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驅魔人‧上】15歲學神功試刀斬身:感覺痛,但一條痕也沒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訪問過一位先天擁有陰陽眼的女生,曾有惡鬼纏繞,直至18歲她才能接受自己擁有靈異的體質,雖說看到的世界比常人大,生活卻毫不容易。甚至有陰陽眼者會請來師傅替其「封眼」,要做回一個普通人。

中國人向來敬鬼神而遠之,80後的Benson林法燊,卻要踏進那未知的世界,自15歲起學習六壬神功,驅鬼解降治奇難雜症、擇日等等,自稱是後天修煉成一副能通靈的「陰陽眼」,求學時期兼讀符書,更練習書法來寫符:日間正職為地盤裏做行政工作,放下文件,卻是一名六壬神功師傅--「驅魔人」。記者問:「有冇人話你迷信?」他這樣回答:「唔信,都係一種迷信,一種執著。」

我不能看見他所看見的,任由Benson道出故事的細節,六壬驅魔等行為非精密科學,我無法斷定他說的真偽。文章旨在探討一位年輕人,為何要走進陰森的靈界。而他說,半隻腳踏入靈界,看到更多人的陰暗面。

攝影:吳瑋豪

小時候,父親跟隨一位六壬師傅陳法貿學習神功,「其實細個唔明白,每逢春節跟爸爸到觀塘師父家拜神。」只見父親裝香時,會踏地數遍。他解說踏地,氣勢也,取神明之力量。

訪問當晚,河渠下……

訪問當晚,下起大雨。Benson居於大埔泰亨村。他帶我和攝影師到村口門外一條河渠旁,他定睛凝視渠下某一處,沒說什麼。記者禁不住問:「你望咩?」他淡然地說:「冇,嗰度咪有囉。係一個白色嘅女仔,你過唔過嚟睇?」記者先道謝後婉拒,問其細節:「係一個女仔?幾歲?佢𠵱家動作係點?」他說是一位年輕的少女,在渠下蹲在一處。他才道出那位少女曾於幾年前一個黃雨的晚上,到泰亨村找男友,失足跌落排洪渠中淹死。翻查新聞,那是2008年的事。

難求真偽,早前訪問一位先天「家族遺傳」擁有陰陽眼的凱妮,Benson是其中學學兄。凱妮:「我本來唔識佢,但喺學校見到佢身上有團光,身邊還有護法,知道同我係同一類人。」

跟隨家父習神功 14歲到寶田邨靈探

所謂六壬,全名長過高鐵,初中Benson便記熟如急口令:「流民三十三天六壬鐵板正法三七教」,坊間稱為「神打」。小時候,父親跟隨一位六壬師傅陳法貿學習神功,「其實細個唔明白,每逢春節跟爸爸到觀塘師父家拜神。」只見父親裝香時,會踏地數遍。他解說踏地,氣勢也,取神明之力量。

自小是那個未知的世界的邊緣徘徊,Benson中學便玩筆仙、去靈探。他記得小息時與同學玩過銀仙,手指推嚟推去,「堅係得,點知打鐘請佢唔走。嗰時學校係基督教學校,聽過啲熱線教『奉耶穌嘅名將佢趕走』,又真係得喎。」14歲那年他跟朋友到屯門寶田邨靈探,「上面有兩間屋,傳聞有兩個西人全家死喺嗰度,又有一間荒廢咗的石屋。」「見到前面有一個綠色衫的女人,上咗去,咦?唔見咗。」回家後大病一場,自此,他相信這個世界「原來真係有鬼」。

神功沒有課本可買,亦不能拿符書去影印,卻侊如古時弟子自己親手抄寫古本,「師傅畀本符書我,叫我抄,睇唔明你就問。」

驅魔四寶,想知係乜,點撃下圖:

+2

刀斬係咪真?

各人對信仰的意義有別,有人認為信仰是心靈的填充,Benson卻認為是一個能夠支取力量的泉源。「信仰是一種念力。我信呢個神嘅,佢就畀呢個力量我。」中學時期他曾決志信耶穌,後來轉校失去朋友覺得處於人生低谷,覺得耶穌不能幫助他,「耶穌可以顯現什麼力量畀我睇?我信祂存在,但那個耶穌太高,我們難高攀。」

於是,他跑去問師傅:「刀斬係咪真?」刀斬,是神功中一大傳統特色。超乎現實的神技,原理是他們的神明法力附在弟子上。師傅著他拉開上衣:「你係咪要試?你唔好縮呀,一縮就入肉。」年少不知哪裏來的勇,他挺起胸膛,師傅揮起菜刀,「一刀刀斬落嚟, 一條痕都冇。」記者問被斬而不出血的感覺何如,他形容「你覺得會痛,一把好鋒利嘅刀斬落嚟,感覺到刀鋒。好似斬落木板嘅聲。」他覺得這種才是「顯現」,決心跟隨師傅學習六壬神功。一眾師兄弟上課時,他總是「御用人肉砧板」,「師父叫得你出嚟,係睇得起你。佢唔錫你,唔會叫嗰個人出嚟」,他好記得某次被師父叫站出來作示範,「地下階磚2呎乘2呎,一刀斬埋嚟,(人)飛後兩吋,第三次(刀斬),成個人飛後兩格階磚,但一條痕都冇。」

《01社區》靈異系列:

少時親筆抄符書

被那神秘的力量吸引,他認真學習神功,從中教、大教至五雷頂教等五個級別逐級而上,從背符書、寫符學起。周末便到師傅家上課。神功沒有課本可買,亦不能拿符書去影印,卻侊如古時弟子自己親手抄寫古本,「師傅畀本符書我,叫我抄,睇唔明你就問。」符書內容不外之乎者也,「淺白的文言文,中學文學科仲深啲。」既要讀書,又要背符書,兩者如何平衡?「有緣唔需要刻意去背,好似我自己咁,我過目不忘,但阿媽成日話讀書又唔見我咁叻。」行內的人有一句「感恩師公發力扶持」,驅鬼治病的法力來自他們的神明「師公」,弟子能夠修煉至哪級數,「我哋叫師父畀,佢畀,你就行到。」

行內另有一位擁有雙碩士學位的年輕師傅黃法乾,為吸引年輕人學法,欲改革這種師徒制,將其變成有系統的課程大綱,他曾在另一報章訪問時提及:「以前的人問師傅可以學到什麼,師傅多數答『看緣份』。」這種反傳統做法於行內曾掀起一陣風波。

Benson憶起一次與幾位友人到台灣被稱為最猛鬼的北宜公路靈探,一個「黑髮女人」的靈體不斷撞向車。

北宜公路「鬼攞命」

所謂「師公到」、「師公法力扶持」,Benson憶起一次與幾位友人到台灣被稱為最猛鬼的北宜公路靈探,不少途經的司機都會撒下冥錢「買路」。「我哋上去,附近有一個大將軍烈士紀念塔。明明周圍好空曠,個環境好臭,朋友都聞到好多屍臭味。係腐壞嘅味道籠罩住嗰個位,香港聞唔返,唔係堆填區嘅臭味。臭到想嘔,玩咗15分鐘就走。」上車準備閃人,Benson覺得有點不適,著朋友要慢駛,車燈調暗一點,「覺得師公到,我好似熄咗燈咁,入睡mode坐咗喺度。」20分鐘後他醒來,他還以為只是睡了5分鐘。朋友告訴他剛才「死過翻生」,北宜公路有不少蛇形彎位,每逢駛至危險的彎位,吹來一陣白霧遮擋前路,一個黑色長髮女人撞向車,然後彈開,「過晒彎位,我醒咗。如果唔係師公,你今日見我唔到。」

EQ越高,睇到嘅嘢更多

靈探,為求刺激感。但點解要學神功?「我認為唔需要一種原因。」Benson單以「緣」解釋一切。至於如何修煉成一副陰陽眼,有如修煉輕功之虛無,「透過你嘅生活、寫符、打坐、內心的修煉,EQ越高,level越高,睇嘅嘢越透徹、越多。」Benson說學習神功,勤修煉,磨練其性格,「變得成熟,不懶惰,不衝動。」更現實的是,他說神功這個行頭,「是非好多,見高拜,見低踩,比社會見得仲多嘢。」因此他自小悟出一套安身保命的為人處事道理。下文再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