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由住板間房到進軍禮賓府 仕途兩度「轉線」鋪排今日攀峰之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1月12日)正式請辭。

林鄭月娥現年59歲,出身基層,從小到大都是「天之驕女」,由小學到中學一直考第一,只嘗過一次考第四的滋味。在大學時代,她自言與民主黨李永達、單仲偕是「一夥人」,參加過社運,並視之為「污點」。

大學畢業後,她走入政府,成為政務主任,及後出任副庫務司、社會褔利署署長、發展局局長等官職,民望高企。在2012年,「好打得」的她本來自言「差唔多夠鐘」,暗示不會繼續效力政府,最終卻在丈夫游說及支持下,改變初衷,留在香港出任政務司司長。四年後的今日,她再上演「華麗轉身」,在梁振英宣布放棄競逐連任後改變心意,宣布參選特首。

林鄭月娥出身基層,但自讀書年代起,已是「天之驕女」。(資料圖片)

林鄭月娥小時候住在舊式唐樓板間房,居住環境與現時人稱「港式貧民窟」的劏房沒有太大差別,可謂出身卑微,父母亦無受過太多教育,在五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從小學開始,她便年年考第一,只在某次期中考考了第四。她接受電台訪問時透露,事件令她深感挫折而大哭。除了成績優異,林鄭在學校亦是「天之驕女」,曾任中學的總領袖生(Head Girl)。

不過,乖孩子亦有躁動的青春。在大學時期,林鄭與民主黨李永達、單仲偕參與學生運動,在政總外請願,又組織了港大第一個到清華大學的交流團。她曾表示,這是她的兩個「污點」,所以當年報考政務主任時,從未想過會獲聘。

時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左)和社會褔利署署長林鄭月娥(右)探訪單親人士。(政府新聞處圖片)

走入政府後,林鄭月娥官途平步青雲,曾服務多個決策局和部門,並兩度獲派參與特別職務,分別負責選舉事務和證券巿場的工作。在90年代,她調任財政科,當首席助理庫務司,及後升為副庫務司 (後改稱庫務局副局長),負責財政預算規劃、開支管制和政府基本工程計劃。據悉,林鄭在擔任副庫務司時,向傳媒簡介財政預算案從來無須帶文件,便能如數家珍地回應所有記者的提問,有一次甚至跌傷手都出席,十分「博殺」。

在庫務局工作近7年後,她在00年8月接掌社會福利署署長一職,管理佔當時政府開支約 300 億港元的福利計劃,並把政府對社褔機構的資助改成「一筆過撥款」,引起爭議。這政策被指打擊了社工的職業保障,亦影響了社褔服務,至今不少社工對此仍頗有保留。

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當發展局局長時,在四川省考察臥龍自然保護區內特區政府援建的項目,並主持了臥龍小學的「香港特區援建標誌牌」揭牌儀式。(政府新聞綱圖片)

在07年,林鄭離開公務員隊伍,官拜發展局局長,處理了多項具爭議性事件,包括重置皇后碼頭、馬頭圍道唐樓倒塌事件及處理新界村屋僭建事件等。在重置皇后碼頭一役,大批保育人士佔據了碼頭,但林鄭卻親臨示威區的論壇,跟保育人士就碼頭去留展開舌戰,因此獲得了「好打得」之名。

5年後,鄉事派人士在新界村屋僭建風波中,揚言不惜流血抗爭,促當局考慮以某種條件,特赦現有村屋僭建物,但林鄭卻「企硬」絕不特赦。這些進取的表現令她硬朗形象進一步鞏固,她的民望亦長期高踞上屆官員之首。

退任局長在即,林鄭月娥曾以「差唔多夠鐘」暗示不會繼續效力政府,當時政界都以為她會離開官場,豈料半年後,她卻以大熱之姿出任政務司司長。她解釋,原本打算離開官場,但在丈夫強力遊說下,才接受梁振英的邀請。不管如何,她這次仕途「轉線」,鋪下今日逐鹿特首之路。

在2014年處理政改方案時,林鄭代表政府進行諮詢,並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合稱「政改三人組」,硬推政改的她,民望大不如前。(政府新聞綱圖片)

上任政務司司長不久,林鄭便因國教風波,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拆彈」的強悍表現,得到了一個新別號。當時,林鄭回應了大部分提問,而吳則全程躲在她身後,自此林鄭便被稱為「奶媽」。當時她在接受傳媒訪問期間,被問到國教爭議消耗了其高民望時,曾經一度感觸哽咽,表示自己作為上屆政府當中民望較高的官員,如果選擇「跳船」離棄新政府,就是「對唔住香港市民」,她又自言,「某程度上,我將我的誠信、公信力,押注在這個特區政府,我個人受批評並不重要,但我真的希望5年後的香港,是一個更好的香港。」

不過,因著現屆政府面對的爭議問題接踵而來,「好打得」林鄭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拆彈」後,民望亦隨之不斷滑落。在2014年處理政改方案時,林鄭代表政府進行諮詢,並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合稱「政改三人組」。在佔領運動其間,林鄭保持一貫強硬作風,以學聯重提要求人大常委會撤回政改決定和爭取公民提名,並發起不合作運動,動搖了政府及學生雙方的對話基礎為由,突然擱置對話,被批政府根本無誠意對話。在爭取政改通過期間,泛民又批評林鄭月娥口口聲聲為市民利益工作,但無將市民意見納入方案。

在翌年,立法會否決了以《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鉛水事件後,她又揚言「官到無求膽自大」,指鉛水問題被泛民政治化,斥有人在公開場合逼官員「飲鉛水」是侮辱,惹火言論引來了極大爭議。

林鄭月娥在去周五立法會上也不得不認,沒有經過招標的直接委任乃「比較特殊做法」,為西九故宮事件「拆彈」。(資料圖片)

在梁振英宣布放棄競逐連任前,林鄭月娥曾多次公開表明不會參選下屆特首選戰,自己將會退休,又呼籲外界不要再游說她繼續做下去。然而,當梁放棄連任後,她即改口說「不得不考慮重新參選」,這是她第二次推翻自己退休的「預告」,更上層樓的野心亦更呼之欲出。

正當林鄭部署競逐特首之際,身兼西九管理局主席的她上月宣布在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引起軒然大波。林鄭在與北京當局商討合作長達一年期間,做到「滴水不漏」,直到與北京故宮簽訂合作《備忘錄》,公眾才被通知西九原訂興建大型表演場地的用地,會改為興建靜態的故宮博物館。民主派抨擊政府事前無諮詢就下決定,可能違反《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令她立刻要立法會內會解畫,又特別開記者會「拆彈」,惟一切爭議至今仍未平息,成為辭官選特首前的最後一個污點。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