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過年會送?!午餐肉矜貴之謎

撰文:麥嘉隆
出版:更新:

前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曾指拉布無理,一天等同浪費16萬罐午餐肉,諷刺有議員與基層為敵,從此午餐肉就和立法會結下不解之緣;
日前長毛梁國雄就以午餐肉擲向建制議員,抗議他們集體離場引致流會。

王國興曾以食品作比喻,指拉布一天等同浪費16萬罐午餐肉。(黃永俊攝)

大蕭條期的發明 二戰後隨美軍版圖遍及全世界

香港人慣食的長城和梅林午餐肉價錢相宜,早餐一客餐蛋麵是很多人的至愛,怪不得專長於勞工事務的王國興因而聯想到基層市民的需要;但他也許不知道,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午餐肉成為美軍和盟軍的主要食糧,父親經營雜貨店的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曾稱之為「戰時美食」,前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更稱午餐肉有助蘇軍打敗納粹德國。戰後午餐肉出口全球正是美國軍事版圖遍及全世界的副產品。

午餐肉是美國在大蕭條期的發明,上世紀1930年代尾,Hormel Foods公司混合豬肉、糖、鹽、水、薯仔澱粉和硝酸鈉推出罐頭午餐肉,產品取名為「SPAM」,有一種解釋說是「Shoulder of Pork And Ham」的簡寫(豬肩肉與火腿),因罐頭價錢相宜和可保存一段時間,成為飽受經濟壓力的市民和軍方的廉價肉類代替品。

理性的讀者可能會預測,在物質豐富和注重健康的年代,午餐肉這種有不少添加劑和脂肪的食品,銷路應該日見萎縮,但事實卻相反,SPAM已發展出15種口味並且業務穩步增長,《財富》雜誌6月的一份報道指,在美國以外最大的韓國市場,一年售出1.75億美元SPAM,轉為零售價估計更高達3億美元(約23億港元);韓國人視SPAM 為高級食品,過年送贈SPAM禮盒是非常得體的行為,一盒9罐SPAM連兩支橄欖油約售550港元!

韓國人過年時送SPAM禮盒是非常得體的行為。(網上圖片)

從事市場推廣的人不禁要問:SPAM這種廉價肉代替品如何變成高尚禮品?

可樂的教訓:味道其次,情懷無價

要找答案,不妨參考另一隻隨美軍走遍各大洲的可口可樂的經典個案。1970年代後期,百事可樂推出「百事大挑戰」,在美國各地邀請市民蒙眼試飲百事和可口可樂,結果百事以大比數勝出;之後,百事更夥拍米高積遜推出「百事世代」廣告,聲勢一時無兩。

面對巨大壓力,可口可樂決定改變已有近100年歷史的配方,經過反覆修訂和數以萬次蒙眼試飲研究後,驗證喜歡可樂新配方的比例高達61%,於是在1985年趁公司成立100周年宣告推出新配方,宣傳活動排山倒海推出。但有一小群頑固派舊可樂支持者大聲疾呼,抗議可樂修改配方,並組成「舊可樂飲家」民間組織,慢慢得到廣泛支持,有人說新配方味道很差和抄襲百事,有人拿着「不要可口百事」標語(Coksi – NO)上街示威,有人在電視上大聲疾呼:

他們拿掉的不僅是味道,是一隻屬於美國一部分的產品,可樂是與我們一同成長的。讓他們就此拿掉?他們當自己是誰?
百事的宣傳攻勢,曾逼得可口可樂改變百年配方。(Getty Images)

高峰期可樂公司每天收到8千個投訴電話,新配方滯銷,結果,可口可樂77天後以「經典可樂」名稱重新推出原配方,銷量反而節節上升,重振聲威。

有趣的是有電視台邀請「舊可樂飲家」的發起人蒙眼試飲新、舊可樂,結果,試飲者根本不能分辨哪一杯是他們要捍衞的配方!可樂的個案清楚顯示,消費者選擇可樂或百事,味道並非關鍵因素,重要的是牌子所代表的價值觀和所潛藏的消費者感情。由此思路分析,SPAM在韓國既是罐頭食品,更代表了和美國的聯盟,還有一段歷時3年堅毅不屈抗擊入侵者的家國情懷,而感情和價值觀是無價的。

傳聞指有人替積極尋求連任的高官四出探問:「他那麽努力解決民生問題,為什麼仍然咁乞人憎呢?」若有人向你摸底,何妨先請對方喝一口冰凍可樂和吃一片香煎午餐肉……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