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評】雅子嫁德仁飽受子嗣壓力 呂秋遠:重來是否願當皇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台灣律師 呂秋遠

令和元年已經悄然到來,最讓自己覺得惋惜的事情,卻不是平成三十一年來的歷史,而是雅子妃成為日本皇后。或許有人會認為,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只是如果可以重新選擇,在愛情與自由之間,她是否願意當上皇后,應該是很難的決定。

雅子的本名是小和田雅子,父親是外交官,因此從小就在美國長大,接著進入哈佛大學經濟系與東京大學法學院就讀,熱愛騎馬、網球、棒球等運動,精通英語、俄文、德語等多國語言。返回日本以後,考進外務省工作。1986年的她,年方23歲,正是開始青春綻放的時候。但是在那一年,父親帶她一起去參加皇太子歡迎西班牙公主的茶會,太子德仁對她一見鍾情,開始追求這位真命天女。

雅子妃(左)被禁出席丈夫德仁(右)在5月1日的天皇登基大典,引發女性在皇室地位低下的爭議。(Getty Image/視覺中國)

下載「香港01」App ,即睇城中熱話:https://hk01.app.link/qIZYuEC5LO

雅子一開始對於皇太子的追求無動於衷,因為她希望可以追求事業,進入皇宮以後,她就必須辭去所有工作。但德仁始終不屈不撓,雅子為了要躲避他,只能藉故到英國牛津大學進修兩年,希望德仁可以忘記她。但德仁就是等她回來,1990年以後,德仁又追求她三年,據說德仁對她說了這樣的話,才讓她答應結婚:

或許妳懼怕進入皇室,但我會用我的一生守護妳。

有傳當年身為皇太子的德仁,曾苦追外交官出身的雅子7年,後者最終被前者的深情與承諾打動,放下事業嫁入皇室。(Getty Image/視覺中國)

+7
+6
+5

小和田雅子,在1993年成為太子妃殿下。但是主管皇室事務的宮內廳,一開始就對她抱有強烈的敵意。因為雅子是平民,身高163公分,比起德仁要高,思想獨立自主,完全不符合宮內廳對於皇太子妃的期望,但是德仁已經決定非雅子不婚,最後宮內廳才妥協,天皇甚至親自拜訪雅子的父親,希望可以撮合他們兩人。七年的追求,加上最後的承諾,雅子放棄所有,決定與德仁結婚。

只是公主與王子,並沒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太子東宮的規矩太多,雅子得稱呼自己的老公是「太子殿下」、發言不能比老公多、內容不能比老公長、衣服不能隨便買、隨便穿、走路要在老公後面三步,不能逾越等等規矩,已經讓她無法像以前一樣的生活。而接下來的問題更讓她挫折,也就是全日本國民都在關注的皇孫。大家不再關注她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只關注她的子宮何時可以懷孕,可以有皇太孫出現。

雅子有德仁的愛,也有皇太后的照顧,但是1999年第一次流產,直到2001年再次懷孕,日本國民原本期盼會有男孩誕生,但最後卻是女兒,對於確立德仁以後的繼承人來說,無疑是相當大的打擊。雅子在生完孩子第二年後,就被診斷出有適應障礙症,從此深居簡出,幾乎無法履行太子妃的職責。

縱然雅子妃多年來受到天皇德仁的愛護,但日本社會對於這位皇后沒有子嗣的質疑,還是沒有減退。(資料圖片/路透社)

德仁深愛他的妻子,但是對於日本社會結構與皇宮的規矩,他無能為力。他曾經為了日本部分國民批評雅子無法履行太子妃職責而憤怒,甚至公開與弟弟嗆聲,他根本反對宮內廳對自己妻子生男孩的苛求,更強調他只在意妻子的身體狀況。但是日本社會對於這位新皇后的質疑,還是從未消失。

令和元年已經開始,而雅子成為皇后,即使德仁深愛雅子,日本的社會結構仍然扼殺了一個富有才華的女孩。而台灣的社會結構,是不是已經可以接受性別平等的政治體系呢?我們的性別平等教育,還要努力、我們的政治語言,充滿性暴力、我們的社會對於穿裙子的總統,還有很多不必要的疑慮。從那些政治人物的仇恨性言論,我還不敢想。只希望以性別來評斷政治、社會與人生這些事,能夠永遠的在台灣社會消失。

(文章標題由《香港01》編輯所擬。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立刻Like!讚好《01熱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