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性侵者對話】侵犯者回信:錯不在你 自責成為二度傷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六名曾犯過風化案的男士,阿牛、Patrick、輝 、生 、Johnny及一個曾經泥足深陷的人,參加了朗天計劃,他們由社工江寶祥處讀到署名「受傷女人」的信件。她透露自己20年前火車上被非禮,到今日自責和羞恥仍揮之不去,反問究竟自己做錯什麼,被他選中。她把昔日經歷及感受寫成了一封信,六人讀過信件後,也寫了回信給她。

六位曾犯性罪行的男士花了一個多小時分享對她的回應。(iStock)

給一位勇敢、受尊重的女士:

這是一封我們六位寫給妳的信。

我們前來明愛朗天計劃尋求服務已一段時間,大家都希望不再受「性侵犯他人問題」影響,解決問題。在我們參加這次「男士共行小組—探索主流男性角色、性侵犯與另類可能」,從社工口中聽到妳願意和我們分享妳的信 。 聽社工Francis讀出妳的信,我們都聽得入神,為的是要捉緊妳寫的每字每句,希望從中學習、體會妳所經歷的。

當晚,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分享對妳經驗的回應,我們將這些回應簡略記錄在本信的下面;另外,我們在兩和三星期後的聚會上,又分享我們各人給妳寫的信。每封信和每次回應都有點不同,都有點新的體會。整理之後,我們發覺這些回應加起來的篇幅不少,不希望因此為妳帶來負擔,妳可以隨心選擇看多少。

我們也希望向妳說聲:對不起!雖然不是我們對妳做出這事,但看到妳因被別人做錯的事傷害多年,也影響與家人的關係,我們為此感到難過,也為妳感到不值。我們希望向妳說聲對不起,因為我們想表明這不是妳的錯,是侵犯者所做過的傷害了妳!

祝願妳和家人生活愉快!

「男士共行小組」

阿牛、Patrick、輝 、生 、Johnny及一個曾經泥足深陷的人上

部分小組成員的回信。(由朗天計劃社工提供)

部分小組成員的回信。(由朗天計劃社工提供)

我們從當中的回信,摘錄了小組成員Patrick的回信內容:

我們尊重的勇敢女士:

一年半之前,我在朗天計劃的聚會中,聽到妳的一封信,妳懷着無比的勇氣,重提妳20年前遭受到性侵犯的往事。20幾年來,事件對妳人生造成巨大的困擾及影響,當中一字一句的敍述,令我聽完之後,有很大的歉意及悔疚。妳知道我曾經性侵犯過女性,但妳在信中沒有將對我們的怨恨無限放大,這令我更尊重妳,也令我知道我性侵犯一個女性,不單單是一件一對一的事。我對她的人生,對她的家庭、子女、伴侶等等關係、成長,都造成破壞,這是我沒有想過。

我也曾經犯過侵犯女性,所以無論如何,我很想用我最大的歉意,對妳及受影響的人,說聲對不起,是我的錯,令妳們受了這麼大的痛苦,還望妳接受。

回想當初自己做出侵犯女性的行為,一直沉溺在自我的性幻想當中,去捕捉時間,捕捉機會,一個有心人去裝無心人,對方根本無從防備!很想向妳說明,被侵犯者是無辜,千萬不要怪罪自己,而妳當初懷疑自己有錯,令我想到這是二次傷害,二次傷害也為受侵犯者帶來額外的壓力及鬱結,所以我也希望人們以第三者看性侵犯時,要多多明白女性。

也想妳知道,我已參加朗天計劃五年多,目的就是讓自己永久停止侵犯女性的行為,而近年亦得到社工的幫助,以分享者的身份,參加一些社區及學校活動,致力為社會停止這問題而出一點力,並希望一直繼續去做 !

生活愉快,新年快樂!

Patrick上

現時處理性侵風化案件多在法律上討回公道,侵犯者承認,入罪,就像解決了件事。過去江寶祥經「朗天計劃」接觸性侵犯者,聽到故事另一面。「好多參加小組的男士入門第一句都說:我做了風化案件,連我也懷疑自己病態鹹濕。或者說:我打劫、殺人或吸毒,洗心革面後,社會至少願意接受我,但風化案罪犯是十惡不赦,過街老鼠一樣。」

江寶祥覺得這種標籤、把性侵犯者打入無法翻身的處境,對解決社會根絕不斷的性侵事件沒有幫助,他們仍然是社會一分子。朗天計劃希望與他們共同對抗性侵的影響,了解到社會文化、性別文化,如性別權力不平等隱藏的訊息也有份造就此事,從而制定對抗性侵的策略,建立尊重他人的人際關係。

「做出這件事不是一小撮人,不關我事,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被影響。」江寶祥指計劃希望可以從源頭、性侵事件未真正蘊釀前做出改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