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朱古力廣告洗腦歌 音樂劇演員溫卓妍拒被壓價:做藝術都要開飯

撰文:溫嘉敏
出版:更新:

臨近新年,賀年禮品的廣告播不停,其中一把女聲唱出朱古力洗腦歌「我要鳴謝意,而謝意等於merci……」,原來歌聲來自土生土長的音樂劇演員溫卓妍(Jarita),她於2008年在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畢業,雖未受過專業戲劇訓練,卻誤打誤撞被本地劇團「演戲家族」選中,成為音樂劇《一屋寶貝》的女主角,表現更被譽為「一鳴驚人」。Jarita入行後不甘於只做「音樂劇女演員」,還會做配音、唱廣告歌、音樂教育等工作,涉獵多個範疇,既是為興趣也是為生活。
Jarita持續進修後成為港大英文創意寫作碩士,作為高學歷港女,她坦言「藝術當飯食很難」,眼見不少同業遭壓價,甚至被要求無償演出,她則堅持藝術有價,拒絕無理地當「無薪勞工」,「假如願意無薪工作,以後還有人願意出錢請你嗎?是否貶低了你的專業資格呢?」
記者:譚曉彤 攝影:溫嘉敏

Jarita現時是音樂劇演員兼音樂教育者。(譚曉彤攝)
+4

一個和暖的周六下午,陽光照亮Jarita的工作室,約200呎的空間裏放了兩座鋼琴、一個擺滿音樂書的書架、貼了幾張她參演過的節目海報,在三角琴前,Jarita直接地問學生:「你話,我哋點解要喺呢個時候唱歌?我哋係咪傻㗎?」「因為我鍾意唱歌。」年約15、16歲的女學生帶點傻氣地回答。

「你要好好記住呢個答案,仲要記得唔好放棄。」語畢,Jarita的雙手再次在黑白琴鍵上起舞,她與學生的歌聲猶如溫暖的擁抱,瞬間溢滿工作室。

現時是音樂劇演員兼音樂教育者的Jarita,在中大音樂系先後主修鋼琴及聲樂,2008年畢業後,笑言不能「坐定定」的她無意找正職,憑着教琴每月已有1至2萬元進帳,既能享受自由的工作時間,亦能供養父母及支援在國外留學的弟妹。

2009年當時23歲的Jarita(中)被選中成為音樂劇《一屋寶貝》的女主角,她憑此劇被譽為「一鳴驚人」,成為近年最知名的本地音樂劇演員之一。(溫嘉敏攝)

原本安逸的生活卻被失戀打亂了,傷心的Jarita為了證明其實自己一個更開心,於是在網上討論區尋找參加戲劇活動的機會。當時看到劇團「演戲家族」招募演員,她想起中學時曾看過該劇團的著名音樂劇《邊城》,自己學生時期參與劇社亦有過快樂時光,於是鼓起勇氣報名。

在2009年經過的兩輪遴選後,縱使從未接受過專業戲劇訓練,當時23歲的Jarita卻有幸被選中成為音樂劇《一屋寶貝》的女主角,化身可愛小女孩,帶領觀眾探討親情及死亡。即使劇情多麼催淚,她仍繼續在聚光燈下又唱又跳又演,同台還有劉雅麗、羅敏莊及鄭欣宜等知名藝人,但她的光芒仍然耀眼,初踏專業台板的Jarita憑此劇被譽為「一鳴驚人」,成為近年最知名的本地音樂劇演員之一。

「藝術不能當飯食」已成為老調,但Jarita沒有後悔踏上藝術路,「雖然我唔係從小立志做藝術工作者,但我覺得逃離唔到藝術,因為我鍾意嘅文學、音樂、戲劇,都係同藝術有關」。「演《一屋寶貝》有犠牲嗎?會累嗎?」記者問。「絕對無犠牲!」Jarita斬釘截鐵地答:「簡直覺得係我嘅榮幸!」

「藝術不能當飯食」已成為老調,但Jarita沒有後悔踏上藝術路,「雖然我唔係從小立志做藝術工作者,但我覺得逃離唔到藝術,因為我鍾意嘅文學、音樂、戲劇,都係同藝術有關」。(譚曉彤攝)
+9

回想入行時的經歷,她坦言自己已是「幸福」的一群,皆因身邊有不少前輩教導及「惜住」,而劇團亦沒有因為她是新人而壓價,「我後來得知我的薪金是和《一屋寶貝》中有經驗的前輩差不多,我非常感恩」。

入行9年,Jarita成已為前輩級演員,骨子裏仍有女俠性格,會為新晉演員的不合理待遇抱打不平,「而家啲fresh grad(畢業新鮮人)、新演員嘅人工低到呢……我都唔好意思喺鏡頭面前講!」。她表示有劇團會「邀請」演員無薪工作,亦曾聽過本地大型劇團開價6000元,要求演員排練約6星期,演出13場,她認為對受過專業表演訓練、立志當演員、花時間磨練技藝的本地人才非常不公。

但一個願打,一個願捱,令Jarita不解的是,為何有演員願意被剝削,「直程係連車馬費都會蝕畀佢,係倒貼你嘅人生去排一套戲!」她指有些演員可能是為了機會和名氣而「賤賣」自己的專業技藝,但她認為長遠根本不值得,「假如你願意無薪工作,以後有人願意出錢請你嗎?是否貶低了你的專業資格呢?」

回想起參演《一屋寶貝》時,飾演她媽媽的劉雅麗曾教路「接Job」要堅守3個原則,才能做一個「有尊嚴的藝術工作者」:第一,這份工作報酬可觀;第二,邀請你的人是好朋友或恩人;第三,這份工作能在短時間內增加你的知名度。如果一份工作並不能滿足其中任何一個條件,那麼這份工作不值得也不應該接受。而她另一個接job原則,就是「嗰樣嘢你好鍾意做」,那是酬勞以外的考量。

Jarita認為「做藝術工作者之前,你能唔能夠維持人的基本尊嚴呢?呢個要靠自己。」(譚曉彤攝)

Jarita形容這3個原則令她「終身受用」,她亦曾因此拒絕待遇報酬過低的工作,她解釋「我要食飯,亦對家人、伴侶有責任,我將來仲想要個家庭……如果因為報酬過低,我拒絕而令人哋討厭我,我都無辦法。」她認為「做藝術工作者之前,你能唔能夠維持人的基本尊嚴呢?呢個要靠自己。」她又指,香港演藝界不如百老匯有成熟的工會為演員爭取權益,因此香港演員應更敢於對抗不公,這既是尊重自己的專業,也是為後輩開創公平的職場環境,否則,「藝術不能當飯食」的問題,只會繼續纏擾每一位藝術工作者。她強調接工作時並非只向錢看,而是要爭取公道,當對方清楚其的觀點,也就不會責怪,而她亦成功建立「有得傾」但「唔蝦得」的形象。

「搞藝術無飯開」的原因,Jarita認為歸根究底在於看劇的香港人還是太少,令本地劇團難以靠門票維生,因此一層一層轉移成本,最後要演員無償工作「埋單」。她嘆謂,「所以我覺得演員係一分好被動嘅職業,要有人開戲,然後又選角選中你,先至會有收入」。為了打破經濟上的被動,她除了當演員外,平日會花一半時間私人教授鋼琴、唱歌,也會駐校當音樂劇導師,才能確保有穩定的收入來源。

另外,Jarita曾為《冰河世紀》、《仙履奇緣》、《Lego英雄傳》配音,以及為朱古力品牌蜜思(Merci)演唱廣告歌,她直言這些短期工作是「最幸福」,因為短則只需3小時,長則9小時,但能有較可觀的收入。就例如錄一支廣告歌的報酬已等於她排練一個月、加上演出4場音樂劇的收入。

除了經濟上受制,演員在創作上也是被動的,Jarita坦言:「我唔再甘於做人哋筆下嘅角色啦,我想創造一啲角色……」於是,她到港大攻讀英文創意寫作碩士,並於於2013年畢業,希望自己能唱、演、編劇三者合一。她認為自己至今已累積一定經驗,正急不及待創作戲劇、音樂來展示她對社會的看法,今年將發表劇本,希望有更多人了解其想法,「藝術工作者能夠以自己鍾意做嘅事為職業,我覺得我哋沒資格話攰。」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