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說|張繼聰婚後被指指點點 曾想過自殺:文字真係可以寫死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張繼聰近日接受港台節目《音樂說》訪問,從童星時期的經歷講到現在。他坦言中五畢業後,選擇以戲劇作生涯規劃,於是報考香港演藝學院,將心神全都放在戲劇課堂上,又指當時對歌唱毫無興趣:「上歌唱堂,我同黃華豐老師互相放棄對方,頭兩年我唔鍾意唱歌,直情可以話係敷衍同冇廉恥。」

張繼聰接受《音樂說》訪問。(香港電台第二台提供)

直至一次失戀,張繼聰才在白只影響下與音樂結緣,自始愛不釋手:「對後生嘅我嚟講,經歷失戀係好衝擊。我同白只真係好兄弟,因為佢都一齊失戀,我哋兩個組咗個『治療小組』,一齊拎住結他喺後樓梯又彈又唱,好快我就開始寫自己嘅歌,後來仲會去酒吧表演。」他指當時深受台灣音樂影響,談到杜德偉的《無心傷害》時,他坦言此曲開拓他對R&B音樂的認識。自此,他在歌唱堂的態度180度轉變,連老師都認同他別具潛質。

張繼聰坦言一開始不喜歡唱歌。(香港電台第二台提供)

張繼聰在學時期的創作已獲唱片公司及歌手垂青,當中包括鄭秀文的《Try Again》及陳奕迅的《防不勝防》,成為入行契機。即使中途目標轉戰唱作歌手,他卻從未想過會當上流行歌手:「我覺得獨立歌手好型,當時我都係諗住出到一百張唱片,信和有得賣已經好勁。」

張繼聰想做獨立歌手。(香港電台第二台提供)

回想2007年與謝安琪(Kay)結婚,張繼聰直言當時遇上人生低潮期:「當時係一個困境,同時面對好多壓力。一個廿幾歲男仔結婚,有小朋友,本身都夠大鑊,仲要日日被人指指點點,更堅強嘅人都好難受。」他在婚後經常被傳媒追訪,被巨大的輿論壓力困擾多年,一度萌生尋死的念頭:「我有諗過死,嗰時逼到一個位,我一係死,一係改變自己諗法。最後諗明白,可以唔係放棄自己生命,而係放棄人地對你嘅睇法,放棄自己嘅執着。我由26歲開始面對,去到30歲先釋懷。」

回想被狗仔隊跟蹤,張繼聰坦言傷痕累累:「其實只係一家人帶個仔出街玩,Family time,一見到有車跟,我唔知點面對又要被人寫咩。經歷過後,我深明文字真係可以寫死一個人。」後來他慢慢學懂放下,調適自己的想法,甚至會與狗仔隊記者聊天,對方更坦白只為交差,向他致歉。

張繼聰在2007年與謝安琪結婚,前者坦言當時遇上人生低潮。(張繼聰Instagram圖片)

談到跟Kay的相處之道,張繼聰想到李逸朗的《水》,又指:「好多人覺得婚姻係由愛情、激情,演變到感情。我認為婚姻好似水咁,水係必須。我同老婆仍有愛情,亦需經營,有時都要出去拍拖。」兒子踏入青春期,Kay難免感到擔心,但張繼聰卻認為轉變十分正常:「而家個仔青春期,我都開始改變(溝通方式),會更認真同佢講男人嘅承擔,仲有價值觀。男仔係要多磨練,我會揸電單車送佢返學,個過程好玩啲,佢亦冇得玩手機,都係一個Family time。」

+9
+9
+9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