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環要欽點不容公開競爭 立會主席重忠誠多於認受性

撰文:張景宜
出版:更新:
筆者無意猜測梁君彥未來主持會議的風格、公正性和與反對派溝通的誠意有多大,只是認為既然建制中人不乏人才,為什麼不能好好的較量,既然《議事規則》都訂明主席一職是互選產生,卻又硬是要有意參選者退出競逐,實是對制度和民意的一種侮辱。
張景宜
相信未來四年,政府官員、建制、泛民和本土派的議員,都會特別懷念曾鈺成這位前主席。(資料圖片)

一些人,一些東西,往往失去了,人們才懂得珍惜。相信未來四年,政府官員、建制、泛民和本土派的議員,都會特別懷念曾鈺成這位前主席。

西環擺平爭拗 參選主席機會也剝奪

隨着新一屆立法會任期即將開始,議會大小主席寶座重新洗牌。建制派經過協商,再度施展渾身解數把反對派摒出門外,只剩下少部分無關痛癢的事務委員會。本來新民黨田北辰想參選主席,可望在維穩的大環境中帶來一點新氣象,但是在西環擺平各方勢力和爭拗後,二少只能忍讓不參與競爭。

穩定大於一切,連讓建制派有志之士公平競爭的參選機會也剝奪,留下的只是一句未來可以考慮引入初選機制,想不到建制派地區票王也要「袋住先」。

本來新民黨田北辰想參選主席,可望在維穩的大環境中帶來一點新氣象,但是在西環擺平各方勢力和爭拗後,二少只能忍讓不參與競爭。(余俊亮攝)

本來立法會主席一職異常沉悶,特別是近年拉布頻繁,官員議員論政質素下滑,但這個位置卻有着主宰議會運作和公正性的職責。綜合各方近日的論點,爭議在於功能組別議員是否合適出任,內會主席以至其他委員會主席的經驗,對爭奪立法會主席一職是否有關鍵影響,以及西環「無形之手」還可以伸多遠。

屈服於西環「無形之手」 忠誠度比認受性更重要

立法會首屆主席范徐麗泰正好說明大會主席不一定由直選議員出任。倒是之後范太在第二屆立法會選舉循直選成功連任,往後高票當選的曾鈺成也從直選產生,自此彷彿就建立了由地區直選議員擔任主席,感覺更有代表性的印象。

來到今屆立法會,雖說建制派比上屆輸了幾席,但整個形勢還是掌握在手中。來到今天,西環這個第二管治團隊,竟然認為人選的誠信和忠誠,比能力和市民認受性重要。不論是想推動暗票初選,還是公開競技,今時今日都要屈服在內定的欽點結果。

無疑不少評論認為,梁君彥在上屆擔任內務委員會主席,曾經代理大會主席一職,具有「坐正」優勢。內務委員會又稱「內會」,內會主席對法案進度有重大影響力。而香港的法律體系,多半是由附屬法例組成,形成法例的技術細節和時限性,最終決定法例的成效和利益分配。限奶令、辣招印花稅就是經典例子。

來到今天,西環這個第二管治團隊,竟然認為人選的誠信和忠誠,比能力和市民認受性重要。(資料圖片)

主席競爭落幕 政黨應重溝通非爭位

立會主席作為在特區排名第七的主要人物,他代表整個立法機關,並不單純是一個「剪布員」。西環決策者假如幻想可以把立法會變成國內的橡皮圖章、行政當局的附屬機構和提款機,簡直是無視當前四分五裂的政治格局和殘酷的政治現實,日後遇到的反彈必然更盛。

筆者無意猜測梁君彥未來主持會議的風格、公正性和與反對派溝通的誠意有多大,只是認為既然建制中人不乏人才,為什麼不能好好的較量,既然《議事規則》都訂明主席一職是互選產生,卻又硬是要有意參選者退出競逐,實是對制度和民意的一種侮辱。

主席一職雖然大局已定,但各黨派的議員應慎重思考,未來怎樣做好廣大市民的代議士。在新政治生態下,各個政黨之間的溝通和議員的視野,絕對比政黨各自在不同戰役打敗對方來得重要。有些人靠搶、喊、打去「爭位」,打破議會平衡和常規,令議事質素直線下降,假如繼續抱着把對方吃掉的心態,把自己的神殿柱樑逐點侵蝕,導致人民和支持者懷疑議會,只會步入美國的後塵。

千禧世代不再相信議會,只會加劇社會分裂,議會也失去功能,受苦的還是人民。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