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迫降】玄彬皮帶術有根據 類似技術不要亂去嘗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輯因為在家工作,另一半看《愛的迫降》時,直接變了「愛的迫看」。其實劇情挺好,只是不知道跟其他韓劇有什麼大差別(Sorry……)。結果看到大概第四集玄彬用肩帶勇退群賊,想起現實確有這種技術,不過,還是不用為妙。

首先看看靚仔軍人玄彬用肩皮帶的英姿,而這類技術在現實亦存在,並非單單主角威能。

 

亞洲的軟「兵器」

印尼的Sarong雖然更像頸巾,但有些技術都可以用於皮帶中。Sarong,又譯為「紗籠」,是南亞至東非地區,尤其印尼一帶的印染織布。一塊紗籠大約長兩米,寬一米,男女皆可穿。而Sarong可以用作兵器皆因兩個特點,第一它夠寬夠長,有足夠張力作拉扯動作;第二為它用料較厚身,可以在收攏時有一定重量和韌力。(下文會作詳細介紹)

韓式合氣道的Pho Bak/Po Bak,其實就是繩術,也是以纏著對方的手或頭作重點,作出摔、勒等的動作。但可以看到繩比一般的皮帶長很多,長度更接近道服的腰帶:

教導武神館忍術,在以色列、希臘、德國及加拿大都有道場的「光番(AKBAN)」,就有介紹過一種短繩技術,在打擊之後接續用繩纏頸摔。但繩的長度亦不足以成為皮帶。

另一個軟兵器,則是濕布帶。關於這種「武器」,基本無從稽考了,唯一可考的,是一套據聞由前「南京中央國術館」教官——陸林所傳「板櫈拳」中的歌訣:「板凳勇猛勢無比,兵器叢中敢稱雄,軟硬傢伙均不懼,就怕遭遇濕布龍」。所谓濕布龍,即浸過水的濕布帶。這大概就是《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中納蘭元述(甄子丹飾演)的布棍的原型。

 

現代皮帶術

比較現代的記載,在《美軍終極生存技巧、策略及技術(The Ultimate Guide to U.S. Army Survival Skills, Tactics, and Techniques)》中,就有寫以3英尺長的繩去反擊用刀的敵人。

3英尺大概就是91cm,皮帶長度則是80cm至120cm,因此以皮帶代替亦很合理。

這些技巧在以色列自衛術(Krav Maga)中也可以看到:

 

不同「武器」、差不多的技法

技術上,這類軟兵器的技術可以分為四類:奪兵器(纏)、卸開、勒頸、負重(打擊),以下以Sarong為例介紹一下。

奪兵器(纏):敵人兵器攻來時,一手拍手並握實對方執兵器的手背,把手按下,Sarong穿過對手上橋或下橋(視乎你向哪一方向發力讓對方兵器脫手),繞過兵器一圈,然後將我方雙手向反方向發力,便可拉脫對方手上兵器。只是,交手時對方不是站著不動而不斷掙扎,讓對手兵器,尤其利器太近自己,未脫手兵器時可能已傷到自己。

卸開:兩手各握緊Sarong一端,將Sarong收緊如粗繩。在近身時將Sarong繞過對方頭部然後勒緊;或者將Sarong壓下對方肩膊、頸部或直拳,使其失去平衡力,以及卸開對方的攻擊。

勒頸:在突擊狀態下突然雙手各握Sarong兩端並突然拋出,先阻礙對方視線,然後將Sarong繞過對方頸後,然後做勒頸動作。這大概是用繩時最直接的使用。

負重(打擊):以類似揮棍的擺動力揮動布圃,可以擊落對手的兵器,並施以傷害。假如是用皮帶,因為有皮帶扣,打擊力就更強。以下片段就指出,纏著對方以控制對方持手兵器的手極之困難,而直接打擊就更有效爭取時間:

 

別嘗試

回到皮帶術,2017年於泰國發生了一單「皮帶vs小刀」的真實案例。一名男子用皮帶攻擊另一名男子,被攻擊者突然拿出小刀並插中用皮帶的人的耳朵附近。這名用皮帶的男子雖然沒有死,但仍然受了重傷。雖然先攻擊者是用皮帶的人,但亦能看到「皮帶vs小刀」中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假如並非拍戲,面對小刀還是爭取時間逃跑為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