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博評】「我要真俊華」之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泛民年前提出的「ABC(Anyone But CY)」口號,與如今「NBJ(No-one But John Tsang,我要真俊華)」的作為,同樣是目光如鼠,對人而不對制度,繼續誤導社會徘徊於真假之間,令民主步伐更為裹足不前。
蘇嘉豪

曾俊華獲不少人支持,包括泛民中人。(資料圖片)

特首選戰新聞每日疲勞轟炸,參選人一言一行頓成熱話。滿街無票看客居然樂此不疲,為根本輪不到自己決定的「心水人選」吵得沸揚,無普選當真普選。實在受夠了這種五年一度、戲假真做的反智政治!

五年前,同樣以假亂真的唐梁之爭,「富貴人家」唐英年被嫌公關不好、不夠親民,眾多市民甚至包括泛民中人,何嘗不是一廂情願,把「似較貼地」的梁振英捧上天?但結果如何,你我心知肚明。梁政府多項競選承諾落空之餘,好勇鬥狠的管治手腕為社會撕開難以癒合的傷痕;強硬壓制真普選訴求,亦為民主運動蒙上陰影。

五年後,小圈子政制依然不動如山,香港人正飽受梁政府的創傷後遺。而站在面前領銜主演又一齣選舉戲的,除了蕭規曹隨的「梁振英2.0」林鄭月娥,就只有看來「似返個人」的曾俊華。於是,在建制派之中所謂兩害取其輕的「虛擬選擇模式」又再循環啟動。曾俊華,準確來說是「起用了出色公關團隊」的曾俊華遂獲好評如潮、呃Like無數。

「我要真俊華」不乏泛民擁躉,他們出於對林鄭的恐懼或敵視,期望以夷制夷、孤注一擲,甚或在佔領過後絕望於民主運動,部分人更心甘情願投身曾俊華的眾籌大戲,為小圈子慷慨解囊。但在這場依舊由北京一錘定音的假選舉裡,泛民選委僅屬「被動的少數」,極其量有權多提名一兩人,對選情進行低度干擾。無論是林鄭或曾俊華,最終能夠勝出的亦當為北京所絕對支持和信任,上台後順理成章執行北京的硬任務,但其又必然與民主自由價值(至少是泛民選委目前認同的)背道而馳。因此,泛民最終選擇投票支持任何建制派候選人,都存在極大的政治矛盾和道德危機。特別在後雨傘時代,泛民若稍一不慎逾越真普選底線,猶如在政治生涯玩火自焚。

事實上,獲高度祝福的林鄭本身固然可恨,根本不值一提;但必須指出,曾俊華怎也不算是「好貨色」。二人對8.31框架和23條立法的取態根本無分別,曾俊華甚至比林鄭更進取地定下2020年期限。只是,同為非要尋求北京撐腰不可的曾俊華,比較懂得像外國選總統一樣拍拍直播、搞搞眾籌、逗逗小狗、吃吃魚蛋而已。然而,感性背後冷靜思考,一位聲言希望與香港人「喺獅子山下拍住上」的參選人,他朝轉身逼迫香港人硬食無平等被選舉權的「普選」框架、打開侵犯香港人權自由缺口的所謂國安法,還有繼續開發新界北、東大嶼山,透過人民幣結算、滬港通、深港通、2030+,加速區域同化、消亡香港特色,光想已經覺得嘔心。

泛民年前提出的「ABC(Anyone But CY)」口號,與如今「NBJ(No-one But John Tsang,我要真俊華)」的作為,同樣是目光如鼠,對人而不對制度,繼續誤導社會徘徊於真假之間,令民主步伐更為裹足不前。只有堅守政治原則,真假界線其實絕不模糊。幾年前的佔領運動,不就已經把真假辯得涇渭分明了嗎?泛民當年形容「袋住先等於袋一世」,寧願連月餐風露宿,也堅持「我要真普選」,正是為了凸顯假普選之大惡——利用普選票為小圈子背書,傀儡特首挾百萬票以令天下,迫使香港人接受已經「最終達至普選」。只是幾年後的今天,「我要真俊華」似乎迷失初衷,「被迫」寄望所謂的「lesser evil」(少惡)踢走「evil」(惡)。但如果反正還是建制兩害取其輕,那麼他們當年何不乾脆袋住先?接受個假普選豈不更省時省力,今天還不用旨意泛民選委代勞,也能親手為「lesser evil」投下神聖一票、一圓「普選夢」呢。

擱筆前不久,長毛也正式參選了,前提是要試圖跨越百分之一公民提名的「入閘門檻」。不出所料地即時招致罵名,批評與「我要真俊華」相抵觸,甚至是「林鄭的鬼」——又是那個極大的政治矛盾……相較之下,從頭到尾「兩邊(lesser evil和參選泛民)都罵」的杯葛派,不提名、不投票、不參與,還比較值得理解和令人信服。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