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熱升溫,禍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毛澤東去世40年,這40年中中共換了四代領導人,毛澤東熱卻不斷升溫?…統治者愈強硬、統治手段愈凌厲,百姓愈敬仰皇帝的民族文化基因猶在,毛澤東的統治風格正好滿足這種心理需要。
何亦文

12月25日晚,眾多民眾冒雨來到湖南韶山毛澤東廣場,紀念毛澤東誕辰123周年。(中新社)

「到韶山要一看、二拜、三請」。昨天(12月26日)由韶山火車站開往毛澤東廣場的大巴上,女售票員向為毛澤東誕辰123周年的祭拜者們講述到韶山要做的三件事。「毛主席身經百戰、出生入死,但身上沒有一處傷疤,所以他是保佑我們平安的神」。隨後,她便推銷毛澤東的像章,說過去一枚18元,今天特價5元。信眾們紛紛解囊「請神」。

對毛澤東的「英雄崇拜」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起,從湖南開始出現毛澤東熱,最常見的是汽車司機將毛澤東像章掛在車內祈求「毛嗲嗲」(嗲是湖南方言對爺爺的尊稱)保平安。若干年後的國企下崗潮的出現,更增加了一部分人對毛時代的懷念。

毛澤東真是保佑平安的神嗎?試想他去世後,夫人江青被判死刑(緩期2年執行)、侄子毛遠新被囚17年,怎麼能夠視毛為天下無敵、還能保佑眾人的神靈呢?

轉眼間中國政治強人鄧小平過世近20年,為什麼有「毛熱」沒有「鄧熱」?道理很簡單,數千年的專制統治下,國人對權力頂禮膜拜,崇拜勝者、強者、王者,形成「華夏中心」背景下的「英雄崇拜」,鄧小平只是與毛澤東權力鬥爭中的手下敗將。有一個現象耐人尋味——中國的偉人塑像不是站在高處揮手向民眾指明方向;就是坐在那裏,呈氣定神閒、虛懷若谷狀,西方領袖塑像則是披盔戴甲騎在戰馬上。

12月26日,各地民眾來到湖南韶山毛澤東廣場,向毛澤東銅像行鞠躬禮、敬獻花籃,紀念毛澤東誕辰123周年。(中新社)

福山在《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個人》中問:

「為什麼為追求象徵價值、聲名或認知而樂於殺人或被人殺的人,比那些接受挑戰也願意讓步,並將自己的要求提請和平仲裁或審判的人,更有人情味呢?」

有一種解釋是:

「可以因為前者追求的事稱王稱霸,最能使自我意志得到淋漓盡致的充分體現。個人追求聲名或權力無需再冒生命危險,但因此也就使爭鬥少了你死我活的驚心動魄,不復有贏家通吃的血色輝煌。」

民眾紀念毛澤東誕辰123周年,身穿文革時期綠軍裝。(相片由作者提供)

民眾手持毛澤東畫像合影。(相片由作者提供)

毛澤東去世40年,這40年中中共換了四代領導人,毛澤東熱卻不斷升溫?九十年代至今,引發「毛熱」的幾個原因始終沒有改變:社會共識不是縮窄,而是擴大;人們的安全感不是增加,而是減弱;貧富懸殊不是縮小,而是固化……反之,統治者愈強硬、統治手段愈凌厲,百姓愈敬仰皇帝的民族文化基因猶在,毛澤東的統治風格正好滿足這種心理需要。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