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編周記】勝利過後的「殘心」與「初心」

(圖片擷取自:SportsNewsToda4 Twitter)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拳手敗戰後贏回一仗,當下的勝利是興奮的,但武術的本意並非在於一次勝負,因為成功總是日積月累、漫漫長路。

 

▍殘心

+4
+3
+2

不論是弓道、劍道還是空手道,大部份的日本武術都很重視殘心。直取一段維基:

弓道中的殘心是射完箭之後,仍然保持身體的姿勢,眼睛專注箭矢所擊中的地方。 在劍道中則是保持專注(意識警戒)的姿態,保持隨時能夠針對對手的攻擊或反擊做出反應的身體姿態,稱之為殘心。
維基百科

殘心其中一個來源是戰場上「後擊」的概念,因為「就算敵人被擊中也有能力作反擊,自己必須保持警惕保護自己才能活命」。「後擊」規則在很多的HEMA(史實歐洲武術) 比賽中都可以看到,而且亦有史實根據。

例如現代學者Johann Keller Wheelock Matzke 的碩士論文中就有提到,戰場遺址的骨骸中有不少可以看到骨頭多處癒合的情況,也就是說就算是傷及骨的攻擊,仍有一定機率活下來。更不論那些傷及肌肉又無法阻止對手還擊的情況,所以留有殘心絕對是必須的。(1)

當武術昂華,殘心就不只停留在「技擊需要」的水平,變成對不同事物的基本想法。殘心不是一個動作,而是一個心態,代表得勝後保持專注不會鬆懈。

 

▍初心

回到比賽,對職業拳手來說當然每場勝負亦很重要,但勝利後也應反思自己究竟有沒有進步,還是仍是停留在過去的水平。

有些拳手幾場敗戰後贏回一仗,這當然是值得高興的事,但卻把這場「勝利」看得太重,好像已完成任務。但這種「bounce-back win」的真正意義其實是要維持這個狀態,繼續努力,同時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轍,犯下以前犯的錯。假如目標是冠軍,那麼就更要務實和謙虛,不能停留在一兩場勝利之中。

例如Bellator中的Micheal Page,因為其打法、囂張性格和KO率一直是拳迷「寵兒」,但在今年5月就敗在Douglas Lima 拳下:

Micheal Page的側身架式,較難防禦低掃。Douglas Lima的精準低掃再補上一拳,就成了 Micheal Page的第一場敗績。

Page 接下來在9月就收拾失地,立即以飛膝KO了另一位拳手Richard Kiely。而在數日前,亦KO了Giovanni Melillo,從而再向Douglas Lima下戰書。而KO Giovanni Melillo的那一下,正正來自反擊低掃的直拳:

以風格囂張的Micheal Page做例子好像有點不當,但他確有檢討自己的不足。而且檢討不應只在失敗後做,勝利後亦更加要做。

常常聽人說「勿忘初心」,這當然有其道理。隨著時間推移,短期目標有所改變亦時有發生,但終點未到就不應止步。我想這兒說的「初心」,是對於事物的態度,不應未達目標就因拿到某個成績就「收貨」。

另一方面,不論得到什麼成就,假如要進步的話,除了學習新技術,基本功總是要做的,而且是日日做、不斷做。因為基本功是各種武術之本,沒有基本功就別談其他建構。別因勝利而忘記基本功的訓練。

假如目標遠大,那麼可以肯定會是漫漫長路,不論挫敗還是勝利亦要堅持。

編輯R


伊塞爾, 《後擊為何存在?》,VNS HEMA,2019-11-18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