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迫和阿根廷非僥倖 呂秋遠:冰島每500人有1名足球教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台灣律師 呂秋遠

在世界盃足球賽中,阿根廷與冰島踢和,對於不熱衷足球的人來說,似乎不是件重要的事情,但是對於這個南美足球大國來說,或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挫敗。畢竟冰島的全國人口僅有約33萬人,頂多就是基隆市的人口數,扣除女生、老人、小孩,男性只有17萬人,再扣除15歲以下、65歲以上的男性,大約是11萬3千人,至於20歲到30歲之間的男性,更只有2萬人左右。

但是,從這2萬人當中選出來的球員,竟然踢平南美足球大國,這是最令人訝異的地方。在2013年以前,冰島的世界排名是131名,領先台灣不多,但五年後已經是世界第18名(編按:最新排名為第22名)。

34歲的荷杜臣將在今屆世界盃後掛靴,他另一個身份是導演,表示希望未來有機會登上奧斯卡頒獎典禮。(Hannes Halldórsson Instagram圖片)

+3
+2

現在許多評論都是以「業餘打敗職業」,再以總教練兼職牙醫、守門員當過導演拍片,作為勵志的典範。但這根本就是訛傳,Hannes Þór Halldórsson確實當過導演、Rúrik Gíslason代表獨立黨選過議員、總教練Heimir Hallgrímsson現在經營一家牙醫診所。可是瑞凡(編按:「犀利人妻」經典台詞),這三個人以外,其餘球員都是旅居職業球隊的選手,強度與能力都是一等一。他們從來就不是雜牌軍。

冰島球員與球迷沒有隔膜。(路透社)

要談球隊變強的原因,或許要從名字談起。大家可能有注意到,冰島球員的名字幾乎都有son做結尾,原因是姓氏是承襲爸爸的名字,例如守門員就是Halldór的兒子。那麼女兒,就以dóttir做結尾,如果Halldór有女兒,女兒的姓就會是Halldórsdóttir。姓是如此,名則不能亂取,冰島人只能使用官方名錄上1,712個男生名字和1,853個女生名字命名。如果要自創名,必須要自費組成命名委員會,並不是這麼容易。

從命名來看,就可以知道冰島是極為重視傳統的國家,反映在足球上,那就會是全國人民團結以後,呈現出來的成績。因為氣候太糟,冰島人從2000年開始,就開始興建室內大型足球場,還有150座小型供地熱暖氣的室外球場。此外,冰島有180位A級教練、600位B級教練,平均每500個冰島人,就可以有一位足球教練。冰島怎麼會是雜牌軍?他們只是讓足球變成全民運動,民眾喜愛足球、熱愛運動,在這個小國度裏,比賽球員因為彼此熟識,可以持續培養默契,民眾不會認為運動是浪費時間的行為,也不會把運動當作致富的工具。許多冰島人都會培養一個以上的興趣與工作,而斜槓冰島,對於球賽的態度就是長期扎根、培養運動習慣,讓運動自然成為人生中的一部份而已,哪裡會是所謂的雜牌軍?先發陣容裏,幾乎每個球員都有在歐洲聯盟長期歷練過。全民喜歡運動、人才專業培訓,就是冰島在十餘年間就可以從百名以外進入前32強的原因。

冰島球迷遠道去到俄羅斯支持國家隊,比賽當日有逾3萬名球迷在場外以Viking Clap為愛隊打氣。(「RT Sport」fb影片截圖)

冰島能,仙島為什麼不能?政府似乎在2002年的時候,曾經提過台灣足球元年的口號,如果那年政府說的是真的,現在已經足球16年了,我們的基層運動培訓在哪裏?協會改革又在哪裏?

沒有球隊只有協會、沒有預算只有划算、沒有經費只有浪費、沒有球場只有商場,這十幾年來,政府真的很忙。

(文章標題由《香港01》編輯所擬。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