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特朗普稱可接受一國方案 但能和平解決以巴問題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問題已有幾十年之久,不只是以巴束手無策,美國歷任總統也可謂愛莫能助。

新任總統特朗普一反國際共識,認為只要以巴都同意,其實一國方案、巴勒斯坦不建國也可以。問題是,以巴雙方真的會同意嗎?

在以巴問題上,向來有所謂「兩國方案」和「一國方案」。顧名思義,前者指以色列之外,要有一個巴勒斯坦人的國家;後者是只有以色列國。

國際社會向來支持兩國方案,美國多年來的立場亦如是。不過特別的是,立場非常親以色列的特朗普,早在競選總統的時候已經沒有提及兩國方案。在他上任之後,以色列政府中人亦有探過口風,初步了解即使不再堅持兩國方案,特朗普政府仍然會支持以色列。

特朗普:兩國或一國都可以

結果,如不少人所料,特朗普周三(15日)接見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後,表明:「我曾考慮兩國方案,似乎比較容易實行。但坦白說,只要內塔尼亞胡和巴勒斯坦人,只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都喜歡,我樂見一個他們最喜歡的方案。」

只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都喜歡,我樂見一個他們最喜歡的方案。
美國總統特朗普

我們可以說,特朗普沒有明確立場,因為他說最重要是以巴雙方喜歡,但嚴格來說,其實他也有一個立場,就是一反美國傳統和國際共識,認為巴勒斯坦人不一定要立國。不難估計,動搖兩國方案的說法,隨即引來各界反對,包括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之間,沒有別的方案,只能夠建立兩個國家,我們要為此盡一切的力。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

特朗普與第一夫人接見內塔尼亞胡夫婦。(美聯社)

巴勒斯坦人反對一國方案

對於特朗普政府的這個立場,巴勒斯坦方面也可以說是反對聲音四起。巴解(PLO)領導人埃雷卡特(Saeb Erekat)說:「動搖兩國方案可不是說笑,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來說可以是災難和悲劇。」

為什麼巴勒斯坦人會視為災難,正因為現時在以色列的管治之下,巴勒斯坦人被剝奪了不少公民權利,出入動輒遭到截查,西岸土地一再被侵佔。如果真的是一國方案,即是以色列名正言順吞併西岸等領土,到時候巴勒斯坦人如何是好?難道全都要離鄉別井,走到鄰近的約旦或埃及生活?特朗普認為可以放棄兩國方案,但附近的阿拉伯國家看來也不會同意。

所以,一國方案的最大問題,扎馬洛特(Husam Zomlot)的說法最中肯:「兩國方案不是隨意的想法。這是以色列數十年來不肯建立一個民主國家,所以國際社會有的一個共識。」扎馬洛特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的顧問,他指出了正是以色列政府多年來的做法,令到一國方案不可行。

延伸閱讀:
以色列報復議案通過 宣布再建殖民區 兩國方案壽終正寢?

內塔尼亞胡在華盛頓與賴恩(Paul Ryan)等多名國會議員見面。(路透社)

若要一國方案 以色列必須根本改變

巴解的埃雷卡特甚至形容,內塔尼亞胡政府對待巴勒斯坦人有如種族隔離,是一種「一國兩制」,以歧視的方式對待兩族人,「那不會長治久安。」埃雷卡特說:「如果不以1967年界線來建立巴勒斯坦國的話,真正的另一個方案是建立一個民主和非宗教的國家,讓猶太人、基督徒和伊斯蘭信徒和平共處。」

特朗普說,最重要是以巴雙方都喜歡。那麼兩族人如何看?巴勒斯坦的教授哈利勒(Khalil Shikaki)去年做了一個民意調查,其中一道問題正是對一國方案的立場,結果是巴勒斯坦中有64%人反對,以色列中有73%人反對。

  西岸等地的巴勒斯坦人 以色列人 以色列地區內的巴勒斯坦人
支持 34.4% 20.4% 52.4%
反對 64.4% 73% 41.8%
沒意見 1.1% 6.7% 5.8%

 

特朗普的猶太裔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亦有出席記者會。(路透社)

難怪,當特朗普提出不一定要兩國方案的之後,《紐約時報》的社論形容,以巴和平是以往美國總統都辦不到的事,今屆的特朗普政府更加不可能做到。

「兩國方案2.0」曾掀邊緣討論

不過,傳媒人羅森堡(Yair Rosenberg)卻持另一場看法:「不管特朗普是有心或無意,他可能開了一扇門,為以巴方案帶來更創新的思考。」羅森堡提到,其實在兩國方案之外,的確有人提及過混合方案,只是一直都不是主流聲音,為人所忽略。

很多人提及和引用的,是斯勞特(Anne-Marie Slaughter)在2013年寫的一篇文章。斯勞特是美國的政治學者,在奧巴馬年代,曾經任職國務院。她在文章中提出了一個方案名叫「Condominialism」,這個字取自住宅大廈(Condo)的概念,未有統一中譯。但這個方案不難理解,就是不同住戶生活在同一棟大廈,但可以自由出入。斯勞特認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可以是兩個國家,兩個政府,但領土卻共用同一塊地,讓各自的公民自由生活,自由定居。這個方案的主要理據是,實際上以巴已經難以再劃界線,所以將計就計。
 

以色列在西岸不停擴建殖民區,侵佔巴勒斯坦人的土地。(路透社)

事實上,除了「Condominialism」這個特別的字眼之外,其實類似的方案也有人提及,那就是邦聯制度(Confederation)。所謂邦聯,例子有英聯邦和歐盟,他們都是由獨立國家組成,但設有機構處理共同事務。

提議以巴邦聯制的人認為,雙方各有獨立國家,但可以開放邊境,讓公民自由流動而且設有共同機關,及非常緊密的經濟合作,例如共享水資源。其中一個好處是,巴勒斯坦建國之後,必須要考慮土地和經濟資源如何分配,還有是否有足夠的獨立軍事力量。若採邦聯制,此等分配問題都可以靈活解決。

以巴獨立,但組邦聯,以色列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曾提及,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茨(Martin Schultz)也說過。但歸根究底,都是一種兩國方案,甚至有人稱之為「兩國方案2.0」。特朗普周三提出,只要以巴雙方都喜歡,他可以接受一國方案,但最重要的問題他卻沒有解答:巴勒斯坦不建國但又要以巴和平,如何可能?

延伸閱讀:
特朗普邀內塔尼亞胡訪美 以色列隨即擴大西岸殖民區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