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贏家墨鏡哥一夜失明 失去百萬年薪和女友 復出竟拒谷歌聘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墨鏡哥」甘仲維,畢業於世界名校加州大學,任職科技龍頭台積電。當全台年輕人哀嚎大學畢業僅得台幣月薪22K時,他轉去雅虎領百萬年薪,負責製作瀏覽量以千萬計的網站首頁。這位人生贏家未到30歲,博士學位已快將到手,與女友談婚論嫁,繼續在人生跑道上加速拋離同齡人。但某日上班,他眼前一黑,被診斷出急性青光眼。11次手術之後,他徹底盲了,連女友也跑了...

「墨鏡哥」經歷重重難關,畢業後東山再起獲Google招手,他卻婉拒了聘書。甘仲維到底是怎麼想的?

《踩過界》中盲俠追求法律公義,失明博士生甘仲維也冀為失明人士帶來無障礙生活。(TVB FB)

每個人都是帶著使命來到人間的,無論他多麼平凡渺小,多麼微不足道,總有一個角落將他擱置,總有一個人需要他的存在。
林徽因

  婉拒Google 邀請 「為更遠大目標」

失明之後,我體會到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有其原因與用意,命運讓我的眼睛看不見,一定是有指示性的目的;否則若只要我繼續過相同的生活,做相同的工作,上天何苦要這麼安排。

我最熟悉的是資訊業,研究所畢業後,決定從事無障礙軟體開發的整合或設計工作,結果透過平台媒合的工作大多以勞力為主,其他職缺對於障礙者的接受度普遍不高。轉念一想,美國在這方面的需求較高,工作機會應該較多,於是開始向美國公司投遞履歷,結果安排面試的回信竟如雪片般飛來,其中包括幸福企業Google,我十分驚訝,畢竟那是許多資訊人夢寐以求的公司。

我前前後後與Google 的人資主管面談長達六個月之久,因美國與台灣兩地的時差,幾乎都是在半夜腦筋不太清醒的狀態下回答問題。

失明博士生甘仲維(墨鏡哥)坦然獲得Google聘請很興奮,但為了更遠大的目標,他決定返台灣。(墨鏡哥FB)

有一回,面試主管提問:「Russ,你是視障使用者,我們現在要設計一台自動販賣機,視障者如何注意到這台販賣機,如何購買商品、付費?」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很簡單,只要讓販賣機發出聲音就可以了。」

面試主管說:「不,不能發出聲音。」

我完全沒料到他會直接否決這個設定,愣了一下,繼續說:「在地面上裝設凸起的標示,像導盲磚一樣,我就能順著指引走到販賣機前面。」

他頓了一下,又問:「那你如何選擇想要的商品?」

「螢幕採觸控式,然後聽聲音報讀。」

「不,不能有聲音。」

「用點字。」

「不行。」

「用聞的,不同的商品欄位散發出不同的味道。」

「好,要如何付款?」

「透過藍芽或RFID(無線射頻辨識系統,又稱電子標籤),用手機付款。」這次我記取教訓,不再說用語音報讀了。

  視障者專用的自動販賣機?

最後他要求我根據剛剛的回答提出一個演算法,我歸納後回答了演算法的步驟。隨後面試主管只簡單地說會再和我連絡,我忍不住當場反問:「我的方法你都說不行,請你說說怎樣才行。」

「我會採取溫度差異,讓經過的視障者可以察覺販賣機所在的位置。」

我坦白告訴他:「依我成為視障者兩年多的經驗,感知溫度差異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

他似乎不是要得到一個標準答案,只是考驗我是否能在短時間內腦力激盪,想出答案,就算天馬行空的回答也沒關係,只要有理論依據。 

墨鏡哥甘仲維因急性青光眼突然失明,當時他攻讀博士四年級。經歷重重難關,他成功完成博士課程。(墨鏡哥BLOG)

  甜蜜的兩難?

面試結束後,我對如何設計符合障礙者需求的產品有了更多省思,我發現自己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當面試者要求為視障者設計販賣機功能時,我的答案都是以自己本身就是視障者為範本,但視障者有長幼、高矮之別,我沒有進一步考慮到老年人可能行動不便,或沒有智慧型手機可以付款;設計一個友善關懷產品時,除了考慮到如何使用之外,還要想到會給誰用,以及好不好用。

我應徵的是Google 產品中心的職位,後來經過多次面談,人資主管根據我的能力與所學相關性,把我轉調到其他單位,最後錄取的工作單位是FAE (Frequent Asked Engineer),也就是專門解決無障礙問題的部門,負責針對無障礙需求提出反饋。當時我想做的工作是產品端的開發,因為我身為障礙者,能夠根據自身經驗來設計產品;但人資主管認為我比較適合在 FAE 部門,雙方溝通上一直不太順利。朋友一聽到我有機會進Google 工作,十分替我高興,但對我堅持要去產品部門的想法,直說這算是「甜蜜的兩難」吧! 

失明博士生甘仲維回台灣,開發了一個i-AIM APPS,協助失明人士。 (墨鏡哥FB)

  成立視覺希望協會 意外走進資策會

回到台灣後,我一邊繼續投遞履歷,一邊成立視覺希望協會,期望幫助更多障礙學生解決就學遇到的問題。不久後,中正大學史無前例地招收了兩位來自馬來西亞的視障僑生,他們透過關係來找我幫忙解決上課的問題,而且分別在一、兩年內榮獲各自系所書卷獎的優異成績,事實證明只要給予障礙生足夠的輔具協助,使學習不受到障礙,他們一樣能表現得很好。

後來進入資策會(編按:資訊工業策進會,由台灣經濟部成立,推動台灣的資訊科技)工作完全是個意外,也可說是上天給我的一份禮物。當時我經常到各級學校演講,分享經驗與心得。恰好有次資策會長官坐在台下聽到我闡述關懷科技的無障礙裝置,會後他主動來問我:「如果資策會想開發無障礙裝置,應該從何處著手?」很高興我長久以來堅持的訴求被聽見。

失明博士生甘仲維推動失明人士權益,自己也繼續享受生活樂趣,包括聽電影。(墨鏡哥FB)

  不能做真正想做的事,進Google又如何?

其實我想要的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真的想開發出一套無障礙產品。最後一場面試中,一位主管問我:「Russ,如果你想做的是和無障礙開發有關的工作,為什麼一定要在美國?在台灣沒有機會做到嗎?如果你在台灣任職,不是更直接幫助台灣人嗎?」當時台灣確實沒有這樣的就業環境,不然我也不會選擇隻身回美國找工作。

不過他的話觸動了我的靈感,如果真能在台灣研發無障礙產品,不是一件很棒的事嗎?我考慮了幾天後決定回絕Google 提供的職位,打包準備回台灣。

朋友聽到我的決定後忍不住大叫:「你瘋了嗎?那可是Google !怎麼不先進去再說?」

我酷酷地回答:「還好吧!」(好啦,我承認事後回想起來還是很興奮,「哇,Google 錄取我耶!」)

很慶幸的是就算我不工作,我的家人也能把我照顧得很好,但既然決定貢獻一己之力,金錢報酬就不是最主要考量的因素了。車子、房子都不是我想要的(事實上我也不能開車),我義無反顧,就是要做真的想做的事情。

  關懷科技 從障礙者伸延至老年人

雖然我一開始是以障礙者為產品開發的目標族群,但隨後想到老年人以及未來老化的人都應該納入目標族群,因此開發這類產品既緊急又重要,雖然現階段大家尚未感覺到無障礙環境及關懷科技的急迫性,可能覺得很重要卻不緊急,可是一旦幾年後需求量爆增時,再加緊腳步研發已是緩不濟急了。

而我選擇加入資策會團隊,是希望能有機會將發展「關懷科技」的想法在台灣扎根落實,一方面提供現階段的障礙使用者更好的協助,另一方面提前因應老年化社會來臨的衝擊,於公於私考量障礙者的實際需求,是我責無旁貸該努力的領域。

想知墨鏡哥更多經歷:

【失明博士拒Google聘書】我的偶像敲醒了我 癌症卻把她帶走了

【失明博士拒Google聘書】11次手術 恐怖的眼球針灸和吃牛蛙

編按-甘仲維設計了i-AIM  app  。視障者透過手機拍照、錄影或者視訊,APP另一端有視力正常人士,以語音服務幫助視障者辨別。而提供語音服務者,本身也是有缺陷人士,令雙方也可互惠 。

《踩過界》中盲俠追求法律公義,失明博士生甘仲維也冀為失明人士帶來無障礙生活。(TVB FB)

本文節錄自 《在最暗處看見光》

作者:甘仲維(墨鏡哥),1980年生,加州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國立交通大學資訊管理所博士。失明前,曾任半導體製造業龍頭TSMC(台積電)資訊工程師、Yahoo奇摩首頁製作人。失明後,他完成博士課程,並獲Google聘書,不過她婉拒了。

現任:資策會創新應用服務研究所產品經理、台灣視覺希望協會理事長、美國南加大全球領袖學程台灣總召集人、中廣電台人來瘋節目Guest DJ、大專院校暨企業教育訓練講師。並設立Blog分享新的人生。

出版社:時報出版

《香港01》 獲出版社授權轉載,大小標題為香港01編輯所擬。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