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性人妻出書細訴「無法進入」之苦 與老公廝守只能愛得像兄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想搵本書,叫《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在書局,我把書名一字不漏地讀出來,分別向三個店員講了三次。我頭一次連續向三個陌生人講,「陰莖」這兩粒字。三個店員有一致的表情,一臉「哦,嗰本書?化咗灰都認得」,其中一個更露出趣致的笑。最後店員指引我去冷清清最角落頭的哲學書架找。哲學?我以為它是小說類,也許「插不入」好比哲學難搞。

「我開門見山地說了
我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我是說真的。」

《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作者:木靈

打在書背上的這段字,不知怎的讀出喜感,也定下書的調子,喜感但它同時有悲劇味,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足足歷時二十年。這本由網誌引申出來的自傳小說,日本家庭主婦木靈的真實血淚剖白,出版《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讓全世界知道,而只有故事中主角「老公」不知道房事被抖出來了。木靈打趣道,兩公婆廝守到老之將至,就把書送給老公,不知滿頭白髮的老伴會笑死還是激死。那時回望,往事又再渺渺吧,折磨總有個終點,走得下去連折磨也會變成了笑話。痛苦都融化在一句「唉都過去」。

只是,這並不是獨一的案例,不少無性夫婦也面對「插不入」,不過我們少聽說,直至「陰莖插不進來」喧嘩地成為書名。

偏門的陰道 遇上偏門的陰莖?

故事中的「我」有個「偏門」的陰道,它可以讓任何一名男子進入,而偏偏她愛的人就不能進入,她估計因為由細到大強烈抗拒和身邊的人發生性關係,她用了「羞恥」形容性,在越愛的人面前越羞恥。而丈夫的陰莖也非常「偏門」,可以進入任何一名女子的身體,除老婆之外。就像上帝開的玩笑,不是賜你災難、疾患,而是賜你們男子女子不得結合,做愛時,他們像開山工人般對話:「堅不可摧」,你哭不是,笑也不是。房事不能向人明示,苦往肚子裡吞,她提不起勇氣睇醫生,但一到生育就瞞不過三姑六婆的耳目,又被迫回到插不入的問題裡。

木靈記下一段「性無能」的婚姻,還有他們定義的幸福--像兄妹般相處,過著純潔的無性生活,也不再打算生孩子。他們繞過另一條小道,但人言依舊可畏,木靈的保險經紀不時溫馨提示,做媽媽有幾幸福,叫她買保險存學費--別人定義的幸福也像心魔的一種,不是每對插不入的夫婦都能走下去。

她寫道「我們只求能像盤根錯節的兩棵老樹一同枯朽,這就是我們的幸福。」

究竟要有幾多愛和專注,兩口子才能共同活出別人眼中不正常人生?

原來最能表達愛意的地方,竟又只抗拒最愛的人。(vcg.com)

當然只有愛,是很難過下半世,你要先睜隻眼閉隻眼。書中寫的「閉隻眼」很超乎想像,插不進來引致另一種形態的夫妻生活。

丈夫買春 老婆約炮 每人保存一半的秘密

網上有讀者讀完,冷酷回一句:「好小事啫,一早睇醫生晨早搞掂啦,寫本小說太小題大作。」「插不入」有機會因為老婆患上性交疼痛,找性治療師以「認知行為治療」醫治,九成能醫治成功。然而未面對生育的臨界點前,好多夫婦未有足夠勇氣找醫生處理,何況「家醜」和性有關,聽說好多人連那一步也不敢踏出。

書中描繪的「我」是一名自卑、敏感的女子,默默扛起不幸,對身邊的人永遠無法坦然,造就她用了另一種方式撐過二十年。明知道丈夫買春滿足性慾,她為他保守秘密,收好他買春儲的積分卡,自己同時陷入了交友網站約炮的漩渦。當時她性生活出問題,當小學老師被學生欺凌,學校體制又封閉,學校和家裡同找不到出路。

「痛苦累積到一定程度,就跟不認識的男人見面。墜落深淵的速度,就跟上班失控的速度一樣快。」

她好想聽見陌生男人在床上說一句,你好正,說這句話無論什麼人也好。丈夫以外的任何男人都能和她成功交合,她約過的男人遍及各年齡階層,從事各行各業,各有各境遇,有精神病患及弱視人士等,甚至嗜好站在山頂打飛機、和山「交合」的白領男。「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病態。」她從別人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

這或許是人生的一章墮落記,卻撐過了凡人找不到出路幾乎要開車撞欄自殺的日子。讀來你驚訝於光怪陸離,都是相似的人,而人需要安放秘密的一塊陰影,陰影裡你會見著「社會的病徵」、人渴求一條生路的真面目。

無法履行夫妻之義,如何才能愛下去?(vcg.com)

遠離追求「幸福」的磨難人生

老婆認知世界裡只有插得進的男男女女,只有貪婪享受性愛的男男女女,把自己定義為「不正常」、「瑕疵品」,她的結論是「世間女子的陰道都能直接插進去」。在「瑕疵品」這個結論下,小說裡你見著她一次又一次全盤否定自己,最難熬的日子是否定,也不是丈夫否定她,而是「正常」在否定「不正常」,「幸福」在否定「不幸福」。比起每年一度用上哈蜜瓜潤滑液勉強只插到一半,陰道受創之下血淋淋的性愛,更為痛苦,

她好想當個「正常」妻子但不能,想「普通」地活下去不能。魚水之歡、生兒育女變成兩口子的奢望,痛苦因為抵不過「標準」。

後來她稍微脫離深淵,他們兩夫妻繼續以自己方式滿足性需要,也因為老婆的身體本來差,面對插不入的現實,將生仔計劃也就推搪過去,丈夫繼續買春,老婆偶爾約炮找陌生男子解慰。甚至後章寫道,丈夫染上性病老婆默默地為他網購藥物,不說一句話。那個很早露餡的秘密,依舊像她「插不入」,還有約炮的秘密一樣,默默地保守下來。兩公婆各自保存一半的秘密,每個人都有荒唐過去。我們高舉的「坦誠相對」、所謂「身心忠貞不二」之類的唯美愛情,並不適合於這一對夫婦。他們走得下去笑著回望痛苦人生,愛人過著兄妹般的生活,都因為有了自己的劇本。

故事讀到尾,有讀者驚訝這種夫妻生活,同時有許多讀者感動二人之間的愛和包容,木靈和丈夫要廝守下去成為纏繞的老樹,決心沒有改變。我們更讀出了一對凡人揉合「血腥味」的喜感愛情。他們退回起點,遠離奢望,不想追求「幸福」的磨難人生。

沒有永遠的幸福,也沒有永遠的快樂,所以所有標準都是騙人去追逐。生兒育女也許幸福,而不生兒育女也能過活一輩子。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