人員拘捕的支聯會幹事蔡耀昌,向《香港01》親述當年被國安扣查經歷。蔡憶述,相對於眾志今次被扣查事件,當年國安的態度「也算客氣」,而扣查期間,國安人員也只問及他與韓東方回國行程,沒有要求他透露支聯會或其他香港民主派活動的資訊,他形容,眾志被扣留事件,顯示國安蒐集情報的手法「更進取,也更野蠻。」

蔡耀昌1993年曾在廣州被國安拘捕。(資料圖片)

蔡耀昌1993年與前工運領袖韓東方打算前往北京,兩人選擇先循水路北上到惠州,再轉車到廣州,並在廣州暫住一晚,惟當時遭國安破門入房拘捕。

蔡耀昌接受《香港01》訪問回憶指,當時抓捕他及韓東方的,有10名國安人員,沒有穿著制服。當時對方向他出示「拘傳證」,聲稱是根據《刑事訴訟法》的其中一種刑事強制措施。

他指,相比於今次眾志成員透露的被扣查事件,眾志成員被帶到派出所及設有「裝有手銬及腳鐐的椅子」等盤問設備的房間,當年國安只是「帶我到該酒店的另一座樓的空房間問話」,「態度也算客氣」。蔡耀昌憶述,當時抓捕他的國安人員,沒有展示例如警棍或手扣等武器和拘留器械。

他又指,國安人員主要查問他陪韓東方回國一事,沒有問太多其他事情,此外,對方也問了一句「你認識侯曉天嗎?」

侯曉天是在89民運中,被判監13年的民運人士王軍濤的妻子,蔡於1991年到北京時見過她,蔡被國安問及此時,直指「認識」,而對方之後就未再追問。蔡耀昌指,國安人員沒有要求他透露香港支聯會和其他民主派活動的情況。

眾志有成員在內地被國安人員扣查,期間對方更採用拷問椅和疑似測謊器等設備,蔡耀昌指當局手法更野蠻。(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2015年林榮基事件及今次眾志事件中,被盤問人士被要求簽下的「悔過書」。相對之下,蔡耀昌受到的「招待」簡單得多:「他們問我回國的過程,然後叫我用紙寫出來,我特別在最後表明我的行為是完全合法的,最後他們要求我簽名。」最終,經過一輪盤問,國安人員押送蔡到直通車站,公安宣讀文件,指他從事反中央活動,沒收回鄉證三年,釋放他回港。

蔡耀昌指,當年國安的行事手法,與現今有許多不同,至少沒有打算透過他,在香港展開長遠的情報蒐集工作。他形容,現今國安蒐集情報的手法更加進取,作風也更野蠻。

黃之鋒女友錢詩文(右)在2015年時到雲南昆明探親,遭邊防武警扣查,最後被拒入境。惟今次國安利誘眾志成員充當線人的手法,還是首次。(資料圖片)

蔡耀昌、張文光等民主派人士前年獲內地重發回鄉證,得以踏足內地,惟近年不少社運人士都在入境內地時遭拒絕入境,甚至扣留。2015年時,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的女友錢詩文隨家人乘坐飛機前往雲南昆明探親,航班抵達昆明機場後,錢詩文在機場遭到武警軟禁扣查,據報道,錢當時被一男一女兩名武警手持警棍監視,即使到廁所也有武警在旁,武警又不允許錢接近賓館窗戶,防止錢從窗戶潛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