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保良局訓練營困擾學生多年 帶隊老師:有學生要長期輔導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保良局領袖訓練營爭議不斷升溫,接連有受害者現身說法。有自稱10年前曾參與訓練營的人士向《香港01》爆料,提供當時營內的照片,並對當年涉帶有侮辱的訓練方式仍然歷歷在目。當時一眾學生要躺在地上扮曱甴,更要大叫「我係曱甴,我做錯嘢」。

有中學教師過去10年負責帶領學生入營,他認為近年訓練營的效力愈來愈弱,有學生參加訓練營後更需長期輔導,質疑學校高層「神化」訓練營。

有舊生指十年前參加訓練營學生被逼扮曱甴。(受訪者提供圖片)

保良局領袖訓練營多年來均被指虐待學生,近來有學生再度公開營內「殘酷真相」,更表示有教練亮刀與學生糾纏,並向學生以粗言穢語作人身攻擊。另一邊廂,亦有人爆料上載多張照片,相中顯示參與訓練營的學生疑被罰背着花盆蹲下,用面擦地,更被要求滿面泥沙吃飯,令多名學生肚痛不適。

《香港01》接獲三位保良局屬下學校的學生報料,指控訓練營內容無理,以下三項更是很多保良局學生均曾經歷,指營內有洗腦之嫌。

訓練營內學生被要求做高體能訓練,但標準任由教練定,「龍門任佢擺」。(受訪者提供圖片)

一、用字殘酷,令學生自尊心極低

2007年參與保良局李城璧中學第一屆訓練營的陳先生形容,訓練營對中學生「好heavy」,「教練用字好Harsh,因為佢哋話唔係班房老師,所以用字可以唔同」。他在營內和另一位同學常被教練點名批評為「自私精」,每次活動輸掉後,均被指原因就是他和同學為「自私精」、「叻唔切」。陳先生指,中四這個年齡很需要朋輩間的認同,同學不斷被教練批評後,「自尊心俾人打擊咁」。

同年參與保良局朱敬文中學的中三領袖訓練營的王先生亦指出,同學會被罵垃圾,更要在地上扮曱甴,「因為曱甴係社會上最低等嘅生物,話我哋服從唔到命令,價值觀錯晒,要我哋瞓喺度反思。仲要講『我係曱甴,我做錯嘢』」,令學生失去自尊心。

曾經參與其他軍訓的他指,保良局的領袖訓練營多了侮辱的成份,「人哋真係入去步操,跟住團隊合作,但唔會貶低你,唔會叫你扮曱甴,話你係廢人」。

曾參與保良局領袖紀律訓練營的王先生指,營內教練會抽出三數位同學剪髮。(受訪者提供圖片)

二、強逼剃頭,變得有奴性

陳先生指當年入營第三日,教練向他們指「如果你哋團結就要剃頭、好想重獲新生就一齊剃頭,呢個係一個symbol」,陳同學認為訓練營灌輸一種「有自己style就係唔好」的觀念予學生。

王先生也提及到入營需剪頭髮,但憶述教練指是因為校方教師投訴學生頭髮過長,於是抽三數人出來剪頭髮,他認為是要在眾人面前貶低學生,「落我哋面」,再將他們的一套所謂良好價值觀給學生。

保良局朱敬文中學畢業生王先生表示,營內教練會要求學生先為教師揼骨才可食飯。(受訪者提供圖片)

三、幫教師揼骨、時刻要請安

陳先生憶述,在營內遇見教師,需要立即跑到教師前請安,最後演變成「喺角落見到老師個影,都會放低手上嘅嘢衝埋去講早晨」。

王先生講及營內須替教師揼骨時指,營內教練會講「今日老師都辛苦,係咪應該幫老師揼骨,食飯前回報吓老師呢?」同學大多都因為想食飯,所以均會照做。

另一名於2010年參與保良局李城璧中學領袖紀律訓練營的C小姐指,同學在營內要幫教師按摩、討好教師,認為「係將你(學生)push到去最低嗰格,之後教練有個高地有啲權威令你信服」。

學生須站在「反思池」一個小時,每人均要講自己須改善的地方。(受訪者提供圖片)

帶隊10年老師:少數心智未夠強學生需長時間輔導

記者聯絡到過去10年都有帶學生參與保良局領袖訓練營的中學教師吳老師,他稱嚴格訓練,未必所有學生都吃得消。吳老師透露,老師之間都對訓練營「先破後立」的做法有保留。吳老師解釋,所謂「先破後立」是將學生舊有模式打破,再換一套新模式,「例如,從前係不懂團結嘅,喺個營入面透過不同活動迫你反思,從而迫令你去改變」。

未見過教練講粗口或暴力對待學生

吳老師表示,一般來說校方都不會要求帶隊老師無時無刻在旁觀看學生訓練,但自己除了睡覺時間,基本上都會全程陪伴學生。他又指出,雖然教練用詞刻薄尖銳,但「從未聽過教練講粗口」,對於有教練暴力對待學生亦表示「聞所未聞」。

有網民曾上載照片指學生被要求在滿面泥沙的情況下吃飯,最後多名學生肚痛。(Facebook 截圖))

坊間流傳年幼學生面貼地滿面泥沙的照片,吳老師表示前所未見,解釋指:「如果有,我當場就會跟教練商量,是否有需要咁盡?如果教練唔妥協,就應該跟總監盧sir反映。」,質疑如果真有其事,隨隊老師都有疏忽。

吳老師帶隊多年,與訓練營教練「有傾有講」,指教練通常會事先向他了解學生情況,例如「有咩地方要加強,有邊啲學生捱唔住」。

訓練營效力愈來愈弱

訓練營目的何在?吳老師解釋,訓練營旨在「令學生喺行為上和心態上變得更積極,亦更加自律」,但觀察到近年訓練營的效力愈來愈弱。吳老師指:「可能因為學生已經知道當中活動嘅細節,好多學生去到只是交戲而已」,因此學生回校之後,訓練營的成效持久力長則1個月,短則1星期。

吳老師指訓練營教練通常入營第一天會檢查學生行裝,但並非每班學生都會被檢查。(受訪者提供圖片)

訓練營教練或會在入營第一天檢查學生行裝。(受訪者提供圖片)

吳老師工作的學校,就有少數學生未能消化這種模式的訓練,訓練營結束後需要長期輔導。「有啲細路,心智唔夠強,俾你破咗之後,又如何幫佢哋建立呢?」

學校高層神化訓練營效力

吳老師指學校高層「經常神化呢個營嘅效力」,「所以保良局咪信以為真,年年搞囉」,認為學校期望學生有很大改變的想法不切實際,「如果只是想給予學生多一種生活經歷,我覺得冇所謂」,否則就可免則免。

訓練營內學生被要求在泥路上爬行去完成任務,有部分學生未能達到要求,面上泥沙要在食飯後才能抹走。(受訪者提供圖片)

今月11日英華書院學生王樂行再度公開事件,令大眾再度關注訓練營。王樂行早前在facebook發文指保良局領袖訓練營涉嫌暴力對待及侮辱學生,又指校方企圖隱瞞。就訓練營連環醜聞,訓練營項目總監盧錦昌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否認虐待指控,反指學生「自以為是」、「玻璃心」。《香港01》向保良局查詢,暫未有回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