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來稿】回應黎智英〈男歡女愛〉:文字漂亮,但讀著噁心

撰文:投稿
出版:更新: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近日在蘋果日報登了一篇文章,文字很漂亮,但看了有點莫名其妙的噁心。
標題是「男歡女愛」,講的是他對「年青人重新為性別下定義」的看法。
理性分析,甚至基本的人情常理已不適用於他。

文章就是教條,他要引導大眾維持傳統的定性一成不變做無知井娃。(網絡截圖)

文:不妙花生

他的文章是包羅萬有,時而說教時而陰謀論或沒有內容的道德囈語,比他所嘲笑的語言偽術更為不堪。性別是社會建構?不知所云;性別多樣化?標奇立異,文章就是教條,他要引導大眾維持傳統的定性一成不變做無知井娃。信不信由你,據非正式統計文章有八成內容是無的放矢,某君實在有寫混話而不知醜的異稟。「Pansexuality 是受人鼓吹,毒品為害」「性別流型是為趕時髦」「百變的性別靈活的性交就沒有愛」「性交的歡愉是為生兒育女」「性慾無拘束的馳騁會導致痛苦和絕望」以至「性別多元化是左傾自由主義者為了環保或推行馬克斯主義的陰謀」等,這都是某君提及的高論。都是自以為是而無事實基礎,他的文章是反智和反動的。他忘卻了愛的真諦,只著重性和愛如何維繫社會繁榮穩定。

這到底是道德塔利班上身還是忽然腦殘?年青人血氣方剛也好,對性別及性向有所質疑也好,都是最正常不過的心理發展。他們需要的,不是家長式的訓詁以至粗暴干預,而是不受旁人干擾,自由探索的空間,令他們可在日後作出定位,某君也曾年青,理應深明此道才是。至於甚麼他人教唆,令自己成名的奇怪動機,一來是不尊重年青人的判斷力和自尊心,二來退一萬步說,就算有如此動機,也不能推論出行為對錯,是「幻覺」與否。想像一下蘋果日報,沒有黎智英的「鼓吹」,市民不願意「成名」向記者揭露所謂真相,整個版面剩下創作文字,想必是結業無誤。

某君全文提過了多次愛字,但原來說到底,愛在他眼中只是為家庭以至社會服務的工具。(視覺中國)

某君全文提過了多次愛字,但原來說到底,愛在他眼中只是為家庭以至社會服務的工具。男女組成的家庭的愛才是真象,人生的意義原來只是承先啓後為整個文明的延續而活,其他的愛都是旁門左道,性並不能與之並存。這究竟要對愛有多膚淺的認知和感受才有如此膠論?再談性,難道男女間性交有歡愉但不生兒育女就不配有快樂?快樂是人最基本的感情,任何性事,也可以是美好的,只要箇中人享受,自能帶來快樂,相信各位亦無需要他人從旁指導或協助。

某君本身也是他人口中的左傾自由主義者,近日不知受甚麼刺激要寫如此垃圾文章。他要強化性別定型功利化性慾,企圖將愛情轉化為社會發展的工具,讓我們墮入馬基維利的陷阱中。他認為世界太少人了,最終會毀滅了社會的有效管治因而也毀滅了人類。他促進生育作為發展的手段,讓世界的人口越來越多,換言之是要讓我們爭奪地球已將近枯竭的資源!根據他自以為邏輯的推算,下一步自然是要讓戀愛和性交過程控制在一切以國家/地域利益為先的現實政治主義者手中,那當然是強制生育的機制了。

強制生育的方法大可參考當年羅馬尼亞壽西斯古的做法。離婚要國家批示,全國禁止性教育,避孕亦屬違法,婦女年逾25歲未有所出,需繳交沉重「貞潔稅」;未滿45歲要每一至三個月接受檢查,無懷孕徵兆即送交相關部門審問。要墮胎?先生夠四個小孩再說話,否則面臨法律制裁。整套方法功效卓著,1967年間全國出生人口數較對上一年翻了將近一倍。要成為人口大國?指日可期。這樣的政策是不會顧及人民「生活」的……但社會至上主義的人民在領導的指引就不需要「生活」,只需作為國家機器的齒輪運行至被替換就好了,法西斯社會計劃的千秋大夢完滿達成!

這樣的世界所有人雖仍可以相戀性交,但以社會利益作前提的相戀性交令愛情變質,性慾也蒸發了,大家都成了文明發展的工具。這樣的世界上帝死了也被氣得活過來,人同樣失去了靈魂和尊嚴,人類也就完蛋了。我們不能讓性別定型,只高舉某種家庭價值為唯一標準和每時每刻都折磨人心的守舊繼續存在。是的,各個年齡層都是社會的持份者,我們為其他年齡層想著做點甚麼之先,應先收起高高在上的姿態,摒除固有思維與偏見,才能相互溝通和尊重,真正理解對方需要。讓我們為自身(社會所有人)提供更多性向和性別的選擇自由和戀愛及性交的發揮空間。性和愛是人命運之本,我們的將來。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