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搭船.一】坐船返工?打工仔:冇咁逼,開心過搭地鐵好多!

撰文:呂嘉麗
出版:更新:

有沒有發現,早上逼過地鐵後,心情指數會驟跌?如果香港有一種通勤模式是不用逼、不用擔心塞車、有得坐、有得食早餐、有得補眠的話,你會選擇嗎?
早上八時,當數以百萬打工仔在地鐵內擠成沙甸魚時,馬灣居民Emily已在渡輪上安坐好,一直補眠至中環碼頭;又或在船上一邊吃早餐,一邊欣賞海景,留意今天又有什麼船經過香港海域。這趟25分鐘的船程,沒有人貼人的感覺,沒有「嘟嘟嘟」、沒有播不停的電視新聞、沒有每隔一分鐘的三語廣播,沒有人高聲叫你「行入車箱」,只有船機發出低沉而穩定的背景聲音。渡輪稍稍晃蕩着,仿似讓人回到母親的胎內,非常適合「補眠」。

Emily說:「搭地鐵時,人會好容易煩躁。因為人貼人,好擠擁,車門總是要多過一次才能關上,不斷的『嘟嘟嘟』,不時有人因為這而起爭執,講粗口。」(資料圖片)
+6

令人燥底的早上通勤——地鐵

馬灣大型屋苑珀麗灣居民Emily一年多前開始在西營盤上班,但她並不是一開始就這樣上班的。位於青衣與大嶼山之間的馬灣島,與青衣島及市區靠青馬大橋接駁。馬灣屬青馬管制區範圍,島上除了珀麗灣客運旗下的巴士和渡輪及的士,幾乎全無公共交通工具選擇。珀麗灣客運設有巴士直達港鐵葵芳、青衣、荃灣及荃灣西站,也有巴士來往機場,另有渡輪來往中環及荃灣,不過荃灣線每天只有三班。

Emily開始上班初期也是搭巴士至青衣再轉乘地鐵,但發現巴士時常滿座,變相要提早出門或行前一個站才能上車,時間難以掌握:「去到青衣轉地鐵,人很多,整個車程都要站着,變相看書、補眠、什麼也做不到,回到公司已經好疲累。」早前有機構調查發現,港人實際平均睡眠時間只有6.5小時,低於醫生建議的8小時。對不少打工仔來說,早上通勤便是「補眠」的時間。不過,若非搭巴士、小巴或住近港鐵綫路總站,通勤時永遠「一椅難求」。

通勤不只讓人疲憊,還會影響人的心情。有研究發現,花愈長時間通勤的人,愈容易感到抑鬱和壓力。Emily就說:「搭地鐵時,人會好容易煩躁。因為人貼人,好擠擁,車門總是要多過一次才能關上,不斷的『嘟嘟嘟』,不時有人因為這而起爭執,講粗口。」

渡輪座位充裕,乘客可享有半私人空間,不用「人貼人」。(梁鵬威攝)

搭船之樂

後來Emily改轉搭船。雖然車資貴了三分之一,一個月要多付百多元,步行時間也多了十至十五分鐘,但Emily形容是值得的:「整個過程舒服多了。因為一艘船可以載很多人,又一定有位坐,只要計準班次時間就一定上到船。船上面好靜,早上通常好疲累,船上就可以補眠。半個鐘船程可以吃點東西,或者望着海面休息一下。去到中環再步行至上環地鐵站,因為並非最多人那幾個站,也不會太迫太辛苦。」每天都搭船,風景不會看厭嗎?Emily卻說:「個海好好睇,每天都不同,有時有貨櫃,載車船,今天就有美國的航空母艦。」當一般人都覺得通勤是受罪時,Emily卻覺得搭船「好舒服」。

渡輪上空間充裕,最多可載到三百人的船只坐了百多人。乘客相隔幾個位置而坐,翻開傳統的大報紙也不會阻礙別人,不如搭地鐵,連看手機、揹背包、看面積較細的免費報紙,都被當是罪人。

海面每天也有不同的風景。Emily說,搭船是可以休息的時間。(梁鵬威攝)

他們仍然搭船的理由

活躍於社交網站群組「香港渡輪討輪區」的Stephen,現時在灣仔上班,每星期都會由灣仔乘坐天星小輪至尖沙咀,閒時亦會研究渡輪歷史及發展。他記得當年愛上搭船,是因為搭船的治癒能力:「當年開始在社會工作,壓力漸大,坐渡輪可有助舒緩情緒。看看海面的天色和遠景,心胸會廣闊好多,我對城市和社會不會這麽大的負能量,對城市生活帶來的煩惱會有啟發的空間,尤其是遠觀山勢地形,會發現其獨特的一面,也對自己各樣事情總有多面出路,不需困住自己煩惱有很大的幫助。」

別以為搭船純粹是浪漫,其實也可以很實際。黃埔花園居民Tom O’Connor 25年前來港時,已經開始搭船上班:「搭船可以呼吸新鮮空氣,而且快捷。」Tom以前在英國亦有駕駛私家車,來到香港就放棄了:「在香港駕駛沒有樂趣,道路擠塞又貴。」Tom時常要在中環和北角上班,由紅磡碼頭前往北角,船程僅8分鐘。他以前還會在紅磡搭船往中環,也只需約15分鐘。2011年,天星小輪在反對聲中取消來往紅磡及中環、紅磡及灣仔的航線,叫他感到喪氣。去中環的行程,由15分鐘變成45分鐘,足足是三倍的時間。「每天在紅隧可塞上15分鐘,嚴重時更試過塞上半小時。歐盟每個政府也會資助公共交通工具。如果經營渡輪會蝕錢,政府應該資助,可以減少交通擠塞。」

渡輪曾是香港最重要的公共交通工具,但很多航線在80年代至2011年間取消。在渡輪全盛時期,香港有什麼航線?它們為何逐一停止營辦?請留意本系列第二篇文章

【香港搭船.二】為何香港愈來愈少渡輪?政府責任何在?

【香港搭船.三】民間倡復辦航線善用海港 邊條線最有可能?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