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下次反過23條也可能DQ?劉兆佳言論令人不寒而慄

撰文:投稿
出版:更新:

文:丁磊

誠然,作為一個年輕民主派的支持者。近這數年才對香港的時事有一知半解。但也體會到,除了那一句老掉牙的「捍衛香港民主」之外,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理據去支持民主派。在地區工作方面,民主派議員在嘲笑建制派議員「成功爭取」的同時,又好像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地區工作。在選舉論壇上亦不見得是雄辯滔滔,某些候選人頗有一副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的感覺。縱使偶有亮點,隨即便陷入與建制派候選人的泥漿摔跤當中。在民生議題上缺乏立論,表演可謂是乏善可陳。從是次的補選可以看出,民主派基本上已經放棄將自己的候選人包裝成一個有能力的議事者。是以一個反抗維權統治的姿態來參與選舉。有些評論人士甚至笑稱,即使是一隻狗掛上民主派的旗號也能獲勝。儘管我對這種選舉工程頗為反感,但我還是會鼓勵我身邊的朋友,有空的話就去投票。因為香港總有一班人將我們這種希望安於現狀,俗稱「港豬」的年青人,推向另外一邊。而當我們也走到極端之時,他們便能夠從中獲利。

我在之前的文章有提及到,現今的香港社會就如同《動物農莊》內的世界一般,昨天的底線是「港獨」,今天已經是「自決」。而今天,我們真的可以清晰地看見明天「反對廿三條」將會是「中央」不可觸碰的底線。這處的「中央」指的是以「中央」之名在香港頤指氣使的香港人。誠然,我們並不知道中央的旨意是什麼。中間總有一些被視之為中央代言人的人在香港法號司令,指點江山。這背後到底是中央的指示還是他個人的發揮,是處不作討論。

正所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為了冷卻「DQ事件」,劉兆佳先生又急不及待地將另一個火頭點燃。他在電台中宣稱,「不敢肯定將來反對23條人士會否被取消參選資格」。仔細想一想,他還是有道理的。以他尊貴的身份,斷然不會紓尊降貴去當一名小小的選舉主任。他當然不能肯定上述人士不符合參選資格,否側他已經可以大筆一揮「DQ」二字在所有民主派參選人的表格上。這當然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並不排除這個可能性。

香港人都知道,「廿三條立法」這一句說話是十分能夠觸動到香港人的神經。香港人童言無忌,稍不留神容易說過了火。說穿了對廿三條的反對都是源自害怕的心理。而劉兆佳先生卻在這風頭火勢,發表此般言論,他將香港的民情推向政府的另外一邊,是助長民主派的選情,陷建制派於險境。代政府發言是削弱政府的管治威信。不恰當的時候重提廿三條是,是揭開中央與港人的傷疤。以劉兆佳先生此等聰明才智,不可能沒有考慮到以上的客觀效果。他的言論實在不禁令人懷疑其動機。要知道政治是一場博弈。選戰將至,各方必然是在發表對己方有利的言論。顯然,他不是代表民主派。但是他的言論亦沒有為建制派,政府甚至中央帶來任何一絲政治利益。他的言論背後帶給香港人是什麼信息?他又是在代表誰呢?香港到底是誰的香港?想一想也是不寒而慄。

劉兆佳先生是一個上流人士,說話大方得體。不像那些末流的人開口便是「殺」,但卻又能帶出同樣的信息。但是,這些言論又是否對香港有利?進一步說,又是能夠幫助到中央有效管理香港?答案只能是否定的。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前國家副主席鄧小平,有言:「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沒錯,香港的治權對中央而言是十分重要。事實是中央已經牢牢掌握了香港的治權。但為什麼還是有一些極左的言論在挑撥香港人之間的矛盾,挑撥香港人與政府之間的矛盾,挑撥香港人與中央之間的矛盾。廿三條只是一個幌子,因為它是最能夠激起香港人的情緒。香港人對與廿三條,只有反對和贊成,不沒有中間路線。更可怕的是,即使是最沒有政治立場「港豬」,也會被牽扯緊這場政治紛爭當中。而有些人卻會在這場政治紛爭中獲利。他們的當中有些游離在體制之外,有些已經進入體制之內,有些原本是體制之內,被踢出體制後卻死而不僵,想在這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風波當中分一杯羹,從中獲利。而這些人被我們稱之為「極左」。

在「DQ事件」中,遊行人數對民主派而言十分不理想。政府和建制派都希望能夠淡化整個事件,因為人數多對他們不利。任民主派費盡唇舌也不能將市民動員起來之時,似乎一直有一股外力看似在支持他們,但實質是希望自己從中獲利。是時候有必要看清楚他們的真面貌了。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