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一次:逃跑並不可恥,而且有用

撰文:公相君
出版:更新:
(圖片攝取自Twitter)

不時有公眾關注人士去學武,這當然是件好事:武術是有益身心的活動,不同的人也能從中獲益。

有一些人學習武術,是希望能學到自保的方法,因武術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部份,就是自衛的技術。但我們由心希望你永遠不需要用到這些技術。

學習這些技術和知識是好事,但如果在街上遇到衝突,首先應該考慮的是如何能安全的離開那個地方,再報警求助。而不是在有「安全離開」的選項之下,選擇去奪回你的財物、或者狠狠打倒那些想做壞事的人。

再說一次:逃跑並不可恥,而且有用。

那些令人擔憂的「教學」

其實在不同的文章中,我們都表達過對於自衛術(尤其是自衛術教學影片)的憂慮與立場。尤其最近發生不同事件,而網上亦在流傳某些自衛術影片,但這些影片內容令人擔憂,所以想再次在此重申闡述我們的立場。

例如這個片段:

單以技術,不計場景的去說,不要只集中去處理纏在頸的手是對的,但明顯不是要忽視那一隻手。就像在不同可以使用降服技的比賽中一樣,要防止的其實是雙手的連結(雖然單手也有可能完成RNC但機率太低)。

(圖片攝取自Twitter)

但是,先不評論那些攻擊有沒有用,或有多少作用,單單那一句「其實不用跑走」,已經是大錯特錯。在街頭遇到衝突,如果跑走是一個當時合理的選項,就應該跑。如果穿高跟鞋不方便跑,就脫鞋跑,到人多的地方然後報警求助。

這不是個別例子。很多教學片會叫你去奪刀、追擊,而不是第一時間找機會離開現場,這些都是極為危險的行動。

 

為什麼我們對自衛術抱有如此謹慎的態度?

無可置疑,這世上有一些技術,能在危急關頭救你一命。但就像在《為什麼我們沒有提及「聯合防身術」?》一文所指出,對於防身術,我們有兩個原則:

我們不想讀者放棄或錯過任何逃跑的機會。在現代社會,要動手的機率是很低的,有什麼事,首先要考慮的都應該是逃離現場,而不是直面危險。這不是懦夫行為,這才是對家人、朋友、伴侶最負責任的做法,因為你的安全是他們最重視的事。但總有一些情況,是不能逃跑、也不能用「給錢」這些方式解決,例如當對方決意要傷害你的身體,那怎麼辦?我們明白這種情況有可能發生,但這些情況並不是看看影片就能解決的。

任何這些防身技術,都要十分熟練才能使用出來,而就算是專業的人,在不同環境、心理狀態、面對人數多少等因素影響下,都會有不同的技術去應付,而技術的成功機率也會改變。在沒有教練的指導、亦沒有專業訓練之下,看了這些影片後認為自己就「學懂了」這些技術,然後在街上運用,而錯過了逃跑的機會,並不是我們想看到的情況。

 

一些更好的教學是否就可以了?

在武術界中,有一些技術更被認可去解決某一些情況。例如,就反擊站立式RNC,很多研習者都會認為以下方法較合理:

可是,如果對方亦懂得這些技巧,自然就有破解方式,或者直接用更有效的方式是襲擊你;同時,沒有片段能準確的告訴你該如何做,如果那個人拿出武器呢?

我們並不能告訴你這情況該如何去做,這超出了我們的知識範圍,同時我們亦懷疑這問題是否有完美的解答。只是,可以肯定,如果想應付這情況,這種自衛術教學片就不能充當這個責任。因此,就算是一些公認有效的技術,都應該好好去學習,而不是看了影片就算。

世上總有一些能教導學生自衛術的武術學校、拳館、教練,但相信那這些教練也不會說自己能100%解決所有問題和情境。假如,你遇到一位教練,說在街上遇到衝突不用嘗試以言語解決問題,也不用逃跑,只要XX,或者YY,就可以打倒對方,或者以一敵十,可以肯定他不知道街上衝突有多危險,你也可以轉身離開那個學校。

 

最好的防身術

出手永遠是最後一步。如能用言語解決的,就用言語解決;如果給錢能解決的,就給錢解決;任何時間可以逃跑,就應該逃跑——除非對方想傷害或侵犯你的身體,否則,在街上避免發生衝突是首要事項,這也是最好的防身術。

而防身術的技巧,也要找合適的教練教導,然後反覆練習,並非看一看片段就認為「學懂」並足以保護自己。

雖然煩厭,但也要用說一次:「錢財是身外物」是真的,你的人生安全是你家人、伴侶、朋友最重視的事。逃跑並不可恥,而且有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