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OOH士道】探討幕末時代日本武士道的漫畫

(圖片來自:Sidooh 士道 Facebook)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武士道是古代日本獨有的傳統精神,跟西方的騎士精神有點相似,卻又多出一分「執拗」的感覺。在德川幕府末期,傳統封建社會制度走至盡頭,日本重新進入亂世,武士道該如何自處?

熟悉日本歷史的讀者都會知道,幕末對日本史而言有著舉足輕重的重要地位,它促使日本從古代封建社會轉變成現代化國家。早前武備志介紹過的電子遊戲《待道4》,或是著名經典漫畫《浪客劍心》(神劍闖江湖)、《仁醫》,便都是以幕末維新時代為背景。

不過,今次要為大家介紹的卻是較鮮為人知的幕末武士漫畫——高橋努的《SIDOOH士道》。

 

故事內容:

1853年,日本因「黑船」到來而被迫開港,自始西洋思想、資本、貨物捲蓆全國。外國勢力紛紛跟簽訂各種條約,意圖從落後的日本身上謀取利益。這促使日本國內經濟政治受到嚴重衝擊,國內出現各種的「攘夷」主張勢力,幕府地位一落千丈。

《SIDOOH士道》故事開展在「黑船來航」的5年後,主角兄弟雪村翔太郎(14歲)、雪村源太郎(10歲)的母親被外國人傳染患上霍亂病危,兩兄弟因而前往寺院求救。母親臨終時留下遺言:「你們出生前,父親是個偉大的武士,那個是你們父親的遺刀。過去無論多艱苦也沒有把它賣掉的武士之魂。從此以後把它帶在身上磨練技藝。這個世界沒有道理可言,弱者只有死!」不久後,連照顧他們的和尚也相繼因病過世。無依無靠的兩兄弟再次失去依靠,小小的心靈當中,只緊記著母親的說話,只知道必須要變強。於是帶著父親的劍,為了變強與弟弟一起向江戶出發。
 

初代白蓮隊成員。(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wTfkFV)

偶然之下,他們遇上「白心鄉」武士朝倉清藏,翔太郎見清藏本領高強,便欲拜他為師。兩年後,雪村兄弟經已成為技藝高強的白心志士,更成為白心鄉劍客組織「白蓮隊」的一員,在清藏的領導下跟百舌、鮫島太助、伊能謙之助一同奉瑠儀之命,前往橫濱跟攘夷志士一同襲擊黑船。
 

多位幕末人物出現在漫畫中。(圖片來自:http://bit.ly/2M7gGBN)

自此,雪村兄弟的一生便跟幕末的時局產生不可分割、密不可分的關係。在往後的日子,他們將跟多位幕末的重要人物相遇,如幕府方的勝海舟、德川家茂,長州攘夷派的高杉晉作、桂小五郎,新選組的近藤勇、土方歲三、沖田總司,土佐藩的板本龍馬、中岡慎太郎等。透過一次次親身投入到歷史事件當中,從中摸索屬於他們的武士道。

 

《SIDOOH士道》畫風獨特,現實系武士漫畫經典

提起寫實武士漫畫的話,大家一定會一致推祟井上雄彥的《浪客行》。而《SIDOOH士道》的畫風隱隱令人覺得有點《浪客行》的影子,卻又有點不同。

漫畫家高橋努本身喜歡探討一些沉重的哲學或社會問題,漫畫風格以陰沉、殘酷、尖銳見稱,是日本漫畫界的宗師級人物,卻又因作品內容因素而未有一部被動畫化,令他在知名度不及其他漫畫家。但從他的漫畫中,我們絕對可以感受到宗師級的威力。
 

對決場面相當清脆。(圖片來自:http://bit.ly/2wOpOq4)

《SIDOOH士道》採用了大量水墨線條入畫,經常採用大片的黑、灰色系與白色作比,令漫畫場面極富感染力。人物線條隨意粗獷而渾然天成,跟一般漫畫那種精雕細琢、刻意舖排的感覺完全不同,活然就像是畫家隨意一筆而成的作品。

在動作畫面上,《SIDOOH士道》緊守寫實劍客漫畫風格。沒有冗長的舞刀弄劍,或是你來我往的交接場面,高橋努卻以粗獷而精要的畫風,把真劍比試瞬間分出勝負的情景忠實呈現,留有一種爽快、殘酷、速度的感覺。有意見會以此跟井上雄彥的《浪客行》作出比較,認為《SIDOOH士道》在描繪對決場面時,線條過分簡略粗糙,少了一種劍客的緊張感及內心恐懼。但亦有人認為兩本漫畫的主題迥異,不可因此作出比較。

 

###以下內容含有大量劇透

 

故事情節、人物刻劃深刻,突顯幕末人生無常

《SIDOOH士道》故事情節舖排緊密,巧妙地以主角兄弟二人為主線,穿插在幕末各個歷史事件當中,卻又不見有過分突兀之處。


兄弟二人在性格設定上截然不同,間接牽動故事推進。哥哥翔太郎兄弟性格沉實穩重,富正義感,勇於承擔及肩負責任,接近日本傳統的武士形象。可是他卻不是死板固執的,雖然他為身處的陣營所限,立場早已身不由己,但他並沒有放棄不斷思考,絕不僵化。例如在面對矛盾時,有時他會選擇以沉默來回應,彷彿他暗地裡有自己一套的想法。

在幕末的動蕩時代,一成不變的思想絕不能挽救日本,但假如毫無堅持、放棄應有的價值觀,則人不再為人,只會隨波逐流。和尚在二人母親去世後說︰「雖然這麼說有點對不起你們的母親。劍術是毫無用處的,局限於倚賴刀劍是贏不了外國的」,可是年少的翔太郎並不聽懂,但他會看不過眼而舉刀拯救故事初的女人。
 

(圖片來自:http://bit.ly/2CwsgXI)

到長大後,他會認為手槍不符合武士精神而拒絕使用。但經過幕府兵敗後,他會再作深一層的思考。土方問及幕府戰敗的原因時,他會看穿︰「是武器上的差距嗎?不是。是因為幕府軍認真治理整個天下的氣概並不足夠啊。」身處幕軍,為幕軍而戰,並不會蒙蔽翔太郎的良知和精神,他還是會堅持正義,但他不會因此而忘恩負義。

弟弟源太郎性格則跟哥哥相反,是性情中人,不時會因輕佻妄撞而闖禍,跟翔太郎成強烈對比。可是源太郎的性急,正正是出自真誠、率直。就如即使他成為殺手,但當他見到蒸氣火車時還是會異常興奮,卻也因此暴露行蹤,間接累死伊能及清藏。又如新土方令女侍弟弟成為新撰組成員時,源太郎為了令他知難而退,所以借他新撰組隊服,卻因此害死了女侍及其弟弟二人,亦破壞了土方的計劃。

除了主角外,故事對不同副角亦有深入的描寫,如鮫島陶笛一幕。又如令人深刻的伊能及洗衣店的感情線,上一刻大家還是談笑風生,下一刻洗衣店仝人便已成為冷冰冰的屍體。在《SIDOOH士道》中,一次又一次令讀者感受到幕末的人生無常,人命如草芥。

 

一個人的武士道 探討武士道精神

在《SIDOOH士道》的幕末時代,生與死往往只差一線,正正呈現時代小人物的現實。武士制度的崩壞,使武士道精神失去了依歸。雪村兄弟不是生於武士家,卻用上一生來摸索自己的武士道精神。

在那個世界中,並不是黑白分明,更非正義無敵。例如第一次出征長州,任務是斬殺高杉晉作
可是高杉晉作的所作所為,卻正正是為了拯救受外國人壓迫的日本人。攘夷派驅除外國人,為的是維護日本的利益,避免日本像清末一樣淪為列強的殖民地;反對幕府,是有見幕府經歷300年和平後早已僵化,只願一心維護自身而不以救國為任。
 

翔太郎所想的是從家人出發。(圖片來自:http://bit.ly/2M68vpf)

在翔太郎的信念中,他亦無時無刻地要求自己做正確的事,長州發生的事,他都充分明白。可是在武士道當中,所謂「正確」的事並不只有一樣:義、勇、仁、禮、誠、名譽、忠義、克己。這裡的忠義並不是指絕對的盲目服從,當見到主君作出不合道義之事時,武士應當勇於進諫。可是,為了報謝令漂泊的自己落地生根的會津,他只能以一生報謝。是因為背景的關係,不是盲目所致,這種又算不算是身不由己呢?

翔太郎:戰鬥...不是會令人變得不再想去殺任何人的嗎?我這樣子看著敵軍,我覺得站在對岸的並不是魔鬼,而是和我們懷着同樣心情的人。大家其實也是為了拯救家人、拯救同伴、拯救故鄉、拯教國家而戰。既然大家的心態也是同出一轍,為甚麼一定要互相殘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土方:雪村你太天真了!你今天說着這些話,又怎去為之前被你斬掉的傢伙和死去的同伴作出解釋啊?

我明白這是很矛盾。我只是...想找出答案。不過武士道真是博大精深呢。

源太郎: 不!一點也不困難啊。因為我們走着的便是武士之道了。

漫畫對武士切腹的行為亦進行批判。根據網上說法,武士道將切腹視為有尊嚴的死法,喪失了榮譽的武士不得不進行切腹自殺。對武士來說,最重要的是背負責任和完成責任,死亡不過是盡責任的一種手段而已,倒在其次。如果沒有完成責任所規定的事務,簡直比死還可怕。

在故事中,源太郎曾經因為誇下海口「要勝過佐川官兵衛,否則切腹」,結果被官兵衛擊敗後,為了履行武士道而要求切腹。在過程中,他感受到無限的悔憾,未曾試過如此想生存下去,最後官兵衛以「別糟蹋生命啊。如果要捨棄的話,你這條命便由我來保管。」

另外,高杉晉作跟翔太郎相知相識,卻在第二次長州征伐中,前者獲勝,而後者投降被俘。那時高杉晉作經已病入膏肓,他邀請翔太郎加入長州。翔太郎卻為了令隊員能夠生存離去,而向晉作要求切腹。

真是不甘心呢。我的人生竟然在這個時候走到盡頭,所以你別再提甚麼切腹了。生命是無價的。如果你真的可以這麼輕易便捨棄它,給我吧。我還很想生存下去。
高杉晉作

一人求生,一人求死,是一個多麼諷刺的局面。後來因為翔太郎拒絕投誠,變相鮫島先生主動代替翔太郎切腹,以讓高杉可以名正言順地放過隊友一行人。這時切腹卻又成為唯一的手段。

但是...究竟我們是為了甚麼而戰呢?最近我愈來愈搞不懂了。我們是...為了自己的武士道而戰的。就算眼前有再多的道路...武士之道亦只有一條。
《SIDOOH士道》

總括而言,《SIDOOH士道》是一部精彩的幕末漫畫,既可以滿足對幕末歷史有興趣的讀者,亦能啟發讀者對武士道精神的思考。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