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生回收樂器義教 帶基層學生打開天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天,一群來自音樂兒童基金會的學生,來到銅鑼灣一個商場參與音樂表演。甫進廣場,幾層高的大堂、長長的電梯、落地玻璃窗櫥,已教他們讚嘆不已,原來好些學生從未有機會踏足銅鑼灣。音樂兒童基金會主要招收深水埗基層家庭的小朋友,讓他們有機會接觸樂器。基金會創辦人龐倩渝亦是過來人,小時候因親友送贈的鋼琴改變一生。

熱愛音樂 要學卻不易 家住公屋怕琴聲擾人

「我哋嗰個年代有得學音樂係好難嘅事。」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龐倩渝(Monique)說。小時候,Monique一家住在木屋區,Monique對音樂感興趣,但家境清貧,椅子成為她的鋼琴,指頭在椅子上跳來跳去,旋律在腦裏盤旋。後來,家中有了一部玩具琴,只是八、九個琴鍵不足以奏出一個夢的前奏,「不能滿足我。」

十歲時,Monique一家獲派公屋,這時剛好有個親戚想扔掉家中的鋼琴,於是轉贈給她。雙親只是當小販,父親也拜託一位朋友教Monique彈琴。Monique說父親當時其實亦有現實的考慮:「他想我學成之後去教琴,將來就可以養好自己。」

「那時候住公屋,間屋很細,不敢太大聲練琴。」當時又正值姐姐準備會考,Monique怕騷擾家人,所以只有很少時間能練習。家人都在的時候,她唯有看著琴譜,在腦海中一遍又一遍地練習,「所以我好享受屋企無人的時間!那麼我就可以彈琴了。」她笑說。

基層兒童學習音樂困難重重:沒金錢、沒空間、沒機會。(受訪者提供)

親歷基層難學樂器 創立團體免費教音樂

自身經歷令Monique切身感受到基層兒童學習音樂的困難:沒金錢、沒空間、沒機會,促使她決定幫助因家境清貧而苦無機會接觸音樂的小孩。於是她在2013年辭去擔任了七年的私立小學音樂總監一職,和姐姐一同創立「音樂兒童基金會」,讓基層兒童免費學樂器。

Monique表示當初是受委內瑞拉一個名為「El Sistema」的計劃啟發:當地音樂家將音樂帶入貧窮社區,讓小孩在空餘時間到音樂中心學習,使每個孩子都有機會接觸音樂,「那時我就在想,為何我不將類似的計劃引進香港呢?」

Monique和姐姐決定紮根深水埗。最初她們向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自薦,透過協會聯絡家長,並在協會中心借用了一間房間作教學,「初初我們只是從一間房仔開始教,沒有自己的地方,係『朝行晚拆』㗎。」她和姐姐四處打聽哪裏有樂器可以回收,清潔後可以給孩子練習;演藝學院出身的Monique又找來母校的學生或畢業生擔任導師,教導小朋友各種音樂知識。

加入音樂兒童的學生都要經過嚴格審查,確保他們都是來自基層家庭,也要通過面試,了解他們的性格和對音樂的喜好。(受訪者提供)

第一屆她們總共招收了三十多個學生。後來有商場贊助她們,她們終於可以搬到屋邨商場的一個舖位,讓學生有個更寬敞的學習環境。

加入音樂兒童的學生都要經過嚴格審查,確保他們都是來自基層家庭,也要通過面試,了解他們的性格和對音樂的喜好。「剛加入的小朋友會先上十堂不同樂器的課,讓他們了解各種樂器的特點和演奏技巧。十堂之後,他們會填preference,再加上老師對他們的評估,去幫助他們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樂器。」

帶學生衝出深水埗

這天,Monique帶一班學生來到銅鑼灣希慎廣場參與武田藥品主辦的表演,為基金籌組經費,用作添置樂器。他們平日甚少離開深水埗,更遑論過海到港島,有的學生更是第一次到銅鑼灣,「他們平時只留在深水埗,會封閉了自己,所以我們都希望透過不同活動,帶學生走出深水埗區,帶他們見識多點。」武田藥品(香港)總經理黃錦超說:「音樂能改變生命。」

堅銘是音樂兒童第一屆的學生,以前曾學過小提琴,但他說當時其實並不喜歡:「好似為了考級咁,學極都好像進步不大。」如今他正在音樂兒童學大號,他指起初只不過是抱住「試下」的心態,但後來覺得這裏學習氣氛與自己以前上過的課大大不同,而且又有很多機會可以表現學到的東西,漸有興趣。
 
「我們希望讓孩子有多點機會發掘興趣和天份,讓他學到他真正有興趣的東西,同時也幫他建立自信心,不會因家境而感到自卑。」Monique如是說。

(陳焯煇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