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材生斬殺七人案 「沒有女朋友,這就是所有失敗的元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08年6月8日,星期日。中午12點半左右,一名25歲的年輕人駕著兩噸重的小貨車,衝進熱鬧的秋葉原電器街。他下車,手裡握著匕首,一邊大喊大叫,一邊開始攻擊路上的行人。七人死亡,十人身受重傷。兇手即場被捕。

後來,兇手弟弟發表哥哥及自己的札記,這個家庭的樣子浮現了出來。是什麼原因,把他逼到絕境呢?

2008年秋葉原殺人案,25歲兇手加藤智大斬人後,與警方對峙,當場被捕。(網上圖片)

+3
+2
路人大喊著『路上殺人魔!是路上殺人魔』柏油路上到處都是血,這一帶完全陷入了恐慌狀態。

被逮捕的年輕人加藤智大,出生於一九八二年九月,青森縣人,事發當時在靜岡縣做油漆工人,是個派遣社員。中學時,曾經以最優秀的成績考上縣內最好的高中……他說:「世上的一切都很煩人。對生活也覺得很厭倦。」

「想殺人所以來秋葉原。」

「誰都可以。」

「想做的事情……殺人,夢想……獨佔八卦新聞版面。」

 

路人大喊著『路上殺人魔!是路上殺人魔』柏油路上到處都是血,這一帶完全陷入了恐慌狀態(路透社)

加藤智大的父親在出身地青森的金融機構擔任管理職位,是社會上所謂的菁英。母親就讀的高中,是青森的名校──青森高級中學,畢業後沒考上大學,便開始工作。她在職場上認識加藤先生後結婚,現在是家庭主婦。

父母兩人都很優秀,經濟上也沒有什麼問題,他們很愛孩子,對孩子的教育也很有熱忱。但這兩個孩子都不約而同地訴說雙親的問題。這對父母有能力,對孩子又有愛情,是努力、有幹勁又拚命的父母,反而就因為是這樣的父母,才讓孩子感到痛苦。

父母監管嚴謹,加藤智大的弟弟(筆名加藤優次)在手扎中寫道:「我們不能帶朋友來家裡玩,也不可以去朋友家玩。」(網上圖片)

沒有零用錢

這對父母給孩子們的零用錢,只有過年的紅包。孩子有什麼需要的東西,會另外買給他們。但是,除了紅包以外,從來沒有給孩子現金當作零用錢,讓他們自由地花費。買東西一定要經過母親的同意。「過去一直不能自由地買東西。」加藤智大的弟弟這麼說。然後,漸漸地,「也失去想要什麼東西的欲望了。」
 

監管兒子認識異性

加藤的母親,對於男女交往之事也非常嚴格。「我可不准你交女朋友,知道沒?」她曾經這樣訓示。加藤弟弟(筆名加藤優次)說:「母親對於男女關係總是反應過度。」「徹底地排除異性的存在。」女孩子寫來的明信片總是被貼在牆上,像一種警告。

加藤智也在犯案前這麼說道:「長得太難看了,結束。」

「有個女朋友的話,就不會活得這麼悲慘了。」

「沒有女朋友,這就是所有失敗的元凶。」

這樣的想法成了他心裡不安及怒火的一部分。

加藤智大在CCTV的片段(網上圖片)

不讓孩子自由地花零用錢、禁止孩子交男女朋友,反倒會綁住孩子,妨礙他們成長。除了交女朋友的事情之外,弟弟也在札記裡這麼寫著:「我們不能帶朋友來家裡玩,也不可以去朋友家玩。」對父母來說,這可能是教出好孩子的一種家教,但從結果來說,卻妨礙了孩子在學習及學校以外,與周遭自由交流的機會。加害者青年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一直想著要離開父母,獲得自由。
心理學博士碓井真史

有步行者天國之稱的秋葉原,原本熙來攘往,加藤智大闖入「隨便殺誰都可以」。(路透社)

弟弟提到有一次吃飯時,母親對哥哥大怒的事情。當天飯吃到一半,情緒激動高亢的母親攤開報紙,把飯、菜、味増湯全都倒在上面。哥哥一邊哭著,一邊把報紙上弄得像剩飯的食物吃掉。

犯案前,加藤智大曾在手機網站上這樣寫:「靠媽媽寫的作文、靠媽媽畫的畫得獎,念書也是被強迫逼著念,所以做得很完美。」「媽媽想要向周邊的人炫耀,所以什麼都弄得很完美。連我寫的作文也是,母親全都一一檢查過了。」

弟弟在札記裡證實哥哥所說:「媽媽一直以來都要求完美。作文也是,為了寫出讓老師喜歡的文章,全都經過媽媽加工。」他記錄某天那個人寫作文時的情景:「哥哥在作文紙上才寫下第一句話,媽媽馬上說不對!伸手就把紙丟了。再寫第一句話,她又說重來!又把紙丟了。」
 

加藤智大在法庭審訊時,被判死刑。(日本《精神月刊》圖片)

不確認孩子有什麼想法、點子,就把作文紙丟掉,這種態度粉碎了孩子的自由及創造力。 教育孩子,最重要的不是怎麼教他們讀得好、寫得好,或怎麼教他們算數算得好;而是要怎麼讓他們在不產生自卑感的情境下,學習讀書、寫字、算數。而且,對孩子最重要的是──透過讀書、寫字、算數,品嘗得到成果的喜悅。奪去其自由,照父母想法寫出來的作文,就算得獎,孩子也感受不到創作的喜悅。
心理學博士碓井真史

編按:秋葉原殺人案,歷時7年後,2015年2月,加藤智大被判決死刑。不過,他的家庭也因為他而有巨大變化。據報道,由於日本媒體批評其母的「虎媽教育」,將兒子加藤智大推向犯案邊緣。加藤母親充滿強烈的罪惡感崩潰住院。原本在銀行擔任要職的父親也被迫離職,但不斷接到恐嚇電話,最後隱居起來。

加藤的弟弟突然在2014年2月被發現自殺。他的死亡,正式揭開了兩兄弟不為人知的困苦生活,因為他臨死前,把累積了6年的日記,全部寄到日本一本周刊。這些日記記錄了,優次這些年來,怎樣活在「殺人犯弟弟」的巨大壓力之下。他說:「加害人的家屬,只能在陰暗的角落悄悄生活,不能擁有和一般人一樣的幸福。」他寫道,自己在秋葉原殺人事件後,被記者不斷追訪,只好連續搬屋,不斷辭工改變工作環境,就連已經準備跟他結婚的女友,也離棄而去。

日本動漫聖地秋葉原,是宅男/女經常出沒之地。有婚姻介紹所以這批人士為服務對象,成功為50對新人牽紅線。(視覺中國)

本文節錄自 《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

作者:碓井真史,心理學博士,現任新潟大學臨床心理學研究所教授。日本文部科學省心理輔導師(SC, School Psychologist)。專長為社會心理學,特別是犯罪心理學、自殺預防等

出版社:時報出版

《香港01》 獲出版社授權轉載,大小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