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30年】曾鈺成:修法不能避免 倡7草委牽頭、中央推諮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適逢《基本法》頒布30 周年,曾擔任特區籌備委員會成員的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接受《香港01 》訪問時指出,《基本法》實踐過程中矛盾重重,不足以應付近年中國、香港政治局勢變化,斷言一國兩制要行穏致遠,修改《基本法》是不能迴避的事,中央政府不應因為害怕處理爭議而「斬腳趾避沙蟲」。

曾鈺成提出,由基本法起草委員成員組成專家團帶頭,就《基本法》作研究,向中央提出修法建議,再由中央提出修改的初步構想,並在香港展開大咨詢、大辯論。他認為,可以先討論爭議性較細的條文,例如廢除行政會議,以及在基本法中的列明中聯辦的設立及職能,相信民主派議員亦不會反對以上修訂。

曾鈺成指,本來要完善基本法,最合理的做法就是修改,但發展至今日,要為過時條文提出修改,卻會觸發社會巨大爭議。(盧翊銘攝)

基本法實踐中的三大矛盾

曾鈺成解釋,當年中央無法預測香港幾十年後的情況,所以鄧小平指示《基本法》的起草過程採用「宜粗不宜細」的原則,留下迴旋空間,供將來在實踐過程中把條文完善和具體化。「本來,要完善基本法,最合理的做法就是修改。你很難想像90年代頒布的《基本法》可以一成不變應付到當前的問題。」但發展至今日,要為不合時宜的條文提出修改,卻會觸發社會極大爭議,換言之,當年設計基本法時本留下空間給未來修改,但現在卻變成無法修改,此為第一大矛盾。

據曾鈺成理解,中央當年是抱着最大的善意、最好的期望來寫這部《基本法》,亦很着意想爭取港人對回歸祖國的支持,所以寫得很「寛鬆」,例如列明特區應就23條自行立法,但沒有提及如果香港沒有就23條立法又怎辦?例如中央可透過附件三把某全國性法律涵蓋香港實施(現行例子是國歌法),但沒有提及倘無法完成本地立法、無法在港實施有何後果?因為「當時內地有良好意願,覺得既然回歸了,香港怎會不與中央合作。」不過現實是確有《基本法》條文無法落實,卻沒有機制處理,此為第二大矛盾。

而第三大矛盾,就是中央與香港就政改問題的各自理解、各自演繹。曾鈺成憶述,當年撰寫《基本法》時民主思潮正盛,「當年陳方安生講過,相信一國兩制最終會變一國一制,而且是變成香港這一制,當時內地亦不少人是如此想法。」在這種背景下,催生了普選的目標。惟無論中央或香港都無法預計30年後中港關係演變成今日局面,造成政改推進無期,「泛民覺得中國不守信用,提出他們認為的假普選;中國又覺得明明基本法寫明有提名委員會,你為什麼要弄出一個公民提名?」曾認為,香港政局爭鬧不斷,根源就在這裏。

他指出,不計去年發生的反修例風波,香港回歸23年來發生的三次政治危機完全未有解決,人大831事件、23條立法、國民教育被否決,每件事都衝擊特區和中央之間的關係。他斷言修改《基本法》是不能迴避的事,「中央政府不能斬腳趾避沙蟲,覺得不敢踫,不去解決,否則矛盾只會愈來愈大」。

曾鈺成提出,由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中仍然健在者7名委員組成專家團帶頭,就基本法的實踐作研究。(盧翊銘攝)

專家團研究後作建議  中央提初步構思諮詢香港公眾

那麼,要解決這「三大矛盾」,應如何着手?雖然香港特別行政區有權提案修改基本法,但門檻極高,因要滿足「香港全國人大代表三分之二成員同意」、「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同意」及「行政長官同意」三大條件,其後再交予香港全國人大代表團,在全國人大的會議上提出。曾鈺成笑言,這個方案「基本上是不用想了。」

他續指,除了香港,國務院和人大常委會都有權提出修改基本法,「國務院隨時可以提,沒有人可以阻止,所以中央如果有決心修改,沒有人能阻止。」換言之,中央必須做推手。曾又補充,雖然中央有權做,但必須做足功夫,充份諮詢,充份評估在香港社會造成的反響,充份準備拆彈,「不要像特區政府推(修訂)逃犯條例般」。

曾鈺成倡議,應該乘着《基本法》頒布30周年之勢,由當年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中至今仍健在的7名委員組成專家團帶頭,就基本法的實踐作研究,然後向中央建議,再由中央提出修改基本法的初步構想點,並在香港展開全民大諮詢、大辯論。「這裏一定會很多爭議,但沒有問題,大家做好準備面對爭議,問題不等於你不拿出來就沒有。」

曾鈺成指,修改基本法時可先討論爭議性較細的條文,例如廢除行政會議。(盧翊銘攝)

爭議性少修改可優先討論 包括廢除行會制度 

曾鈺成建議,可以先討論爭議性較細的條文,例如廢除行政會議,「好不合理,完全與時代脫節,又可以黑箱作業,行政長官話事誰可以入行會。」他指其他英國殖民地獨立後若干年即廢除相類似制度,惟香港仍然保留。

他又提出,在基本法中的列明中聯辦的設立及職能,指中央三大駐港機構,即中聯辦、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和解放軍駐港部隊,後兩者的職能都由《基本法》第13條和第14條作出規定;唯獨排在最前面的中聯辦,卻找不到任何《基本法》條文提及它的設立和職能。

「中國欲贏回台灣 須先贏回港人信心」

曾鈺成認為,中國政府依然希望朝一日和平統一台灣,而和平統一的基礎就是一國兩制,因此他預料中央在未來必會繼續堅持一國兩制,「現在台灣人看不起一國兩制,被蔡英文拿來造文章,他們不相信一國兩制,因為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給不了他們信心。」故此中國為贏回台灣的信心,定要先贏回港人對一國兩制以及對《基本法》的信心,「唔做呢場大騷點得呢?」

社會氣氛劍拔弩張,如此環境下主動提出修改基本法,無疑於投下另一枚政治炸彈,為何認為民主派願意奉陪「做場大騷」?曾鈺成認為結果視乎如何修改,「如果是按他們的意願來改,為什麼不參加?他們不參與是放棄自己發言權。」

冀北京和泛民先重建溝通渠道

談至最後,曾鈺成自嘲,預計自己的提議即使在建制派圈子中亦不受待見,「對我比較好的,就說我是一廂情願,書生論政。」他嘆氣反問,「但不這樣做,又可如何?我看不到有第二條路。」

2015年「8.31」政改方案方案被否決,佔中事件爆發,中港關係跌至冰點。曾鈺成指,當時起北京和香港泛民主派的溝通路途徑自此堵塞,如果中央要啟動修改基本法的大討論,便須先與民主派建立正常溝通渠道,重點是中央最以最大誠意與民主派溝通,「無論你如何看待泛民這些人,他們的確有得到香港相當一部份市民的支持,不跟他們溝通,一國兩制又如何走得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