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廷鏗新專輯《Negative》一碟難求 旺角信和唱片店:絕咗版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09年參加無綫歌唱選秀節目《超級巨聲》而入行的許廷鏗(Alfred),經過10年時間磨練,終於在元旦日由商業電台舉行的「2020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裏獲頒男歌手的「最高榮譽」──叱咤樂壇男歌手金獎,成為首位2010年代出道而獲得這項肯定的男歌手,又憑《無力感》一曲奪得「專業推介‧叱咤十大」;而之後在香港電台主辦的「第43屆十大中文金曲」裏,他憑2019年推出的大碟《拾》,獲得最佳中文唱片獎(男歌手),連同早前在「2020年度新城勁爆頒獎禮」裏獲得勁爆男歌手和勁爆歌曲,「許牙醫」可謂大豐收,亦正式奠定其在本地樂壇的一線地位。

坦白講,歌手屬於哪種級數,不是唱片公司說了算,也要看看社交媒體的粉絲數目,還有唱片銷量。事實上,Alfred去年年底為ViuTV真人騷兼選秀節目《全民造星III》擔任評判後,因評語誠懇而一矢中的,令觀眾相當受落,帶挈Instagram帳戶人氣急升,現時已急升至接近33萬,而他去年11月推出的第11張個人大碟《Negative》也有價有市,一碟難求,記者曾經親身到旺角信和中心地庫的幾間唱片店和沙田新城市廣場的CD Warehouse了解情況,發現前者經已斷市,而後者每一張的標價則超過$300,較原本定價高出近一倍。

撰文:游大東

許廷鏗去年11月推出第11張專輯《Negative》,兩個月後已經幾乎賣斷市。(資料圖片)

記者上周三(13/1)親身去到沙田新城市廣場的CD Wardhouse視察,發現店員將許廷鏗的唱片放在當眼位置。(游大東攝)

記者發現許廷鏗的新專輯《Negative》,在CD Warehouse沙田分店的零售價已升至每張$339。(游大東攝)

記者於今個月初到訪旺角信和中心地庫的唱片店「Mini Shop」,並向店員查詢,到底《Negative》這張專輯是否仍然有售,對方坦言:「賣晒喇,斷晒市!」再追問知否唱片公司會不會加印,他最初表示不清楚,惟又指:「我諗唱片公司應該會再印嘅。」當天走訪其他層數的唱片店,亦未見貨架上有「許牙醫」這張專輯。至於開在「Mini Shop」旁邊的「Echo CD Centre」,記者於(20/1)晚上致電查詢是否仍然有貨,對方直接回覆:「呢隻(《Negative》)真係冇,絕咗版喇!」

一碟難求,如果想擁有就得多走幾步,另外加多少少錢。記者曾於12月中到訪位於鑽石山荷里活廣場的CD Warehouse,見到當時放在貨架上的《Negative》,零售價已升至超過$240,及至上周三(13/1)再到這家連鎖店的沙田新城市廣場分店,發現店員已將許氏出品放在店內當眼位置,並在《Negative》上方貼上「2020叱咤男歌手金獎」的標籤宣傳,隨手翻轉背面來看,零售價再升,去到每張$339,與官方網站顯示的價錢一樣,這個價錢拍得住日本碟初回限量版。據了解,《Negative》去年11月剛推出時,售價為$190,意味現時這個「新價」較原價高出接近一倍,但肉眼所見,現場的貨量都是一張起兩張止,而銅鑼灣分店裏,許廷鏗的兩張舊碟:《神奇之旅》(2017)和《許廷鏗 Alfred Hui》(2018)依然有貨,但標價已分別為$259和$229,證明「阿佛效應」不僅僅有助推高他的知名度,更是實際上「有得賺」。

許廷鏗上周三(13/1)出席香港開電視節目《旅遊達人滯遊香港》時,指自己近日已開始為新專輯作準備,「聽咗幾首Demo,亦都有一啲心水!」(資料圖片)

對於新碟大賣一事,許廷鏗直言超出預期:「貨倉一隻不剩,我知道恆豐好似仲有好少量嘅貨!」他又指,近日已開始為下一張專輯做準備,「上星期開始聽緊啲Demo,亦都有一啲心水,你話我今年係唔係好想乘勝追擊,我又唔係一個咁嘅心態,其實有冇獎,都係咁樣造歌。」至於會否加印推出第二版,華納唱片回覆查詢時指:「不會了,Alfred喺IG都有講。」據唱片業界中人透露,現時印製唱片,每個批次至少要印300至500張,就算數量少於此數,都要支付同樣價錢,而一般情況下,歌手出碟每次都會印1,000至2,000張,視乎歌手級數而定,隨着串流平台日益普及,印製唱片多寡其實不影響歌唱的傳唱度,唱片公司為封蝕本門,近年多數會採取限量生產,變相推高實體唱片的價錢。

林家謙絕版碟二手價高達$2800 「唱片限產制」掀另類炒風?

許廷鏗直認細心 為旅伴設計「搵食路線圖」:鍾意分享好食嘅嘢!

同場加映:十大中文金曲︱最佳中文唱片繼續一拆三 許廷鏗小塵埃鄧紫棋瓜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