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局勢.博評】朝勿挑釁 美增耐心 半島核戰應可避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朝鮮半島的形勢,可以形容為「瞬息萬變」,「今天不知明天事」,因為無人可以正確預測哪一天再爆發戰爭,而且是核戰。朝鮮常駐聯合國副代表金仁龍10月17日在聯合國大會裁軍和國際安全委員會會議上表示:「隨時有可能爆發核戰爭。」他還表明,朝鮮「絕不會談判拆除核武」,除非美國「徹底改變敵對政策」。金仁龍在講稿中又說,朝鮮已成為「十足的核武強國」,有能力發動核武攻擊。他還說,「只要不參與美國打擊朝鮮的軍事行動,我們不會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來打擊任何其他國家」。

如何解讀金仁龍的高調講話?有幾個方面可供考量:

第一,儘管「核俱樂部」的成員國(包括美、俄、中、英、法、印、巴)都不予承認,但朝鮮已經自以為是「十足的核強國」;

第二,朝鮮不承諾「不率先使用核武器」,這一點與美、俄、中等核大國的態度大相逕庭,顯然極具危險性;

第三,朝鮮有可能發動核戰,其中可能之一是受到美國及其盟友的軍事打擊,另一可能是朝鮮在發動常規攻擊後,因求勝心切而跟着就使用核武器;

第四,朝鮮在受到首輪炸彈攻擊後,只要核武未被美方完全摧毀,就立即以核武攻擊首爾、東京、關島、以至美國本土。毫無疑問,美國必然很快甚至立即進行「核報復」。這樣,核大戰就真正爆發了。

其結果不論美國及其盟友遭到何種重大的破壞和損失,朝鮮本身很可能從此在世界地圖上被抹去了。所謂「滅朝」,大概如此。

朝鮮常駐聯合國副代表金仁龍。(視覺中國)

當然世人都不希望見到上述種種情形。前不久,筆者和大慈善家、現年93歲的方潤華博士會面,深談朝鮮問題,獲益良多。方老先生就主張和平解決朝鮮問題,他出示一篇刊於他報的大作《全球均應反戰禁核》,相信該文的主旨可以代表港人以至世人的觀點,那就是:要和平!不要戰爭!更不要核戰!

這個立場和訴求,其實具有普世價值,例如,18日在首爾召開的美日韓副外長會議,議題可想而知是商討解決朝鮮核導問題的對策。三位副外長得到的共識是:繼續堅持以外交手段和制裁方式迫使朝鮮同意談判解決問題。這一共識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多次公開表明的立場和策略也相符合。不過,蒂勒森10月16日說:「美國不會放棄外交努力,直至投下第一顆炸彈。」此說引起注意的是後半句,他為什麼提起「炸彈」?「是威嚇?還是真的準備動武?」是否預示剩下的(外交努力)時間不多了?韓國總統文在寅和外交部長康京和分別多次表示,絕對不能允許朝鮮半島再爆發戰爭。這與中國宣示的立場「絕不允許半島生戰生亂」倒是不約而同的。其實,文在寅及康京和的立場不難理解,因為一旦半島「生戰」,即使終極結果如特朗普所說的「滅朝」,戰爭期間韓國必然遭受重大創傷和損失,如其是核戰,死傷人數肯定以10萬計。所以,文、康二人的「反戰」及「主和」是愛國愛人民的表現也。

與「反戰」、「主和」截然相反的,當然是「主戰」以至「求戰」、「生戰」了。以前述金仁龍的高調而論,朝鮮的傾向「主戰」相當明顯,而是揚言核戰「一觸即發」。據包括韓國情報院一項報告在內的數字估計,朝鮮現時大約擁有25至30枚小型核彈,此數與美國的超過5000枚核彈根本無可比較。但仍應該指出,即使朝鮮僅有1或2枚核彈,其破壞性也不容小覷。想當年(1945年),美國在日本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日本無條件投降,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實際上,當時美國也只有這兩顆原子彈。如今是大不同了,以核彈「滅朝」100次都不成問題,關鍵是不可為和不能為。

美國特朗普政府看來也逐漸傾向「主戰」。在蒂勒森的「炸彈」說之後,美軍太平洋司令部(負責包括朝鮮半島防務)司令哈里斯10月17日稱,「外交努力應在軍事力量的支持下,才可解決朝核危機。」至於總統特朗普則早就表示,「只有一種辦法(軍事行動)方可解決朝鮮問題。」看來,美國「鷹派」的氣勢,漸漸壓倒「鴿派」佔了上風。其結果有可能是半島離戰爭爆發的臨界點更近了。

世界至少是朝鮮半島要避免戰爭,有兩方面的要求:一方面,朝鮮不能再依仗核武再進行挑釁了,「人貴有自知之明」,切勿狂妄,知所進退,方為上策;另一方面,美國尤其是特朗普,要有更大的耐心,多想和平,少想戰爭,外交努力可以是施加壓力迫使朝鮮談判。總之,朝鮮少點挑釁,美國多點耐心,世界太平,皆大歡喜。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