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開鑼.博評】陳沛然:不用為我填色 中間其實也正常

撰文:陳沛然
出版:更新:

立法會選舉結束後,感謝各大傳媒如此看得起我,圍繞着我展開了一場填色比賽,爭相為我填上黃色藍色,非要將我定調做某派別的一員不可。
其實我只是議會內的七十分之一,不過恰巧是這個議會內的中間派的唯一,所以得到較多關注。

人愈大便愈發覺,事情不是非黑即白,非黃即藍。(資料圖片)

不上色 急市民所急

記得小時候的美術課,初初接觸填色畫畫,總愛將整將畫紙畫得滿滿,塗滿顏色,但隨着慢慢長大,對藝術了解多了,就會明白到原來有一種,手法,叫,留白。我相信政治都是同樣道理,不會非黑即白,非黃即藍。在有七十個議席,代表全港七百萬人的議會裏面,總會有中間派的生存空間,哪怕目前中間派只有我一個。議會並非全然社會政治氣氛的縮影,兩者其實互為因果,我的競選口號是「撐醫生,護病人,香港要健康」,想香港健康,立法會當然也要健康。

立法會怎樣才算健康呢?還是那句老套的「是其是,非其非」,「急巿民所急」。通過惠及民生的法例和撥款,例如推動真正的醫委會改革,改善醫管局人手編制的問題,還有重新通過上屆的《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引入消防工程師註冊制度的《消防條例修訂草案》。遇上有問題、有爭議的議案就在審議過程中修訂完善,倘若政府一意孤行,就要捍衛立法機關的尊嚴,採取相應的手段阻止硬闖。議員單純因為政治立場就盲撐或者盲反政府,另一邊廂政府數夠票就漠視反對聲音,這些全部都不是健康的政治生態。

不埋堆 以公眾利益為先

我沒有「建制」、「泛民」、「本土」的標籤,更加沒有隨標籤附送的包袱,不用聽到吹雞就乖乖跪低,也不用為反對而反對,可以每個議題經過探討,了解業界和巿民大眾的意見,做出最符合公眾利益的判斷,每個議題和不同派別的議員探討合作可能,你有道理我就幫助你,下次我有道理,亦都希望你幫助我。

摩連奴首次入主車路士,自稱The Special One,高普離開多蒙特接掌紅軍時則說自己是The Normal One,相映成趣。目前我被傳媒形容為無法歸類的The Speical One,我希望透過我的實踐,四年之後巿民不會再覺得居中調和的政治人物是奇珍異獸,我只是會這樣做的其中一個,沒有什麼大不了, I am just a normal one。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